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所谓"罢工救港“荒谬实质是修例风波翻版

黎子珍

「医管局员工阵线」以「罢工救港」之类的煽动言论激化前线医护情绪,从昨日开始进行5日的罢工行动。该组织所谓「罢工救港」其实是修例风波翻版,企图炒作夸大恐慌,煽惑人心,搞乱香港,破坏香港与内地关系。少数罢工医护把自己的特殊职业身份与政治诉求联系到一起,利用自己的特殊身份去绑架、要挟社会,已经逾越了职业操守和社会道德的底线,必须受到严厉谴责。

特首林郑月娥昨天下午率领官员召开记者会。林郑月娥承认,上周关闭多个口岸后,每日仍有逾七万人次入境,以及三万多人次本港居民出境,疫情仍有散播风险,宣布今天零时起进一步关闭罗湖、落马洲支线、落马洲皇岗及港澳码头口岸。林郑月娥强调,政府决定进一步关闭口岸,与医院管理局部分员工发起罢工完全没有关系。她表示任何人以极端手段威迫政府或医管局、做出对公众有害无益的事,都不会得逞。

「全面封关」将政治渗入专业

目前看来,短暂封关是有一定社会基础的。学者专家都支持进一步封关和限制人流。例如港大微生物学系讲座教授袁国勇也建议要考虑最大限度地减少关口入境人流,「无论种族、国籍和身份,如果不是有必要的原因,不要进出关口」,实际上就是建议封关。只要有利防疫的建议都可以讨论,但是借防疫之名要挟封关,不封关就罢工,则绝对不能接受。

煽动罢工的「医管局员工阵线」,并非是为了救伤扶危而成立,而是在修例风波冒起,其成立宗旨中表明「致力于政治问题」、「支持三罢」等。罢工搞手的所谓「五大诉求」,明显参考自修例风波的「五大诉求」。该组织所声称的「全面封关」、「封关救港」,是将政治渗入专业,严重影响整个抗疫行动。

另外,近期假消息满天飞,有人在网上造谣称「特区政府运送口罩到内地」,「大批内地人蜂拥来港求医」,「以香港纳税人救大陆人」等,这些其实又是反中仇中的惯用伎俩。今次罢工参与者中,与修例风波「搞三罢」其实是同一伙人。可见其目的不是为了防疫,更不是关心市民健康,而是借机搞事,搞乱香港,破坏香港与内地关系。

炒作夸大恐慌煽惑人心 

「医管局员工阵线」炒作夸大恐慌,煽惑人心,声称医护员工与疫情以命相搏,但缺乏足够的保护装备,是「推医护送死」。但截至2月3日,香港只出现15个确诊个案,与2003年沙士香港有1755人染病(包括386名医护),299人死亡,根本无法相提并论。由此可见,所谓「罢工救港」,根本是煽动罢工的政治口号。 

医管局有79,659名员工,有部分政治上脑、丧失医德的医护不足为奇,在所谓罢工投票中有多少是前线医护,有多少是浑水摸鱼之徒无人知道。劳工及福利局局长罗致光在电台节目表示,有医护人员工会按投票程序决定罢工是合法行为,此话十分错误。医管局79,659名员工对3,123票通过罢工,比率是25.5:1。

显然,「医管局员工阵线」骑劫绝大多数员工,绝不能代表绝大多数医管局员工。香港护士总工会指出,现时罢工是不负责任,会冲击公立医院应对疫情的部署,增添公众恐慌。工会联署呼吁在职医护人员紧守岗位,摒弃罢工。

「政治性罢工」不受法律保障

「医管局员工阵线」煽动的「政治性罢工」不受法律保障,该组织发动「政治性罢工」绑架、要挟社会,在现行法律定义可能根本不被当作「罢工」。根据联合国国际劳工组织理事会结社自由委员会的决定,「纯政治性质的罢工」并不在1948年《结社自由和保障组织权利公约》和1949年《组织权利和集体谈判权利公约》保障范围之中。少数罢工医护一边政治凌驾一切,置病人于不顾,一边又要求医管局不能「秋后算账」,如此异想天开,完全忽视法律规定。

世界医学协会(World Medical Association)根据2,500年前《希波克拉底誓言》订立医护道德,部分法律判案更以《希波克拉底誓言》的标准判案。如果少数医护人员以罢工绑架要挟社会,无视病人的健康和幸福,明显违反《希波克拉底誓言》,违反专业精神。

来源:香港文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