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港媒:须建立关于百年未有之变局的认识

刚过去的2019年是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深刻演进的重要一年,在香港,人们却普遍缺乏认识。

国家主席习近平在2017年12月接见中国驻外使节工作会议代表时,首次提出世界进入百年未有之大变局这一重要论断。我理解,所谓“百年”不是指近一百年,而是指自欧洲走出中世纪以来近500年。大变局是从2001年开始,重大标志性事件有二,一是美国遭遇“九一一”恐怖袭击,一是中国成为世界贸易组织成员。

“反修例”“占中”不能等量齐观

欧洲走出中世纪以来的500年,西方文明由形成到主导世界格局。“九一一事件”是长期被压迫的伊斯兰文明以极端方式向西方基督教文明发动反抗。近500年来,西方文明取得的最突出成果是战胜前苏联为代表的“社会主义”而被西方主流社会一度相信人类历史终结于西方文明。中国加入世贸组织,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成果,向所谓历史终结于西方文明发起强力挑战。

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核心,是全球重心由西方向东方转移,关键是中美两国全球地位调整。

2017年12月、2018年1月,美国政府宣布其全球战略作出调整,中国、俄罗斯被美国视为主要对手。2019年,美国战略界开始普遍接受中国较俄罗斯对美国威胁更大的判断。这是2019年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深刻演进的重要表现。

把2019年香港所发生的“黑色革命”置于如此宏大的时代背景,就容易澄清曾经为不少人所相信而且至今仍在迷惑不少人的错误观点。

第一个错误观点,是把“反修例”与2014年非法“占中”等量齐观。2014年美国虽然已对中国跃居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产生了戒心,但是,奥巴马政府仍未从反恐战争中解脱。同时,美国视俄罗斯为较中国更头痛的对手。在香港问题上,美国愿意接受即使按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决定制订的普选行政长官方案,所以,没有打算动《美国─香港政策法》。特区政府建议修订《逃犯条例》,香港美国商会及其他西方重要国家商会居然视为“洪水猛兽”,这些国家商人不怕在中国内地经商直接面对中国司法制度,却害怕他们身在香港而被移交内地司法机关,这种常人无法理解的逻辑荒谬,只能从政治层面、而且只能从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宏大政治层面才能解释。

然而,不少人不明白这一点。他们眼见“修例风波”被美国演变成“黑色革命”,却苦苦地等“黑色革命”彷彿“占中”般会自动趋于消沉而由香港警方择时和平清场。

第二个错误观点,较第一个错误观点更严重,具有方法论性质,即:以个人或小群体的愿望取代现实。面对暴乱已经以中联办大楼为攻击对象,已经侮辱国家和民族,有人居然公开称之为“小事”;面对暴乱把分离主义在香港社会广为散布,“港独”已不再是一些人的侈望,而被越来越多人所追求,有人竟然以为香港社会仍以和谐为追求而等待香港市民与暴乱割席。香港已经随同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而急剧变化,但是,不少人竟然依旧以为香港停留在昨日,甚至以为香港能够恢复旧观。

基于上述错误观点,在特区政府和香港社会,都有不少人面对急剧变化的局势不知所措。一部分人是委曲求全,政策主张可以归入绥靖主义;一部分人是毫不作为,被坊间批评为“等运到”。

平乱和融入湾区不能拖延

“黑色革命”既然是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在香港的表现和反映,那么,特区平息它就必须有破局胆略。有一种严重妨碍破局的意见,即:国家发展利益和香港长期繁荣稳定都需要香港维持国际金融中心地位,因此,止暴制乱的举措不能引起西方国家制裁而动摇了香港国际金融中心。

这种意见似是而非。第一,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固然重要,但是,相比较香港在国家的宪制地位,何者为重毋须多言。“黑色革命”旨在夺取香港管治权,进而变香港为独立实体,难道能够吞下“港独”苦果而保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吗?第二,21世纪前半叶香港保持和提升国际金融中心地位关键在于香港融入国家发展大局,不尽快平息“黑色革命”,香港投身粤港澳大湾区建设就不可能顺利,香港如果在大湾区自我边缘化,那么,香港的国际金融中心地位势必下降。

总之,空前的变局要求史无前例的应变才干。

作者:杨 坚 资深评论员

来源:大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