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方仲贤鹊巢鸠占反对派打错算盘

郭中行资深评论员

香港各界当前正全力应对疫情侵袭,但泛暴派却没有停过煽风点火、上纲上线,他们挑动罢工,利用疫情来制造新一轮的政治风波,目的就是对准9月的立法会选举。唯有香港风波不断,民不聊生,社会对立,泛暴派才可以浑水摸鱼,在立法会选举再下一城,所以泛暴派绝不会让香港社会有半刻平静,不会让港人有片刻「安生」,在政治利益面前,暴乱、疫情、人命都只是他们挑动政争的工具。

近日,泛暴派内亦开始就9月立法会地区直选的布阵而明争暗斗。去年区议会选举躺着也当选、空降也当选、不做事也当选的经验,令泛暴派踌躇满志,打算在立法会选举上再次横扫五区。在当前的政治气氛不可能一时三刻消退之下,不少泛暴派政客都认为这是其进军立法会的最好机会,谁都不想拱手让人。始终政治一日已经太长,4年后政治形势如何无人能预料,这次自然不会放过参选机会。于是,多名因为这场反修例暴乱而暴得大名或曰暴得「恶名」的泛暴派素人纷纷表示有意参选,借此抢得先机先行「卡位」。

利用激进定位吸纳「激进票」「本土票」

其中,在反修例暴乱中负责发动学界暴徒,在校园内策动政治风波,参与违法冲击的一众学界激进搞手,更是跃跃欲试,包括浸大学生会会长、去年8月初因在深水埗购买具伤害性镭射笔被捕的方仲贤,盛传将出选九龙西;曾担任香港大学学生会外务秘书及时事委员会主席、中西区区议员梁晃维将出选港岛;「831太子站」骚乱事件中被捕的教大学生会会长梁耀霆亦传有意落户新界东,等等。三人中以方仲贤的参选热情最高,最「当仁不让」,原因是在反修例暴乱一役,他积极投入,七情上面演出,更因此惹上官非,自然要得到「回报」。立法会议员薪津吸引,以方仲贤之流正常打工怎可能赚得这样丰厚的收入?

而他有意落户九龙西,更是看准九龙西现时只有传统反对派政党盘据,「激进本土派」因为游蕙祯被DQ而一直失去了领军人物,传统反对派政客虽然口里说「齐上齐落」,但谁都知道黄碧云、毛孟静之流只为抽水,只是为了吃「人血馒头」,骗取他们选票,并非真的「自己人」。所以,方仲贤特意选九龙西落户,正是看准传统反对派的「死穴」,利用其激进定位吸纳这些「激进票」、「本土票」,从而夺取议席。

与外部势力有千丝万缕关系

方仲贤的参选当然打乱了传统反对派政党在九龙西的部署,他们的目的是在五区全线出击,在直选取得20席以上,并希望这些学界、「勇武人士」为他们抬轿,催谷「激进票」、「本土票」出来。在九龙西,已经有民主党黄碧云、公民党「叛将」毛孟静两席,毛黄不会退,公民党一直表明要五区都有议席,几可肯定会派党内新人参选,民主党眼见区选有利形势,也计划让党内新人与黄碧云分两条队出选。本来,只要做好大党之间的协调,在利益上交换,不难完成排阵。但反对派政客太小看这些「素人」,方仲贤之流怎可能会为民主党、公民党、毛孟静抬轿,因为政客几句「齐上齐落」,就甘心为其效犬马之劳,放弃立法会议席?他们在反修例暴乱上的合作,主要是因利苟合,各取所需,现在正是「分田分地」之时,学界怎会再听反对派政党指挥?

方仲贤之流不但不会抬轿,更会鹊巢鸠占,在五个区抢先表明参选,制造先声夺人之效,并且以其所谓学界背景、「政治素人」的「光环」,令反对派不敢阻止其参选。只要他们抢先表态,反对派政党就会相当被动,甚至被迫支持,这就是近日学界不断放风参选的主要原因,目的就是要抢参选权,鹊巢鸠占,反客为主。而且,不要忘记,这些学界代表,与外部势力有千丝万缕关系,方仲贤更与台湾关系密切,他们要参选,反对派阻不了,之后又敢不支持吗?或者,戴耀廷又是时候出来推销「乜乜计划」,以发挥「劝退」的作用了。

来源:香港文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