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港媒:香港如何应对史无前例经济衰退

2019年第二季起香港进入史无前例经济衰退,但是,这一年香港金融市场仍有不俗表现,尤其股市,超越美国纳斯达克,重夺全球最大首次公开募股(IPO)市场。2019年12月30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发表报告,肯定香港作为全球金融中心、区内贸易枢纽及全球最开放经济体之一的地位,资金和信息自由流动、简单税制、稳健的监管制度、法治和优质的专业服务,帮助金融服务业保持竞争优势。报告称,联系汇率制多年来一直是稳定市场和汇率信心的基石。

结构性问题需获合理解决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IMF调低2020年香港本地生产总值预期增长率,却没有对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发表警示性意见。于是,两个问题产生了:一、香港正面对的经济衰退是否史无前例?二、经济衰退与国际金融中心地位有无关联?

关于前一个问题,我在本栏1月9日文章中已提供回答,有待事实来证实或证伪。关于第二个问题,我的回答是,如果经济衰退是周期性的,那么,国际金融中心地位不会被撼动;如果经济衰退反映结构性问题而后者未能得到合理解决,那么,国际中心地位会在一定程度上受损,至于受损程度,则还视乎其他国际金融中心以及其他正在建设国际金融中心的大城市的状况,因为,所谓国际金融中心地位是一个横向比较的结论。

凡是我文章的读者都明白,正是基于香港在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特殊位置,我在近一年反覆对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提出预警,也正是基于同一基本因素,我断言香港进入史无前例的经济衰退。

从上世纪70年代发展成国际中心到上世纪末,香港是依靠美国纽约和英国伦敦两大全球金融中心为代表的全球金融体系。本世纪以来,香港国际金融中心一方面越来越靠服务迅速崛起的内地实体经济来保持和扩大交易,另一方面,继续与英美金融制度融为一体。二者相得益彰的情形,在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下,难以为继。

2019年香港股市之所以重登全球IPO第一宝座,颇大程度与阿里巴巴在香港第二上市相关。不少人称,这是阿里巴巴看好香港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表现。但是,另一种观点认为,具前瞻目光的民营企业家是抢在香港股市遭遇重大挑战和考验之前,割一次“韭菜”。

其他可与香港比较的国际金融中心,都是所建立的金融制度与所依讬的实体经济同质。香港的特殊性,是金融制度移植英美,但21世纪以来服务的实体经济主要是与英美不同质的内地。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最初阶段,亦即美国未调整其全球战略、宣布中国为其主要对手之前,二者之间的矛盾尚不明显。自2017年底、2018年初美国调整其全球战略和对华战略以来,香港金融制度与英美一体而服务对象是内地的矛盾便逐渐暴露,这一点,2019年以来为明眼人所识别。

中国扩大高水平对外开放包括金融市场对外开放,有一个共同点,就是欢迎外资进入中国市场包括金融市场,同时在深化改革上注意与国际通行规则接轨却不照搬西方规则。外资进入中国内地金融市场,从合资到独资,从参与部分金融业务到全部金融业务,有一点始终不变即必须遵守内地金融制度。在美国蓄意与中国脱钩的大气候下,内地金融市场不可能与英美金融制度融合。基于此,迹象显示中国政府不强求上海在今年建成国际金融中心。

香港前途命运系于国家发展

香港怎么办?没有人要求香港国际中心与英美在金融制度上脱钩。在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现阶段,香港在金融制度上与英美融为一体,可以在中美博弈中起特殊作用,从一个角度看是“缓冲”,即缓和中美脱钩或冲撞的烈度;从另一角度看是“补充”,即补充内地金融市场吸引西方资本之不足。然而,随着美国全面遏制中国愈益恶劣,香港需要做重大调整。

当下很难预言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最终结果,就中美关系而言,无非是二者择其一,或者美国阻止不了中国政府和中国人民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或者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受挫于美国全面遏制。特区政府、香港社会各界尤其金融界必须从现在起为选择其中一个而做各项不可或缺的事。尽管一些人会选择站在美国一边,但是,香港的前途和命运只能选择国家。香港国际金融中心不会因为史无前例经济衰退而动摇根基,但必须在经受史无前例经济衰退冲击的同时,做好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所规定的金融制度的调适。

作者:周八骏 资深评论员、博士

来源:大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