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港媒:“黑心医护”罢工愧对全香港人

正当新型肺炎肆虐,香港面临重大医疗卫生挑战之际,反对派又有新搞作。一帮“黄丝”医生组成的“工会”竟然宣称要罢工,除了要求OT“补水”等待遇之外,还要求香港政府立即“全面封关”,禁绝内地和香港之间的一切交通。有数十个护士则集体“请病假”,提出类似诉求。这些医护人员以罢工要挟政府,实在非常过分。

“封关”港人受害最大

先说“全面封关”的问题。虽然原则上说,为了对抗疫症,政府不能排除一切选项,但“全面封关”绝对应该是最后一个。香港和内地来往频密,这是经济活动和社会交往自然而然发展的结果,也是香港自身生存和发展的需要,“全面封关”对香港影响实在太大。试想,香港的大量食品由内地供应,完全封关,香港人的食物供应如何跟得上?物流货运也是香港的重要产业,一旦物流无法南下北上,香港的物流中心还要不要搞?

香港还是世界航空枢纽,每天有数以百计的航班在香港转机来往内地和国际其他地区。一旦“全面封关”,内地旅客转机也不能在香港转,损失大的是内地同胞,还是香港的航空枢纽地位?广州白云机场和深圳机场对“国际航空枢纽”早已“虎视眈眈”,香港又怎么能自废武功?

除了这些直接的经济活动之外,回归多年,香港和大湾区融合发展,很多人都在“一日生活圈”生活。不少港人和内地人本来就在香港深圳(甚至广州)“两头跑”,两地上班、上学和生活。一旦“全面封关”,这些人的工作学习生活怎么办?

有人提出,可以不“全面封关”,只是要拒绝内地人到香港。这种说法实在无知。根据政府资料,每天进出关卡的人中香港居民占了七成。也就是说,只有最多三成左右是内地人。假设这些内地旅客内或有潜在的病毒携带者的话,那七成的香港人同样在内地旅行或生活,难道就不可能是潜在的病毒携带者?而且,目前湖北几乎整个省都“封省”,湖北人都无法外出。广东省也处于一级戒备状态,防控力度不在香港之下。香港如果只禁止内地人进入,禁了三成,还有七成,能对整个防护形势有多大帮助,实在成疑。

公众出于不了解而有恐慌情绪情有可原,但极少数医护人员以罢工行动相要挟,这尤令人愤怒。他们的出发点不外乎两个:一个是怕感染;一个是“本土主义”。

众所周知,医生护士讲究医德。医学院或者护士学校的学生都要学习医学伦理学,联合国《日内瓦宣言》是第一课,里面写道:“作为医学界的一员,我郑重地保证自己要奉献一切为人类服务。病人的健康应为我首要的顾念……我将不容许有任何年龄、疾病、残疾、信仰、国族、性别、国籍、政见、种族、地位或性向的考虑介于我的职责和病人间”。

这里提到了两点,值得“黄丝”医护人员好好反思。

第一,医护人员要为病人“奉献一切”,“病人的健康应为我首要的顾念”。也就是说,他们不能因为治疗病人有一定危险性就止步不前。事实上,医护人员在接受培训的第一天起,就知道自己的工作有一定的危险性。这正如警察知道抓贼有危险,消防员知道救火会有危险一样。而且他们的工作是有回报的,“they are well paid for it”。

政府应该给医生提供足够的安全保障,但再安全的措施也不可能“零风险”。如果人人都怕接触传染病人有风险,那么是不是就让病人自生自灭了?

第二,医生救死扶伤,就是不理病人是谁,“任何年龄、疾病、残疾、信仰、国族、性别、国籍、政见、种族、地位或性向”,只要有病就要全力医治。这本来是医生最起码的道德标准。

但那些“黄丝”医护人员口头上说的是,“香港的医疗资源应该‘港人优先’”,实际上就认为内地患者低人一等,不配被这些“高贵”的医生医治。

难以掩盖灵魂的卑劣

两者结合在一起,“黄丝”医护人员实际上想的是:“我是香港医生,不能冒险去救内地人”。就算他们已不当自己是中国人,即便不当同胞是同胞,那么对着香港人和外国人也不应该如此见死不救。他们思想的狭窄,内心的怯懦,灵魂的卑劣,真是无以复加。

正当内地大批医务人员在国难当头之际,纷纷自告奋勇,写下“请战书”,从全国各地支援武汉,与武汉人民共渡时艰之际,看到我们香港有这群不成器的医护人员,真是分外令人伤感。以前,香港医生是“天涯侠医”,现在“杏林觉醒”,觉醒为一帮冷血动物,真不知他们如何能对得起这份崇高的职业?

作者:闻昱行 资深评论员

来源:大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