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泛暴派施压香港大学图保戴耀廷教席

■泛暴派「無限搬龍門」向校方施壓干預大學自主。 港台視頻截圖

■泛暴派“无限搬龙门”向校方施压干预大学自主。 港台视频截图

星岛环球网消息:香港《文汇报》报道,违法“占中”发起人、香港大学法律学院副教授戴耀廷去年被判罪成入狱,社会各界已多番要求校方尽快审视其教席,以免鼓吹“违法达义”者继续在校荼毒学生。有消息指港大近日终有所行动,负责审视戴耀廷个案的“探讨充分解雇理由委员会”将在本月开会,确认是否启动及审理个案。不过有关审视还未开始,泛暴派的港大学生及校友组织已急不及待于今日举行集会向校方施压,以所谓“违反无罪推定”等等歪理盲撑“占中”黑手。有教育界人士清楚指出,戴耀廷被判罪成是铁一般事实,如要推说仍“等候上诉”,港大也应最低限度将其停职候查,并要加快脚步处理事件。

戴耀廷是泛暴派带头煽违法毁法治的“生招牌”,一众泛暴分子为保其“港大法律学者”的光环一直歪理连篇,当他被捕后称未审理不能革职;审理中称未判罪后不能革职;判罪成后称未判刑不能革职;即使服刑监禁又称其上诉中不能革职,“无限搬龙门”向校方施压干预大学自主,意图助戴延续教席。

至近日港大学生会刊物《学苑》透露,校方在去年成立的“探讨充分解雇理由委员会”终于计划在今个月内开会,而议程则仍只是“确认是否启动并审理戴耀廷个案”。

大学本身有法定独立程序处理违规教职员,而法庭状况其实只供参考。不过,港大校友关注组、港大学生会评议会大学事务委员会及港大教师及职员会等无视大学自主,昨日开记招急不及待为戴护航,并宣布会于今日举行抗议集会向港大施压,声称校方不应在戴耀廷就控罪提出上诉并完成所有法律程序前,启动任何终止其教席的安排,扬言这是所谓“违反‘无罪推定’普通法的基本原则”。

何汉权:戴带头“目中无法”

“如果咁讲法,那么因杀人罪而等候上诉的人,是否可以继续在学校任教?!”教评会主席何汉权严正反驳有关歪理。他强调,戴耀廷被判罪成已是铁一般事实,控罪最终若被推翻那是后话,并不代表“等候上诉”就可让程序一直停止。他认为,港大可考虑将戴耀廷停职候查,以维持大学正常运作及声誉。

何汉权又表示,戴耀廷在违法“占中”不但是鼓吹者,更有亲身参与其中,带头“目中无法”,“尤其他本身为法律学者的身份,更显错上加错”。他认为,大学实在不可能接纳带头违法者担任老师,为守护最低限度的法律底线,港大理应尽快处理好事件,还社会大众一个交代。

校方:有严谨公正既定内部程序

因应坊间对“探讨充分解雇理由委员会”的质疑,港大发言人昨日回覆指,校方处理大学成员人事事宜,一向有严谨公正的既定内部程序,港大正根据香港大学条例及相关规条跟进。

校方又解释,“探讨充分解雇理由委员会”需要对有关指控的事实严谨地妥为调查,然后拟定报告,但不会就是否应中止雇用该名老师作出任何建议。而根据《港大条例》,有关决策过程中需取得教务委员会(Senate)的意见,教务委员会在考虑委员会报告后,确认个案是否符合“好的因由”,以及往后应该如何处理,向校委会(Council)提供意见,最后由校委会作出决定。

港大发言人强调,上述过程中的每一个阶段,有关程序都清晰地维护和保障了有关教师的权利。由于过程涉及机密个人资料,并要确保程序的完整公正,大学不会就有关事宜作任何评论。

团体教投诉违纪师 图拖教联会落水

修例风波下“黄师”失德个案屡被揭发,引起社会关注教师操守问题。网上近日流传一则讯息,有自称“家长及教育工作者联会”的团体将举办“违纪教师投诉工作坊”,透过即场实习“教导”家长可如何投诉违纪教师,并声称邀请了教育工作人员总工会会长余绮华担任讲者。教总为此特此澄清,工作坊讲题不符该会“为教师维权”宗旨,余绮华已坚拒担任讲者;而香港教育工作者联会(教联会)亦作出严正声明,强调与上述“联会”并无关系,对有人企图误导公众将矛头指向会方,将保留法律追究权利。

网上讨论区“连登”日前流传讯息,声称“教育局外借场地教家长投诉教师”,有关“活动”的主办单位为“香港家长及教育工作者联会”,将举办所谓“违纪教师投诉工作坊”,将安排专人为大家“讲说投诉违纪教师的一些须知事项,解答疑难,并让大家即场进行实习”。讯息还提及讲者包括教总余绮华,以及香港家长及教育关注者联会家长义工彭卓锋。

教总:不符“为教师维权”宗旨

教总近日针对上述讯息发澄清声明,承认余绮华确曾获该团体邀请,惟及后发现讲题是“违纪教师投诉工作坊”,而这绝不符合“为教师维权”的会方宗旨。因此余绮华已在日前拒绝邀请。教总并同时澄清,会方并非如流传所刊登为是次讲座主办或协办单位,该团体是次的讲座与会方无关。

教联会昨日亦发澄清,指网上有人发布图片,宣称“教联会开办投诉教师工作坊,教师工会教你投诉老师”等等,该对此等恶意抹黑本会的行为予以强烈谴责。

教联会:保留法律追究权利

教联会强调,会方全称为“香港教育工作者联会”,与“香港家长及教育工作者联会”绝无任何关系。教联会从未举办上述活动,并认为此类活动鼓吹家长投诉教师的风气,做法绝不可取,有违会方“凝聚专业,服务同工”的宗旨。对于有人企图误导公众,张冠李戴,矛头指向会方,会方保留法律追究的权利。

教育局亦就事件回应指,“香港家长及教育工作者联会”并非教师中心的会员团体,局方不会协办及提供场地。若家长对学校有意见,可以直接向学校表达。

中大社工系会阻师生与警对话

连月社会暴乱中,大批“黄”社工或社工学生于前线纵暴煽暴阻挠执法,罔顾法纪与专业。为正面处理警民关系,近日中大社工系有老师计划邀请个别学生与警方对话,让双方沟通了解,而多次煽动“三罢”挑起矛盾的中大社工系会,却煞有介事发声明称“拒绝对话”,更向涉事老师及有意参加者施压要求取消活动,一副“我唔倾你哋都唔可以倾”的态度,横蛮无理得可以。

中大社工系会干事会前晚发声明指,有学系老师近日以“对话是正面处理警民关系的第一步,希望透过对话和沟通了解双方的关注点和想法”为由,私下联络系内学生邀请其与警察对话。虽然活动是个别邀请,与系会并不相关,但该会却极力阻止对话进行,声称透过网上问卷,有七成学生“对警察失去信心”、“会议成效存疑”云云,更直接联络涉事老师向其施压,“争取取消是次对话”。

声明引述学系老师指,对话并非以“中大社工”名义进行,也不希望是次对话令“中大社工”成为“大台”。不过该会坚持反对对话,又倒果为因,无视连串暴力违法在先促使警方严正执法,声称“若警方真心诚意欲与年轻人对话,前线警察滥捕及无理暴力对待年轻人等行径根本不应存在”,表明“不认为有需要与执法者进行对话”。

此地无银指“无意建‘大台’”

纵使活动一直只是个别邀请,但中大社工系会却突然上纲上线,称社工系学生“无法代表”他人对话,又此地无银指“无意将‘中大社工’建构成‘大台’或任何领导角色”,向有意参与对话的学系师生施压,称他们是“以‘个人身分(份)’进行对话,其言行而不代表‘中大社工’”云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