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港媒:没有烟硝的战争 没有人性的政棍

新型肺炎来势汹汹,内地正在全力动员防疫,将病毒围堵围死,香港亦已推出多项非常时期的非常措施,并且进行“局部封关”,务求从源头防疫。然而,在大战当前,泛暴派、暴徒、“黄医护”在做什么?就是不断拖政府防疫后腿,不断煽风点火,挑动政争,甚至上纲上线发起所谓“大三罢”。“黄医护”更罔顾医德和人命安全,在大战当前请假做“逃兵”。在这场“没有烟硝的战争”中,尽显一班“没有人性的政棍”的面目。

“封关”为“大三罢”借口

记得2003年沙士时,各大政党尽管政见不同,但都能齐心抗疫,向市民派发口罩、消毒药水,在社区上推广卫生常识,全面配合政府的防疫工作。但面对这次疫情,泛暴派在做什么?在各地区未见积极利用其区议会资源向市民派发物资、推广卫生,反而日复日的搞示威抗议,实事不做,一味提出不切实际的建议。这些泛暴派议员,拥有不少区议会资源,为什么在这个时候不拿出来支援市民?在社会需要团结一致抗疫时,这些泛暴派却在拖后腿、干扰政府工作,这些人根本就是害香港而不是为香港。

泛暴派之不堪不单在于阻碍抗疫,故意提出不合理的建议,更配合暴徒以疫情为名,再次在社会上发动暴力冲击以至恐怖袭击。为了“威逼”市民罢工,暴徒更在香港不同地点,包括明爱医院厕所及关口设置炸弹,这已经是恐怖袭击,为了迫使市民罢工,竟然不惜制造大量伤亡,甚至恐袭医院,这是公然向全港宣战。在香港社会全力防疫之时,泛暴派利用暴徒不断在背后插刀,罔顾市民伤亡,罔顾香港安危,这些人的人性何在?良知何在?

泛暴派炒作疫情,提出所谓“全面封关”建议,真正目的不过为发动“大三罢”造势,令行动“出师有名”。泛暴派明知“全面封关”建议不可行,硬要提出,目的就是让政府否决建议后,以此为由发动“大三罢”,并且让他们一班“黄医护”有罢工的理由。这些“黄医护”在这场“反修例风波”中,早已恶行不断,丑态毕露,一边说工作繁忙,一边花大功夫在医院内设立各种“连侬墙”,定期搞集会,有医生更因为参与违法行动被捕。

医护人员有政治立场不足为奇,但问题是不能政治凌驾理智,不能政治凌驾专业道德,不能因为病人的“颜色”而影响专业判断。然而,这场“反修例风波”却将这些“黄医护”的不堪面目表露无遗,虽然这些“黄医护”只是少数,但他们的言行已经严重损害了香港医护界的声誉。

败坏医德成“香港之耻”

现在疫情压境,医护本应守在最前线,迎击疫情,救急扶危。然而,这时一些“黄医护”又做“逃兵”,一方面要求政府为他们发放配金津贴,另一方面又附和泛暴派的“全面封关”建议,威胁政府就范否则就会进行罢工,近日据传已有一些“黄医护”集体请假。这些人的行为完全没有一点责任感和专业道德。香港正值疫情的关键阶段,绝不能有丝毫放松,医护理应坚守岗位,但一些“黄医护”却利用这个重要时候,反过来要挟政府,要这要那,更扬言罢工,置病人及广大市民安危于不顾。不论他们出于什么政治目的和诉求,这些败坏医德的行为都不能接受,全世界都不会接受这种行为,一小撮“黄医护”的自私行为已成“香港之耻”。

在疫情面前,内地的医护显示出高度的专业道德,显示出人性光辉,广大民众也自觉支持政府防疫,但自称国际大都市的香港,一些泛暴派政客却是政治盖过理智,暴徒借故发难,到处破坏,落井下石,更是泯灭人性。“黄医护”失去了专业道德,失去了医护应有的人格操守。这场“反修例风波”确实是一面照妖镜,将香港的不堪都映影出来,将一班没有人性的政棍、暴徒、“黄医护”都暴露人前。这些人已经成为香港防疫的最大漏洞和风险。

作者:方靖之 资深评论员

来源:大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