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港媒:防疫与止暴制乱同时进行

新型肺炎疫情爆发令香港人心惶惶,加上暴乱持续逾七个月尚未止息,不少市民仍活在恐惧之中。

一是暴乱加剧倾向恐怖主义。暴徒非法进口枪械和子弹、製造土製炸弹,目的是製造重大伤亡,再次煽动更多人参与暴乱,衝击和破坏香港社会和法治制度。虽然警方早前已拘捕一批激进分子,并检获枪械、子弹、刀具等武器,但相信还有漏网之鱼。而潜伏社会内的暴徒不少,大部分是思想激进的年轻人,他们对政治的无知与狂热容易与自身生活的种种问题缠结,形成对社会与政府的仇恨,而转投恐怖主义的怀抱。他们或是以小组织形式出现,或是以个人单独作案,执法部门难以防範,特别是这些政治狂热分子正误导中学生,在学校内外作恶,更防不胜防,影响也大。

二是美国乱华之心不减。美国有全球情报网络,容易抽调人员、资金和物资支援香港的激进分子转向恐怖主义的发展,也会透过各方给他们各种援助,包括宗教团体、非政府组织等,以美国为首的五眼联盟,其立法机构更是赤裸裸地支持香港的暴徒,显示本土恐怖主义背后便是庞大的美国国际网络与体系,香港特区政府即使得到中央政府的支持,但单凭特区政府一己之力,恐怕亦不易与之对抗。

三是香港社会奴化已久。回归初期,香港重经济轻政治,加上基本法第二十三条未能成功立法,令保护国家安全上存有严重漏洞,亦令乱港势力有机可乘,入侵文化、教育、媒体等界别,他们不仅助纣为虐,更是自欺欺人。这场暴乱显示出部分社会“精英”为“反共反中”,不仅“牺牲”自身利益,更不惜连累他人,特别是基层市民。当然这些“精英”可以移民外国逃脱他们一手製造的祸害,却反映出他们的无耻。香港继续被这些“精英”牵着鼻子走,或许还有发展机会,但却是有限,且难免香港要被严重破坏,才会有人恍然大悟。

过去逾七个月来,暴乱衝击基层生计,对中产生活影响甚微,更没有损害“精英”的利益。基层没有话事权,最多是投票支持建制派,中产与“精英”则可继续盲目地“反中央反特区”,支持暴徒的破坏活动。在这逾七个月裏,他们透过直接(如捐款)、间接(示威遊行)的支持,使更多的激进青年有可能转向恐怖主义。即使怎样荒谬和令人痛心,香港社会仍然有着孕育恐怖主义的政治条件和环境。

暴乱初期,特区政府克制应对,未有注意到局势正朝着“港版颜色革命”方向演变。现在香港已出现本土恐怖主义,警方在多次情报主导的行动中,亦检获大批枪械、子弹和土製炸弹,但有关部门仍未将“勇武”组织定性为恐怖主义组织,以相关的法律来取缔禁制。或许以特区政府部分人的官僚作风,要等到祸患已成才会行动?

来源:香港大公报   作者:陈文鸿  香港珠海学院“一带一路”研究所所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