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港媒:新疫情加剧香港政经困难

历史惊人地相似。2003年上半年,正当香港面对回归以来第一个政治挑战即特区第二届政府为维护国家安全展开23条立法工作,同时,未摆脱亚洲金融危机所引发的自二次大战结束以来最严重经济衰退之际,一种新型肺炎“沙士”在香港扩散;公共卫生危机加重政治挑战,引发2003年七一游行,导致特区政府被迫中止关于国家安全的立法工作,其后续影响是第二任行政长官在一年多后出现人事更替。17年后,2020年初,正当香港面对回归以来最严峻复杂的政治局面和史无前例的经济衰退的时候,又一种新型肺炎在香港传播,给香港空前恶劣的政治经济困难“火上浇油”。

有些人期望,香港社会把焦点转向对抗新肺炎扩散,特区政府止暴制乱的任务将事半功倍,很快完成。这样的期望,也许是由于政治天真,否则,便是居心叵测。

第一,“拒中抗共”政治势力正利用新肺炎来恶化香港与内地、特区与中央的关系。持续逾半年的“黑色革命”已把香港与内地、特区与中央关系推至历史低谷,分离主义在香港猖獗,“拒中抗共”政治势力岂能不利用新肺炎来进一步诋毁内地?仅举一例,新肺炎发源地武汉已宣布“封城”,乱港派却要求特区政府对内地“封关”并废了香港连接内地的高铁。

第二,黑衣暴徒以恐怖主义行为企图逼特区政府完全关闭香港与内地出入境通道。昨日,疑有暴徒在港铁东铁线罗湖站放置炸弹,并且,在各区堵路。他们还在网上号召“三罢”来逼政府全面封关。

第三,特区现届政府必须全力控制新肺炎在香港扩散,分身乏术,难以缓解深层次经济民生结构性矛盾。

17年前爆发“沙士”时,香港深层次经济民生结构性矛盾虽已开始形成,但不严重。17年来,由于多重因素,深层次经济民生结构性矛盾不断累积、相互纠缠十分复杂。如果不出现新肺炎,现届政府应当全力解决一二个重大民生问题缓解矛盾。新肺炎突然袭来,至少今年上半年现届政府不得不全力应对。果如此,则将对爱国爱港阵营争取今年9月第七届立法会竞选胜利十分不利。

有一种意见:只要现届政府出色控制新肺炎在香港扩散,那么,行政长官及其管治班子的威信就会提高,进而,有利于爱国爱港阵营争取第七届立法会竞选胜利。

坦率地说,这种意见是一厢情愿。在应对新肺炎上,不同政治立场的政治团体不会针锋相对,相反,会竞相建议政府采取更多措施,因此,即使政府因控制疫情得力而提高民望,却不能推断在第七届立法会竞选中对爱国爱港阵营有利而对“拒中抗共”政治势力不利。

另一方面,现届政府必须清醒地认识,即使全力控制新肺炎在香港扩散有功,也不能使乱港派放松对其经济民生政策的批评甚至攻击。何况,在应对新疫情上,乱港派不会做政府的支持者,而是与政府抢夺民意,具体表现在,或者给香港居民以政府采纳了乱港派政治团体意见或建议之印象,或者指摘政府控制疫情不得力。

第四,却绝非次要的,是爱国爱港阵营的处境更加艰难。

即使不发生新肺炎,爱国爱港阵营在今年9月第七届立法会竞选中很可能受挫,新肺炎疫情是“雪上加霜”。内地与香港、特区与中央关系,很可能因新疫情而进一步恶化。现届政府分身乏术,疲于救急,不利于爱国爱港阵营争取民意和选票。爱国爱港阵营必须一方面殚精竭虑力争立法会选举每一张选票、每一个议席,另一方面为立法会将失守制订预案。

去年11月第六届区议会竞选大败后,爱国爱港阵营中一位功能界别背景的立法会议员在接受媒体访问时称,即使立法会竞选失利,也不做反对派。我赞赏此人政治立场坚定。但是,此人说那样的话,显然低估将会出现的前所未见的政治格局。“拒中抗共”政治势力如果占据了第七届立法会大多数议席,他们就有力量迫使现届政府管治班子或者下台或者转軚,并且,将很可能进一步控制行政长官选举委员会和行政长官人选。果如此,试问:则将谁是“建制派”?谁是“乱港派”?香港政局若向那样的方向演变,就将是史无前例的严峻和复杂。

作者:杨 坚 资深评论员

来源:大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