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撑暴“医员阵线”借罢工招新血

星岛环球网消息:《大公报》报道,“医管局员工阵线”(医员阵线)悍然发动一连五天的罢工行动,企图迫使政府“全面封关”。资料显示,“医员阵线”去年12月成立,初期已鼓吹暴乱及“三罢”,近日煽动医护罢工期间则不断趁机招揽会员。昨日医员阵线的记者会在教协举行,职工盟主席吴敏儿和早前疑因鼓吹暴乱而被国泰港龙解雇的施安娜亦有出席,足见“医员阵线”与泛暴派的密切关系。有市民直斥泛暴派临阵出阴招骑劫医护界。

医管局原定昨日与煽动医护罢工的“医管局员工阵线”会面,但对方最终以行政长官林郑月娥不肯出席、医管局仅安排一小时讨论无诚意为借口,单方面宣称谈判破裂。医员阵线发动的首阶段罢工今日开始,先针对非紧急服务,包括普通科门诊职员、专职医疗、支援职系及行政人员等,料三千会员参加。罢工者上午9时至中午12时,会到其中一个医院联网的龙头医院门外签到,包括玛丽医院、东区医院、伊利沙伯医院、联合医院、玛嘉烈医院、威尔斯亲王医院及屯门医院,之后到其他医院或诊所派发白丝带,并煽动其他医管局员工罢工。

屯院伊院料最重灾

医员阵线扬言,若政府和医管局今日傍晚六时仍拒绝“全面封关”,会发动第二阶段罢工,由周二至周五,料九千会员参加。届时罢工者会到医管局总部外请愿,医员阵线正向警方申请不反对通知书。医员阵线主席余慧明声称,罢工是要“撼动政权”云云,并预料各联网龙头医院会受“较大程度影响”,屯门医院、伊利沙伯医院或最严重。

医员阵线宣布罢工的记者会,昨在泛暴派组织教协的办事处举行。职工盟主席、工党执委吴敏儿及早前疑因鼓吹暴乱而被国泰港龙解雇的施安娜亦有出席。施安娜仍用“港龙航空公司空勤人员协会”的身份,并声称公司防疫措施不足。吴敏儿声称,不排除医护罢工演变成全港大罢工。

资料显示,“医员阵线”去年12月成立,初期已鼓吹暴乱及“三罢”,而近日煽动医护罢工期间不断趁机招揽会员,宣称会员人数达两万。不过日前医员阵线内部表决是否罢工时,仅3123人投票赞成,只占医管局员工总数3.9%。

全国政协副主席梁振英发帖指出,职工盟在去年多次发起三罢失败,今次是利用疫情引发的怨气,策动医护人员罢工,和病人“揽炒”。“‘医管局员工连线’开记者会宣布罢工,职工盟和港龙工会的头头竟然坐在台上并且发言,整件事的本质就清楚不过了。”有市民在网上留言,狠批泛暴派临阵出阴招骑劫医护界。

阵线主席余慧明司职后援 摆前线上枱

“医员阵线”一月组成理事会,由余慧明任主席。据医员阵线公布,余慧明在医管局的职位为“EOI, HAHO”。大公报记者翻查资料发现,“EOI”为“一级行政主任”的英文缩写,“HAHO”为“医管局总办事处”的英文缩写,而一级行政主任月薪高达55705元至70090元。换言之,以“前线医护承受疫情风险”为借口发动罢工的余慧明,只是从事后方支援工作,却企图“摆前线上枱”,利用疫情博眼球。

网传余慧明在医管局的具体工作岗位为“医疗信息主任”,所属部门是“医管局总办事处资讯科技及医疗信息部”。大公报记者找到一份去年五月医管局研讨大会上发表的论文,主题为医疗数据系统,其中一名作者的英文名及所属部门,与余慧明(Wai Ming, Winnie YU)相符。

《大公报》上月30日已踢爆,医员阵线头目与泛暴派关系密切,理事吴志杰、司库张嘉祺经常散播仇视内地及煽动违法暴力的言论,副主席罗卓尧曾任学联常委会主席,更多次被捕,包括2014年违法“占中”期间。作为护理系毕业生及医疗人员,罗卓尧在记者会上错误佩戴口罩,其社交网站则充斥煽暴文宣。

梁振英斥失德失责 政治先行

全国政协副主席梁振英批评,医员阵线的行径是“政治先行”又一显例,纯粹为罢工而罢工,为求打击政府不择手段。而不少市民轮候多年才等到公营医疗服务,“为什么要惩罚他们?”

梁振英指出,医员阵线发动罢工,要承担导致病人权益受损的赔偿责任。“法律责任以外,一天到晚谈权利和自由的人,也应该注意自己的道义和责任。促使你做医护人员的,是权利和自由,抑或是道义和责任?”

议员:制更大恐慌

民建联立法会议员周浩鼎表示,因应疫情传播风险,目前已有不少措施减少内地与香港之间的人流往来,本港医护此时若罢工,只会损害香港自身利益,影响市民求医。

周浩鼎表示,若医护担心保护装备不足,是可以理解的事,但通过罢工等激进手段谋取政治诉求,并不可取。他呼吁参与罢工的医护回复理性、谨守岗位、做好本职。

民建联立法会议员陈恒镔指出,疫情当前不应将政治凌驾于抗疫,医护罢工或造成更大的社会恐慌。

市民吁勿将政治带入医院

有医护拟今日罢工引发市民不满,近百名市民响应网上号召,昨日下午于医管局大楼外请愿,呼吁医护人员谨守岗位,恪尽救死扶伤的天职,勿将政治带入医院,与市民共渡时艰。

活动发起人叶先生表示,大家都认为,救人是医生天职,无论生病的是什么人,无论他来自哪里,救死扶伤永远是排在第一位的,全世界没有任何一个地方恪尽职守的医护人员,会为了谋求达至某种政治目的,而罔顾病人和市民的安危。参与示威活动的市民吴卓荣是一名退休消防员,他说,以前做消防员的时候,无论哪里发生火灾、火势有多大,甚至明知火场里可能发生爆炸,也没有消防员会做“逃兵”,因为这是每一个消防员的职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