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泛暴区员知法犯法“和你宵”

■ 泛暴派改「擺街站」無牌擺檔,在西營盤正街非法「和你宵」。 香港文匯報記者  攝

■ 泛暴派改“摆街站”无牌摆档,在西营盘正街非法“和你宵”。 香港文汇报记者 摄

星岛环球网消息:香港《文汇报》报道,为死撑所谓的“黄色经济圈”,泛暴派无视各种安全隐患,在多区发起“和你宵”。尽管政府拒借出官方场地和批出临时公众娱乐牌照,惟泛暴派搞手继续“阔佬懒理”,转场地、钻空子改阵“摆街站”去展示商品,甚至索性无视法规,无牌摆档。昨日西营盘正街的非法“和你宵”,就有多名中西区区议员参与其中,公然知法犯法。

在香港《文汇报》揭发“和你宵”对社区将造成不良影响后,特区政府近日接连拒绝向泛暴派的“和你宵”批出临时公众娱乐场所牌照,及拒绝借出官方场地。其中,由10多个泛暴派区议员包括张启昕、黄永志、叶锦龙、彭嘉浩、黄健菁等合办的中西区“和你宵”被食环署、地政总署反对批出临时公众娱乐场所牌照,众泛暴派议员前日回应时“信誓旦旦”地称会取消活动,改在同一地方“摆街站”。

“黄”档主见外国客即唱衰港

不过,香港文汇报记者昨日下午到西营盘正街,发现泛暴派搞手果然只是以“街站”作幌子:他们在街头派挥春,后面则设立10多个无牌摊档,售卖印有反修例口号和“连猪”等的“黄丝”政治商品,煽动市民反警察、反政府,有售卖泛暴文宣海报、绘本的档主更明言会将收益捐赠至支援示威者及文宣组。现场有不少外国旅客闲逛时,“黄丝”档主即尽其抹黑之能事,唱衰警队、唱衰香港。

为避法规划指定区域付款

这些档主明知自己是无牌摆卖,当记者向他们询问售价,几张泛暴文宣明信片就要60元,但当要付款时,他们为了逃避法规,着记者前往指定区域排队付款,再凭据取货,或留下联络方法自行交收。

不过,记者发现有些档主仍会私下偷偷进行现金交易。虽然曾有军装警员和食环署职员到场,但没有采取任何行动,随后离去。这个无牌“和你宵”昨日傍晚6时结束,搞手表示今天仍会继续。

陆伟雄:涉违例可囚半年

大律师陆伟雄指出,任何人在街头摆卖而没有申领牌照,等同无牌小贩,属于违法;若只以街站形式让人凭券换领礼品而无涉及买卖或奖券活动,虽未必须要申领牌照,但亦有可能涉及阻街。

根据《公众娱乐场所条例》(第一百七十二章),任何人如在任何场所举行《条例》所规管的“娱乐”(包括音乐会、展览、卖物会及为游乐而设计的机械装置等)让公众入场,不论是否收取入场费,均须向食环署申领公众娱乐场所牌照,违例可被判罚款10,000元至25,000元和监禁6个月。

泛暴“偷图”牟利 黄丝死撑无侵权

泛暴派为咗搵钱不择手段。有人揭发在昨日铜锣湾的所谓“和你宵”年宵市场中,有人盗用他早前拍摄的照片出售牟利,呼吁市民抵制有关摊位。

网民“Ed Cu”在“香港风景摄影会”facebook专页发帖指,他的朋友发现铜锣湾“和你宵”内的B46“和你扔”摊位涉嫌盗用其拍摄的一张相片,并应网友要求上载自己所拍摄的相片证明事件属实,批评该摊位在裁去其相片的水印后制成商品牟利,并呼吁网民抵制涉事摊位。

不过,黄丝不嬲都声大夹恶。“黄盛康”留言称:你肯定你当时得你一个人影吗,仲有佢嗰张明显黄过你报过嗰张又算唔算偷先,请问?”“Ed Cu”反驳:“咁未(咪)叫佢比(畀)张原图睇下罗(囉)。我张图就一早出左(咗),moment连焦距都可以一样我就真系唔信,仲要又crop正水印个位罗(囉),偷图tune少少色咋华(哗)。”

“黄盛康”就继续纠缠:“要搞清楚件事张图系买定派先,免费派好似告唔入喎,冇利益收受。”“FaNny Chan”忍唔住出声:“无利益都唔应该啦系咪呀?有无问过当事人架(㗎)?就算你话系义卖,都要得当时(事)人同意。唔系告唔入就等如(于)啱。”

其后,“Ed Cu”终转述主办方租铺方面回应称该产品已下架,“已经唔系第一次被侵权,希望多d(啲)人明白尊重的重要性。”

黄埔“宵”冷清 仅余不足10档

■ 現場展示「如欲購買請到鄺議員辦事處」紙牌。 香港文匯報記者  攝

■ 现场展示“如欲购买请到邝议员办事处”纸牌。 香港文汇报记者 摄

由泛暴派区议员邝葆贤发起的红磡码头“和你宵”前日亦被运输署以公众安全考虑为由,拒绝借出码头对出的空地,活动同时无法获批临时公众娱乐场所牌。然而,泛暴派为撑所谓的“黄色经济圈”,又岂会心息。红磡码头“和你宵”昨日转场到黄埔花园九期商场“九号水产”继续,惟据悉有部分档主觉得“信唔过”而退出,令“九号水产”内只有不足10档摆档,足见所谓“黄色经济圈”这个“围炉”已愈围愈细。而香港文汇报记者亦发现,邝葆贤在红磡码头空地的“街站”亦可能涉及用公帑资助商业行为之用。

香港文汇报记者昨午到移师“九号水产”的“和你宵”采访,现场可见只有不足10档在摆档,当中有1档名为“捐L晒”的摊档是卖泛暴文宣产品,1个锁匙扣就索价100元,档主声称收益不扣成本捐予前线暴徒(见另稿)。由于现场摊档极少,前来逛逛的市民亦不多。

而这个“和你宵”的搞手邝葆贤和关家伦则未有现身“九号水产”,反而在红磡码头空地摆新年街站和游戏摊位。不过,记者发现,上述的“捐L晒”及一个“Stand with whampoa”的组织都在展示泛暴文宣产品,后者更称“如欲购买请到邝议员办事处”。

泛暴区员涉用公帑资助商业

“议会监察”召集人陈学锋接受香港文汇报查询时质疑,区议员利用办事处协助原本参与“和你宵”的档主销售已经预备好的货品是用公帑资助商业行为,做法可能违法,“不用理会区议员在过程中是否有得益,只要在办事处内进行金钱交易就有问题。”

陈学锋虽然欢迎区议员“摆街站”与民同乐,但认为昨日的街站可能会涉及事后一些金钱交易的情况,反映活动违反区议员原先提出使用场地的目的,认为政府相关部门应该跟进。

锁匙扣卖百元 劣质货应黄客

■ 鎖匙扣稍微用力已破裂,非常劣質。 香港文匯報記者  攝

■ 锁匙扣稍微用力已破裂,非常劣质。 香港文汇报记者 摄

“人一黄,便疯狂”,泛暴派最近就是利用“黄丝”这种不理性的特质,以情绪勒索方式狂推“黄色经济圈”。昨日在“九号水产”摆档的“捐L晒”便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档主声称收益不扣成本捐予前线暴徒,并以此作招徕,贩卖文宣产品,而记者发现相关产品非常劣质,却索取高价,1个胶制锁匙扣,1个“连猪”、“连狗”布袋都要100元,惟现场所见,不少“黄丝”仍乐于掏腰包购买,记者驻足20分钟,锁匙扣已卖出近20个、布袋亦卖出3个。

记者以100元购买相关锁匙扣,惟稍微用力,锁匙扣便已破裂。有业内人士直言相关产品非常劣质,成本或只需数元,即利润可达数十倍。至于档主会否真的捐出收益予前线暴徒,“黄丝”们在买完产品后,相信也会“自我满足”一番,不会再深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