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必须尽快清理失德医护人员

顾敏康全国港澳研究会理事

2月3日,反对派于去年12月成立的新工会「医管局员工阵线」(「员工阵线」),借口政府拒绝「全面封关」而发起首阶段罢工行动。他们不仅在全港抗疫关键时期当逃兵,而且以患者做人质要挟政府「全面封关」,完全丧失医护人员专业操守,必须被清理出医护队伍。

必须看到,港府采取防疫措施十分迅速,迄今为止,港府做得不仅比内地城市好,也比上次沙士抗疫要好。就以封关而论,政府也是迅速采取部分关口封闭的措施,有效控制了人员流动状况。目前使用关口的主要是香港居民,封不封关,是否全面封关,这不仅是技术问题,更是权益平衡问题。世卫组织发言人克利斯蒂安-林德迈尔在日内瓦告诉记者,若关闭边界口岸,可能会「失去对人员流动的掌握,再也无法监控(人员流动)」。

「员工阵线」政治目的挂帅

「员工阵线」口口声声说基本法保护罢工自由,这只说对了一半。基本法第27条保护香港居民罢工的权利和自由,但是,基本法第31条也保护香港居民有在香港特别行政区境内迁徙的自由,有移居其他国家和地区的自由。香港居民有旅行和出入境的自由。两者都是香港居民的基本权利,没有谁重谁轻之分;但两者均不是绝对的权利,不可以对抗香港的公共安全和公共利益。如果说香港政府可以根据法律限制香港居民的出入境自由的话,那么,香港政府也可以限制香港居民的罢工权利。这在美国也是如此。

「员工阵线」的主席余慧明只是医管局资讯科技部门的医疗资讯主任,副主席罗卓尧在2014年非法「占中」期间,因煽动学生罢课、闹事等行为多次被捕。在记者会上更是「挂羊头卖狗肉」,请来非医护人员站台做「帮凶」:一位是反对派最大的工会「职工盟」的主席吴敏儿,另一位是被国泰航空解雇的港龙航空公司空勤人员协会总干事施安娜。「员工阵线」在修例风波中成立,其政治立场决定了其行动的性质是将患者作为人质,利用疫情迫使政府让步,实现打击政府和宣扬「港独」的政治目的。「员工阵线」彻底丧失作为医护人员的专业精神,搞政治运动,令香港雪上加霜,只会受到全社会的鄙视和唾弃。

林郑特首日前宣布再关闭4个口岸,令封闭关口达到10个之多,留下3个口岸继续开放,有关措施力度非常大,应该会见成效。虽然林郑特首强调新措施与「员工阵线」罢工无关,但值得注意的是,「员工阵线」已经在收割「成果」,认为政府是在罢工压力下作出部分让步,因此也是不会善罢甘休。

政府必须谴责和处罚有关人士

全国港澳研究会副会长刘兆佳教授指出,如果这次罢工真的迫使政府「就范」,这将创造一个先例,即借着香港人的忧虑和恐惧提出来的要求,是可以达到目的的,可能将强化部分人用激进行动迫使政府让步,进一步延续日后的抗争行动。言下之意十分清楚,政府必须硬起来,既要谴责违背专业精神和职业道德的罢工行为,又要根据法律法规对罢工者采取惩戒措施。医管局向参与罢工的医护人员发电邮,表示不同意他们参与罢工,在法律上而言,是非常重要的一步。

「员工阵线」除了引用基本法外,可能还会引用《雇佣条例》第9条作为依据,因为第9(2)条规定:雇主无权以雇员参加罢工而根据第(1)款终止其雇佣合约。但是,他们恰恰忽略了一个问题,那就是第9(2)条是一个独立条款,它规定了雇主可以不给予通知而终止合约的一般情况:故意不服从合法而又合理的命令;行为不当,与正当及忠诚履行职责的原则不相符;犯有欺诈或不忠实行为;或惯常疏忽职责;或雇主因任何其他理由而有权根据普通法无须给予通知而终止合约。

换句话说,如果员工在没有获得公司批准下擅自缺勤或不履行职务,公司可以用其他符合法例规定的理由解除合同,例如,他们亵渎天职,以病人安危做要挟,就是实施了「与正当及忠诚履行职责的原则不相符」的不当行为,应该受到应有的惩罚。

来源:香港文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