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黄店劏黄客 劣食服务差

■龍門冰室吸引大批黃絲前往「打卡」。香港文匯報記者 攝

■龙门冰室吸引大批黄丝前往“打卡”。香港文汇报记者 摄

星岛环球网消息:香港《文汇报》报道,泛暴派大肆鼓吹所谓“黄色经济圈”,吹捧公开撑暴的食店,呼吁黄丝前往帮衬。不过,一些黄店却是负评累累,无论食物水平或者服务态度都实在令人不敢恭维,就连那些鼓吹“黄色经济圈”的大佬近期也多次忍不住在网媒上弹黄店食物水平差,而“深黄艺人”杜汶泽则在节目用粗口闹爆某龙头“冰室”的食物质素“好×大镬”;连登仔则发表公开信批评。香港《文汇报》记者日前到该黄店实地体验,感觉其食品质素比网民所言更差。有行内人士直言,有无良商人刻意变身黄店掠水,“可怜班被呃嘅傻仔仲一个二个过来帮衬。”记者在采访时发现,某些黄店根本就是煽暴派“私窦”,店内经常有暴徒毫无顾忌地吹嘘自己“装修”(暴力破坏)的威水史。

有多间分店的龙门冰室在黄店群中具知名度,早在修例风波前期,该店就公开表态撑暴,并声称只要是学生就免费任食。去年11月的理大事件期间,该店张姓东主更带备大量食物到理大,高调声援理大暴徒,此举更使该店被黄丝群体视为黄店“龙头”。

香港《文汇报》记者上周连续多日到龙门冰室观察,发现平日白天并不多人,随到随进,只有周六日才会排长龙。记者所见,一些排队轮候者纷纷在门前的文宣墙拍照。显然,食客们更热衷的只是“打卡”(到此一游)。有时,轮候时间差不多要30分钟至45分钟,店员会要求食客并桌,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吉位,而且会要求食客尽快下单。

饭微暖 菜冰冷

记者点了一份“厨师推介”的龙脷柳饭及一份麻辣肥牛鸡煲,下单后超过30分钟才送餐。其间记者留意到很多食客在催单,但店员都以极不耐烦的态度回应,令不少食客不满,声言“下次冇帮衬”。至于食物方面,龙脷柳饭在上桌时只是微暖,鱼柳中心更是冰冷的,难以入口。记者要求店员加热,但店员却说加热还要等20分钟。麻辣肥牛鸡煲则不过不失。

此外,记者离开时,发现该冰室的后巷卫生情况非常恶劣,垃圾随处摆放,传出强烈异味。冰室员工则在后巷煲烟,整个后巷地上布满烟头。

只为钱 乱开店

黄店质素奇差,就连暴徒也忍不住攻击。暴徒大台“连登”一直有人批评龙门冰室的食物质素,日前更有“连登仔”发公开信予冰室,指责该食肆打着黄店旗号,但食物及服务都非常差。一名“连登仔”表示,“讲员工嘅态度的确真系好恶劣”,指自己只是点了一个公仔面,却等了超过30分钟,食物更是“淡而无味,成份嘢食都系冻冰冰”。该帖文累积超过6,000成员正评,认同该冰室非常难食,更有人留言爆粗狂骂冰室老板只为钱,乱开分店吸金。

网民持续批评冰室质素,但老板都一直未有理会,继续“Hea”做吸金,直到近日有一些知名政坛人士也公开批评,冰室老板才被迫回应,指未来会关注食物质素问题。

虽然煽暴派表面上吹捧黄店,但私底上却是另一个态度。昨日有网民拍到煽暴派立法会议员林卓廷在一家被暴徒称为“蓝店”的食肆进餐。

无良店 忽染黄

泛暴派鼓吹“黄色经济圈”有其盘算,而一班自称黄色商人则见钱眼开,借政治形势“吸水”,多间黄店成功靠撑暴发横财,经常发表撑暴言论的萧若元一向有经营食肆,所以由一开始他便大力催谷“黄色经济圈”,成功令自己旗下的饮食店大排长龙,更在短短数月开了多间冰室,打正旗号食修例风波的人血馒头,更推出黄色盆菜等产品,成为“黄色经济圈”大赢家。眼见黄店有利可图,近日有不少商店都忽然变黄,务求分一杯羹,有些店铺为吸黄客,索性把门面变成“连侬墙”,贴满门面,但仍有一些黄店未能获利,要上连登及Telegram“告急”,乞求黄丝帮衬。

连登仔闹爆龙门冰室

“小猪碧比先生”:叫一个鸡翼捞公仔面要我等40分钟......成碟嚟到系冻㗎,系完全冻晒嗰款。

“白虎堂珍珠奶茶”:员工嘅态度,佢哋的确真系好恶劣......碗野(嘢)可以咁淡而无味,同埋最惨就系成份野(嘢)食都系冻冰冰。

“大宝DaboGor”:从来无好食过。

“占斯甸”:食两次野(嘢)食都唔系好得......炒面成碟都系油。

“三玖宝宝”:真系好Q难食。

“信念巴”:食过真系麻麻。

染色打压商户 人人噤若寒蝉

黃店門外張貼支持暴徒或含有「港獨」成分的文宣。 香港文匯報記者 攝

黄店门外张贴支持暴徒或含有“港独”成分的文宣。 香港文汇报记者 摄

修例风波持续7个多月,泛暴派经历过多次游行或暴力冲击,眼见效果未如理想,气氛亦有下降迹象,为了持续分化社会情绪,煽暴派开始将社会暴力转化为“经济战”,透过大量文宣煽动一些“和理非”推动所谓的“黄色经济圈”,以黄蓝两色去区分不同政见的商户,鼓吹支持者要以商户的政治理念来决定是否前往消费,企图以经济手段去排除不同政见的商户,制造另类暴力。

资料显示,早在去年8月,煽暴文宣已经开始在连登策划建立“颜色经济圈”,并快速制作出18区食肆的初步“政见分类图”,其后亦将分类慢慢逐渐升级,不少生活范畴例如交通、零售商户以至旅游、航空公司甚至纸巾、食米等的日常生活必需品等都一一以颜色划分。煽暴派声称,务求做到所谓的“完全本地化”,建立一个不用倚赖内地的所谓“黄色经济圈”,煽动支持者在消费前先考虑店户的政治取态。

随着经济圈开始发展,网上亦开始有人制作出一些App(手机应用程序)去鼓吹群众选择商铺,如果被纳入所谓的“黄店”就会鼓吹市民去“惩罚”(消费);如果有“黄店”经营有困难,亦会登出“告急”指示,呼吁支持者去“营救”。

恶意中伤“蓝店”

而被指为“蓝店”的商户,会遭受到一系列的罢买、罢食的杯葛行动和网络上的恶意中伤,令生意因而大受影响,而对商户的划分,则只凭泛暴文宣组单方面决定,没有一个既定准则,不能够完全代表商户的立场。有不少商户为避免被钉上“蓝店”标签而受到打压封杀,都不敢为自己的政见立场发声。

为了争取成为“黄色经济圈”中的“星级黄店”,这些“黄店”都会在表面上做一些“反馈行动”,以示支援黄丝行为,包括文宣和在游行时提供物资支援,亦有“黄店”会招聘属于黑衣暴徒的“手足”,此举不但令“黄店”成为黑衣暴徒的栖身地,也怂恿暴徒可随时再向社会肆虐。

撑黄店仅兴头 打完卡无回头

■ 「黃店」會做回饋行動,包括在遊行時提供物資支援。香港文匯報記者 攝

■ “黄店”会做反馈行动,包括在游行时提供物资支援。香港文汇报记者 摄

“呢间食肆价钱好贵,味道亦不是很好,唔值得再光顾,打过卡(拍照)就算了。”上周一个晚上,香港文汇报记者正在旺角砵兰街一家较有名气的“黄店”观察,只见一对青年男女离开食肆,只听到女方边走边向男方埋怨。据说,这间“黄店”在去年平安夜一夜爆红,有消息指该店在当晚公然包庇黑衣暴徒,有员工更涉嫌阻碍防暴警察执行职务,如此名气,因而获得泛暴派吹捧,呼吁支持者去“惩罚”(帮衬)该店。

据观察,该店风格偏向文青风格,因而吸引到不少青年学生光顾,与其他自称的“黄店”商户做法相似,店内都会设置一些印证自己是“黄店”的“打卡点”,店内有一面墙贴上大量的煽暴明信片和文宣,而在食店门口前亦摆放一棵“连侬圣诞树”,树上挂着一些煽暴玩偶,并提供部分位置供客人贴上写上一些所谓“抗争标语”和一些“港独”口号的便利贴,吸引不少人到店内拍照“打卡”。

悄言价贵 味道不好

不知是否因“黄店”的缘故,店内食客不时高声讨论政见,谈到兴奋之处更扬言自己曾参与某些包括“私了”(行私刑)、“制弹”以至“掟弹”等的暴力活动,丝毫没有顾忌,似乎已将“黄店”变成炫耀自己曾参与暴力“威水史”之地。

香港《文汇报》记者在店内稍作观察,其实店内的顾客大部分都是冲着“黄色经济圈”潮流而来,许多人来此的目的明显是为了打卡,他们在点餐后都拿出手机不停四处拍照打卡,有人更在打卡后埋怨食物质素甚差,细声称食物价钱好贵,味道也不好,根本不值,只求来此“打过卡”,下次会再去另一间。

过了几天,记者再在同一时间到该店观察,发现客人明显比之前少了很多,只有两三成的餐枱有客,有食客直言,“撑黄店”其实只是一个潮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