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医护罢工”与“反修例罢工”是同一套路

郭中行资深评论员

因修例风波而成立的所谓「医管局员工阵线」,罔顾香港疫情爆发风险,罔顾病人及市民的安危,发动所谓「罢工救港」,全港公立医院罢工人士接近5,000人,人数不可谓不多,「医管局员工阵线」秘书吴志杰形容参加人数超乎想像的多,对会员的反应感到鼓舞云云。

以香港医护人数约8万人计,5,000人的罢工规模并不算小,但有两点必须明确:一是5,000名罢工人士当中,不少都不是前线医护人员,就如这个工会的主席都不是医护前线,而参与者当中既有医院不同职系员工、有在学的医科学生,也有一班职工盟的「职业罢工人士」,真正前线人员罢工肯定没有5,000人。二是经过这场修例风波,一些医护人员政治凌驾专业和道德,不但在医院内设「连侬墙」,在上班时公然集会喧闹,更有医护因参与非法行动而被捕,已说明香港医护界确实存在一班政治上脑的「黄医护」,被政治蒙蔽了两眼,这些人不多但也不少,所以罢工得到一些「黄医护」响应不足为奇。

是一场政治罢工而不是正常罢工

对于这场医护罢工必须有明确的定性,这不是一场正常的罢工、合法的罢工。正常合法的罢工,根据香港劳工法例,是因为劳资纠纷而发起,但这场罢工却与劳资纠纷无关,而是要求政府「全面封关」,是因为政治问题、政策问题而发起,这是一场政治罢工,而不是正常罢工。香港的法例并不保障政治罢工,这些医护的罢工不合法,也不会得到法例的保障,对于因为他们罢工而影响医院运作,甚至延误病人的治疗,医管局理所当然要对这些没有操守的医护作出内部处分,对于搞手更应严肃惩治,甚至建立一个罢工资料库,让香港的公私医院知道这些「黄医护」的不专业、没有操守的表现。

事实上,这次「医护罢工」与之前持续不断的「反修例罢工」,根本是同一套路,都是借社会议题之名,假借所谓专业团体,通过政治罢工打击特区政府,挑动政治风波。「泛暴派」在修例风波中,一直视「全港大三罢」作为打击政府的「重型武器」,在过去大半年来,在不同界别尤其是航空界、公共交通以至医护界等,都企图发动大罢工,原因是这些界别关系社会民生,牵一发而动全身,只要成功策动罢工,将对特区政府及香港社会造成极大打击。然而,「泛暴派」的图谋始终没有得逞,「大三罢」不得民心,更引起民意反感,结果「泛暴派」恼羞成怒,通过全港大骚乱,到处破坏交通迫使市民不能返工,变相达到「大三罢」目的,最终又惨败收场,「泛暴派」损兵折将,令「大三罢」暂时搁置。

「黄医护」失医德良知医管局应追究

这次医护界的罢工,并非因为防疫而来,而是反修例风波的后续行动,一方面特区政府目前的防疫措施,已经将大部分内地旅客拒诸门外,剩下的大多是港人从内地回来,「全面封关」不但无必要、不科学,更会引来反效果;另一方面,这个「医管局员工阵线」根本是为配合反修例风波而来,更摆明车马是为了策动医护界罢工。即是说,疫情只是他们发动罢工的理由,他们的目的不是防疫,不是为了医护界争取权益,而是为了罢工而来,政府就算「全面封关」他们也不会收货,还是会提出更多的要求,令政府不可能接纳,最终让罢工出师有名。正如修例风波一役,政府已经撤回修例,但「泛暴派」同样没有收手,暴力冲击、罢工依然此起彼落。「泛暴派」及「黄医护」醉翁之意不在酒,他们目的就是要搞事、要罢工,反修例罢工如是,今日医护罢工亦如是。

所以,对于这场罢工的本质必须有清楚认识,这些人不是普通的医护,而是政治上脑的政棍,由他们放弃自身的职责和专业操守那一天起,他们已经不是医护,他们的行为与「泛暴派」没有分别,甚至犹有过之,因为他们一直领取丰厚薪津,纳税人为医护提供这么优厚的工资,是希望他们好好守护市民安危,而不是做「泛暴派」打手,利用自身身份来搞罢工、搞政治。这些「黄医护」失去了医德和良知,医管局理应追究。对于这场政治罢工,政府也不能听之任之,理应引用法例惩处违规医护,树立纲纪,让这些「黄医护」知道,救急扶危的医院不是他们撒野的地方。

来源:香港文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