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沙士康复者批罢工医护:全无专业精神!

■2003年5月初,香港医学组织联会向因感染沙士而逝世的刘大钧医生及刘永佳护士致敬。 资料图片

2003年5月初,香港医学组织联会向因感染沙士而逝世的刘大钧医生及刘永佳护士致敬。资料图片

医护是这场新型肺炎抗疫战中最重要的防线,惟在危难关头,一个自称代表医护的工会煽动公立医院医务人员背弃救急扶危的天职,发动罢工,最终受苦的是一班肉随砧板上的病人,以及整体社会利益。此情此景与2003年医务人员以病人福祉放在首位,奋力抗疫大相径庭,香港文汇报访问沙士复康者,有人愤愤不平批评罢工的医护人员:「完全没有专业精神和社会责任心!」他们异口同声说,别有用心的人分化社会、制造矛盾,比病毒更可怕。■香港文汇报专题组

香港经历过沙士的惨痛教训后,今日再面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当年的沙士康复者李新维看在眼内十分忧虑,皆因他太清楚当年香港是靠医护及社会各界上下一心战胜疫症,但今天香港医疗设备先进了、装备完善了、防疫意识也加强了,惟香港却陷入分化之中,部分医务人员背弃病人,使这场抗疫战雪上加霜。

沙士时医护无私精神尽失

对于医护罢工行动,李新维愤愤不平:「这些医护人员完全没有专业精神和社会责任心!」他批评,前线医护人员在市民最需要他们的时候罢工完全是逃避问题,沙士当年医护的无私精神荡然无存。

当年他的性命也是靠公立医院医护无惧死亡捡回来,2003年时任职机场巴士司机的李新维,永志难忘当年的3月15日发烧入院的情景,「当时只是知道有(沙士)这么一种厉害的病毒,但医生无法第一时间确诊。而我是一家之主,经济压力非常大, 一家人都好担心咁等化验结果。」

入院4天后,已确诊感染沙士的李新维需要插喉,自此一直昏迷足足70多天,到醒来时已近乎失忆,后从妻子口中得知,当时医护人员奋力抢救,但任何血清和药物都对他无效,最后只有注射丙种球蛋白续命。

李新维说:「刚醒来时都不会说话,什么都不记得,瘦了40多磅。」在住院的数个月里,医护人员不怕从他身上感染病毒,每日悉心照料,协助他重新学习说话和走路,最终李新维带着一身沙士后遗症出院,「刚出院时精神崩溃,后来有骨枯,患上忧郁症,现在肾功能也不好。」自此,他失去工作能力,幸出院后获政府一直提供经济支援,以保障生活,「非常感激社会对我的长期关心和帮助。」

指抗疫需全民众志成城

他坦言,自己是靠医护、社会热心人士及家人挨过沙士煎熬,但环观现今社会,虽然对新型肺炎的防范意识大幅提高,市民警觉性很高,然而,抗疫战不光靠硬件装备,最重要还是全民众志成城阻截香港成为「疫埠」的决心,对此李新维感失望:「现在香港社会一点都不和谐,丧失了理性,社会各界的目标很难达成一致。」

昔齐心抗疫今一盆散沙

没有团结一致的社会氛围下,商人抬价炒卖防疫物资,政府欲征用未入伙的屋村作隔离中心,也遇到社区极大阻力,因为人人也只顾自己,李新维认为最糟糕的是一些别有用心的人「趁火打劫」,「有些人将现在的疫情防范和去年的社会事件混为一谈,制造社会矛盾,香港更难团结一致抗疫。」

李新维不希望类似沙士的世纪疫症重临香港,更不希望再有人承受沙士病人的痛苦经历,由衷地呼吁各界在当前的抗疫关键时刻团结一致,「当年的香港是齐心协力,而现在是一盆散沙,香港社会一点都不和谐,没有社会共识,是很难打赢疫症的。」

来源:香港文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