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四只黑手搞风搞雨

■ 医管局员工阵线工会的几名搞手前日宣称与医管局谈判破裂,发起罢工。 资料图片

医管局员工阵线工会的几名搞手前日宣称与医管局谈判破裂,发起罢工。资料图片

抗疫时刻煽动医护罢工漠视病人

在全港上下需要齐心抗疫之际,一个在修例风波期间成立、由泛暴派主导的新工会医管局员工阵线不遗余力地煽动医护人员罢工,将政治骑劫在市民的福祉甚至生命之上。该工会早前公然支持「全港三罢」,但一直未成气候,当前再次找到新切入点,希望达成这一政治目的。站在台前煽动罢工、动摇「军心」的数位代表,身上几乎都有浓厚的政治色彩,甚至在以往的乱港政治事件中表现出位,香港文汇报记者翻查相关人员背景,帮助读者看穿相关人等政治先行、人命靠后的政棍嘴脸。

吴敏儿念念不忘搞大罢工

被一众「黄媒」称为「逆权空姐」的职工盟主席吴敏儿,貌似为劳工争取权益,实际上却是一个一心希望煽动市民罢工的人,更一直致力于反政府,争取所谓「五大诉求」。她身为前空姐,却以职工盟主席的身份,利用疫情引发的怨气,策动医护人员罢工,意图和病人揽炒。近日,她更死心不息地想将医护罢工发展成全港大罢工,并以她的旧业航空业为首要目标,在根本上令本港的防疫工作加重负担。

吴敏儿曾是一名前空姐,在英航任职期间搞工运,同时长期告病假,后来英航取消香港基地,她摇身一变,做了职工盟主席。翻查吴敏儿过往发表过的言论,不难发现她有一颗想要成功煽动一场罢工的恶心。在修例风波期间,她就曾经说过:「罢工既是一门学问,更是一场耐力战。如果还有下一次的话,香港人,一定可以做得更好!」足以看到吴敏儿搞政治的一切目的都是想成功令香港市民罢工。

回顾吴敏儿去年11月黑暴横行期间,她在个人专页中的发文,以「中(钟)意返工?」为开首煽动大家罢工,「返工唔洗(使)攞命搏,无车无交通就系返唔到工......你记住,好好交带俾(畀)公司知你无车,无安全路线等等,唔好唔出声又唔见咗人。」意指雇员罢工是「合情合理」。

然后,她又「寄语」各位雇主,要求他们提供一个安全的工作环境,声称「钱无咗可以再搵,人命要紧」。

除了善于煽动雇员罢工外,吴敏儿亦乐于分化职场员工,例如她曾转发过一个职工盟的帖文,内容是用五个步骤去组织职场「手足」,包括辨认「手足」、开群组、了解各人就罢工等不同升级行动的看法和组织工会等等,最后目的都是想罢工。

看准时机死撑罢工医护

在去年7月7日的九龙区游行中,吴敏儿除了有份参加,更在网上发表恐吓性言论,如「我同一众兄弟姊妹手里面都有唔同慨国内『被失踪人士』慨牌,就系想话畀大家知道,万一我哋真系冇办法迫到政府撤回慨话,一旦送返去国内『受审』,大家就会变成同渠哋一样,好快就被『消失』于空气中。」

一心想搞个大罢工的吴敏儿一直不得志,今年2月初,在疫情紧急的关口,吴敏儿看准时机,以职工盟主席的身份表明支持「医管局员工阵线」发起的医护罢工,意图和病人揽炒。

除了致力搞医护罢工外,吴敏儿近日更野心勃勃地想借机煽风点火,日前与早前疑因鼓吹暴乱而被国泰港龙解雇的施安娜一同出席记者会,会上施安娜声称若公司未正视雇员安全问题,会将行动升级,发起航空罢工。吴敏儿则声言,不排除医护罢工会演变成全港性及不同工会的罢工,为原来艰难的防疫工作再增添混乱,加重负担。

施安娜煽空勤配合医护罢工

因鼓吹暴乱而被国泰港龙解雇的施安娜,在医管局员工阵线大前日宣布罢工的记招上以港龙航空公司空勤人员协会身份发言支持医护罢工,更声言要发起空勤人员大罢工,强迫国泰港龙停飞所有内地航班。翻查资料,她多年以来一直利用失实谣言挑拨香港与内地矛盾,并与泛暴派中人关系密切,且曾公开为职工盟李卓人选举拉票。

2016年5月26日,时任港龙航空公司空勤人员协会主席的施安娜就代表工会在立法会跟雇主港龙航空「唱反调」,反对香港国际机场建造「三跑道系统项目」。她在立法会上声称倘若使用三跑系统,「本港航道就会与内地交错」、「随时会发生空难」云云,企图制造恐慌,又宣称香港与内地共享空域会断送香港的空域司法管辖权云云。

去年8月遭港龙解雇

去年9月发生香港知专设计学院学生陈彦霖死亡事件,警方称在调查后确认死因无可疑,施安娜却在媒体表示认为陈彦霖的死因「太可疑」,最终知专因类似种种凭空捏造的谣言导致校园被暴徒彻底破坏。

国泰航空曾表明对参与非法示威零容忍,如发现员工在工作或工余参与或支持非法示威活动、暴力或过激行为,或会终止聘用。施安娜在去年8月21日被国泰港龙解雇后,在8月23日与职工盟召开记者会表示在港龙工作17年「我哋从来没有想过放弃公司」。

她随后在9月26日接受媒体专访时,声称自己刚乘坐中华航空往台湾度假,直言「梗系啦,拣华航」、「我好支持华航啲机组人员」,又宣称「今次搭完华航,觉得国泰都唔系唯一选择」,企图唱衰老东家。

此外,在前年11月,施安娜已上载自拍短片到港龙航空公司空勤人员协会fb专页为李卓人在立法会补选中拉票,可见其与职工盟关系密切。

余慧明履历浅疑为傀儡

以70多票当选医管局员工阵线主席的医管局后勤IT员工余慧明日前备受关注,但她既无风光的「抗争」履历,更自称「港猪」。在该阵线的记者会上多次充当「读稿机器」,不禁令人怀疑,是否「经验丰富」的罗卓尧才是阵线的真实操控者,余慧明不过是「我企出来,最多咪炒咗我」的政治傀儡。

余慧明曾是深切治疗部护士,但两年多前已转职医管局非紧急后勤员工,任资讯科技及医疗讯息部一级行政主任,是完全不用接触病人的IT员工,按政府薪级表估算,月薪约七万。据悉,上月中旬,该阵线在学联会址举行了第一次会员大会,当时仅有百多名会员参加,余慧明即以70多票当选主席,任期长达3年。

余慧明担任主席之前,几乎是「透明人」。她多次自称「港猪」,又自认「不是年年都去七一游行」,是非法「占中」之后才「觉醒」。她曾称:「最深印象系(2014年)928下昼第一粒催泪弹,当时仲喺ICU度做,睇到直播觉得好震撼。嗰日返完P(下午更),一放工就冲出去救朋友,去到湾仔帮手分物资。」又声称自己当时曾以急救员身份,在金钟留守多个夜晚。

副手「指点」主席?

在修例风波期间,余慧明同样是「叫人冲,自己松」的典范。她声称自己对「理大攻防战」中的「被捕急救员」感到痛心,又称很多急救员「被打、被射、被拉」,又诳称警方到急症室拉人等等。表现得「好嬲」、「好痛心」的余慧明,却在修例风波中「龟缩」,她曾透露,这次并没有担任急救员,而是随身携带简单急救用品,随时准备在催泪弹后帮人洗眼。

与社运老手、更多次被捕的罗卓尧相比,余慧明的履历实在不像医管局员工阵线真正的主席,而她本人或许也有自知之明,面对镜头,多次声称自己是「爱哭的主席」,不断用眼泪和哽咽的声音「博同情」。记者会上,罗卓尧也不时对余慧明「咬耳仔」,不知是否是当场「指点」主席如何回答记者的提问?

罗卓尧学运搞手示威常客

在全民对抗新型肺炎疫情下,本该出一分力的东区医院护士罗卓尧,却摇身一变成为「医管局员工阵线」副主席,带头呼吁医护人员罢工,漠视病人的生命。香港文汇报记者翻查他的资料,发现他不单是前学联常委会主席,活跃于「占中」前后半年内曾因激进言行三度被捕,不禁令人怀疑他所谓的「救港」和「关心医护」是否一场政治骚,也难怪这位连口罩正确戴法都不懂的护士,不在前线救急扶危了。

罗卓尧曾任香港理工大学学生会外务副会长及学联常委会主席,在「占中」前后半年内因激进言行三度被捕,包括2014年7月预演「占中」时被捕、同年9月冲击政总东翼前地被捕,以及在同年12月在金钟阻碍警方行动被捕,不难看出罗卓尧在大学时代已经是示威的常客。

罗卓尧是一名护理系毕业生及现职专业医疗人员,但在社交网站上专注于转载煽暴文宣,甚至在一次记者会上错误佩戴口罩,被讥连最基本的医疗常识都缺乏。在罗卓尧任职的东区医院上月29日就有41名护士请病假,令6名病人的预约手术需要延期,几十人同时请病假实在值得深思。

要求罢工「不能请病假」

对煽动医护人员罢工一事,罗卓尧曾在受访中声称,罢工必然会影响病人权益,要就此向公众道歉,但如果当局能切实回应诉求,他们就不用罢工,又声言「医护人员有使命感,只希望不要被政府的无能骑劫,而工会是就公共卫生问题罢工,不是趁火打劫要求加人工」。医护人员的使命感就是搞政治、罢工、漠视病人生命安危?

2月初,罗卓尧受访时,称医护同行若要罢工,必定不能请病假,要入会后向雇主表示随工会罢工,再到指定地点报到,才会受劳工法例保障,「如果宣布罢工人数够多,足以大家保障大家,未必够胆做秋后算账。」不过,他又声称有心理准备会失去工作。既然有心理准备,为何又要怕被秋后算账?

罗卓尧口头说罢工是迫于无奈,声称医护工会关注长远的病人利益,又称「平时医生已超时工作,夜更是1对20几个病人;现时流感高峰期加上武汉肺炎,更是双重打击」,但他就带头罢工,令原本医疗人手不足的情况更加百上加斤,此时又何谈共同抗疫?

来源:香港文汇报  记者郭家好、黄书兰、杜思文、文根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