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众志”为抢议席弃“自决” 难掩“港独”本质

星岛环球网消息:《大公报》报道,“香港众志”日前在社交网站公布,把组织设立宗旨“推动香港民主自决”改为“推动香港的民主与进步价值”。距离立法会换届选举仅余九个月,“众志”这次宣布“转軚”,企图消“独”入闸的黄之锋之心,路人皆见。“众志”成员过去曾多次因“自决”政纲违反基本法,被取消选举提名资格,如今突然罕有地在一月举行成员大会(过往通常在四、五月)改政纲,背后的“众志”变脸记,你不能不知。

为抢议席弃“自决” 难掩“港独”本质

图:鼓吹“民主自决”的“香港众志”,突把组织宗旨改为“推动香港的民主与进步价值”,司马昭之心昭然若揭

2016年上半年,多个路线激进的新政治团体接连冒起:鼓吹“暴力”、“港独”的“本土民主前线”(本民前)参加该年二月立法会新界东补选,被视为“政坛第三势力”;路线相近的“香港民族党”(民族党)三月宣布成立,狂言在社会各方面建立势力。紧接着的四月,由“学民思潮”等反国民教育及违法“占中”团体头目纠集而成的“香港众志”(“众志”)成立。与立场极端的“本民前”、“民族党”不同,“众志”的成立显得充满计算:精心设计的名称及标志、声势浩大的发布会及初创成员阵容、在新旧泛暴派路线之间两头下注的“自决”政纲、成立时已对未来选举诸多部署的野心……

曾扬言“港独”是“自决”的选项

在极端政团“掩护”下,“众志”犹如淹没在烟雾中,其政纲违反基本法的本质,当时并没引起太多人留意。那年立法会选举,当“本民前”梁天琦、“民族党”陈浩天被取消提名资格(DQ),“众志”曾高调发声明,为梁、陈被DQ“打抱不平”,扬言“港独”是“自决”的选项。吃着“人血馒头”的罗冠聪,为成立不足五个月的“众志”赢得一席。之后罗冠聪宣誓就职时肆意“加料”及变声,被法院裁定宣誓无效,丧失议席。

人前声称对“理想”寸土必争的“众志”,以法律费高为由不上诉,变相使补选提早举行,但其实当时泛暴派已有众筹打官司的伎俩。法庭在该案中结合人大释法判词,初步在本地操作层面确立“自决”违反基本法标准。

2018年1月,“众志”常委周庭在补选中因“自决”政纲违反基本法被DQ。当时“众志”低调删除其官网“以‘民主自决’作为最高纲领”等字句,但显然“太假”。六月,“众志”又称“参选大门已关”、要“由政党转型民间团体”。不过泛暴派于四月秘密协调2019年区议会选举名单时,“众志”多人榜上有名。

去年区选时,“众志”为抢议席手段尽出,从同一选区同时派出Plan B,到隐瞒“众志”联系,再到彻底避谈“自决”政纲,可谓无所不用其极。不过违法就是违法,要付出相应代价。最终报称代表“民主派”、避提“香港众志秘书长”身份参选的黄之锋提名无效,是去年区选唯一因非真诚拥护基本法而被DQ的人。选举主任亦引用高院裁决,提到“众志”和黄之锋主张的“不具实际宪制效力的‘自决’”,同样违背基本法。

直到近日,“众志”决定放弃“自决”政纲,组织设立宗旨改为“推动香港的民主与进步价值”。“众志”弃甲时机,正值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结束,有网友笑言,“众志”不如直接改名“香港民进党”好了。短短四年间,“众志”左右摇摆、立场飘忽,为选举利益不断变脸。到底“众志”的哪一面、哪一句才是真的呢?

图:“众志”前身是“学民思潮”,在2014年违法“占中”扮演“马前卒”角色

“众志”前身之一是“学民思潮”,在2011至2012年反对国民教育行动中,博得不少眼球。当年的行动“成功”把年轻人肆意违法、施暴的行径“英雄化”、“光环化”,但残酷的现实证明,这些“机会”往往只属于个别“叫人冲、自己松”的“学生领袖”,更多年轻人只能沦为炮灰、棋子、工具,最终自食其果。

充当“占中”马前卒

在反国民教育行动中藉绝食、占领等手段尝到甜头的“学民思潮”,又在违法“占中”扮演“马前卒”角色。2014年9月26日,“学民思潮”召集人黄之锋和学联罗冠聪、周永康,在大台上煽动学生冲击政府总部东翼前地,而三人并非冲在最前。当镜头再次捕捉到黄之锋时,他已在镁光灯下被警方抬着四肢带离拘捕,毋须通宵占领。之后每次行动,这些“学生领袖”都不在最前线现身,但又总能精准地出现在一幅幅定格相片中。

去年6月21日,黄之锋带头煽动包围警察总部。当时他刚刚服完因违法“占中”被判的刑期,便成功藉该次行动抢得舆论焦点。不过事后受访时他却声称,是见到有人走向警总才拿起扩音器“重申诉求”,企图洗脱涉嫌煽惑非法集结恶行。所谓的“无大台”,原来是“无责任”。

从“学民思潮”算起,“众志”在21世纪第二个十年的香港政坛,堪称最出位政治团体之一。从学生团体到参政团体,从街头行动到晋身议会,“众志”的光环令支撑其上位的无名小卒更显暗淡。而一直以来,“众志”头目更在意自己的前途。

2015年,为令自己可于2016年参选立法会,黄之锋申请司法覆核,要求降低立法会参选年龄门槛。到法院作出裁决时,黄之锋已错过2016年参选立法会的计划。虽然黄之锋陈述理据时满口仁义道德、并非为了自己一人,但最终此案还是不了了之。

不过,打官司仍然是“众志”的爱好。2018年,周庭参加港岛立法会补选被DQ后提出选举呈请。去年9月,法庭判周庭胜诉,但结果是输了其“PlanB”区诺轩的议席,完美示范什么叫“揽炒”。去年12月17日,香港终审法院拒绝批出区诺轩、范国威提出的选举呈请上诉许可,两人即时失去立法会议席。眼看区诺轩议席不保,“众志”索性连“自决”政纲也改了,试图博取今年立法会选举的“入闸”机会。

肆无忌惮勾外力 为私利无底线

图:“众志”参选人被DQ后声称转型,但屡被《大公报》揭发勾外力乱港

“香港众志”从成立初大打“民主自决”牌,到被DQ后声称转型,再到现在抛弃“自决”,不断变变变。但“众志”有一件事是从未变过的,就是他们一直肆无忌惮勾连外力。与黄之锋等人在香港街头声嘶力竭、青筋暴起的形象不同,面对“洋大人”时,“众志”这班人都是斯斯文文、毕恭毕敬的样子。

暴乱以来频“告洋状”

“香港众志”领头人黄之锋是反华势力的“马前卒”,这个小汉奸更被泛暴派捧为“政治明星”,经常受到外国政府及组织邀请发表讲话,内容不离崇洋媚外、煽动反华及乞求外国势力插手香港事务。“众志”成立之后,他们就所谓的“国际战线”内部有清晰分工,黄之锋主要负责欧洲,罗冠聪负责美国,周庭则主攻日本。

去年暴乱以来,黄之锋等人“告洋状”的频率明显提升。8月6日,“香港众志”秘书长黄之锋和常委罗冠聪在金钟的高级酒店内,与美国驻港澳总领事馆政治部主管Julie Eadeh会面。9月9日,黄之锋窜访德国柏林,妄图在德国组织反华示威集会。9月17日,黄之锋与何韵诗前往美国参加听证会,乞求美国国会尽快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

比黄之锋行得更前的是罗冠聪,他索性在八月直接常驻美国。话说八月中,罗冠聪在个人社交网站撰文,透露已抵埗纽约,准备前往耶鲁大学进修。当时“众志”正极力煽动香港学生九月罢课,罗冠聪此举实在太过反高潮。于是网上有了一个揶揄他和暴徒的金句“I go to Yale; You go to jail.”正所谓“我去耶鲁,你去踎监”。罗冠聪还洋洋得意地声称,他在美国将与美国国务卿、国会议员会面,继续“展开很多工作”。

想要到外国长期生活的也不止罗冠聪一个人。“众志”另一名核心成员周庭昨日在facebook表示,早前曾受日本北海道大学的老师邀请,去年10月就任该大学公共政策大学院的研究员,为期一年。不过周庭、黄之锋等人因去年6月21日包围警察总部被警方在8月拘捕,至今仍被法庭禁止出境。周庭的如意算盘恐怕很难打得响。

由此可见,“香港众志”的变脸术不只为争取议席,更是为自己牟利,以所谓的“推动民主进步”之名继续勾连外力,引狼入室。“众志”更改寥寥数字宗旨,便企图让众人相信他们放弃“港独”立场,实在是掩耳盗铃,自欺欺人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