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医护旷工违守则 市民团体促公开名单

图:进入东区医院前,先有职员为市民量度体温

星岛环球网消息:《大公报》报道,泛暴派组织“医员阵线”发动的医护旷工持续,公立医院紧急服务继续受严重影响,病人受苦。行政会议成员叶刘淑仪表示,“医员阵线”正进行非法罢工,明显是公职人员行为失当,建议政府和医管局申请禁制令制止,并采取纪律行动。市民团体纷纷要求医管局公开罢工医护人员名单,对旷工者进行纪律处分。食物及卫生局称,会适时采取必要措施,维持公立医院运作。

“医员阵线”旷工昨进入第四天。面对各界斥责其提出的“全面封关”无理、旷工危害病人,“医员阵线”自知理亏,昨早企图把焦点转向所谓“不秋后算帐”、局方确保足够隔离设施等,并要求与医管局再次对话。“医员阵线”副主席罗卓尧扬言,若要求不获满足,不排除继续旷工甚至集体辞职。

“医员阵线”非全前线医护

医管局行政总裁高拔陞昨日傍晚再与“医员阵线”会面。“医员阵线”在民意压力下,不再坚持公开会面及特首出席。“医员阵线”主席余慧明则不忘虚张声势,声称两万会员中有七千会员旷工、1.3万会员仍“在前线”,因此医管局不能不理其要求。事实上,“医员阵线”会员并非全是前线医护,包括做行政主任的余慧明,而昨日他们声称的旷工人数已跌至约六千人,连日旷工人数均未达事前号称的九千人。不过按医管局统计,昨日旷工人数与前日一样,均为约五千人。

会面后,“医员阵线”以医管局不保证“不秋后算帐”为由,煽动继续旷工,但余慧明“晚上的我打倒早上的我”,称“集体辞职”是指旷工前出现的情况,而非若旷工没结果而采取的行动。

高拔陞重申,对旷工者的追究要视乎每宗个案,兼备法理情。他又提到,各公立医院按运作需要,已逐步启用备用的隔离病床,由疫情初时的500张增至逾800张,目前使用率为42%,医管局亦不断尽力加快为医护采购保护装备。

对于“医员阵线”持续发动旷工,行政会议成员叶刘淑仪强烈建议,政府向法庭申请禁制令,饬令旷工者停止行动,若不见效,医管局应适当采取纪律行动。她指出,按基本法及职工会条例,罢工权并非绝对,只能专注其所属行业及僱佣关系,而“医员阵线”胁迫政府“全面封关”,并不符该标准,因此违反基本法和职工会条例。她又强调,旷工的医管局职员属公职人员,现时根本是非法罢工,又煽惑其他职员加入,明显是公职人员行为失当。

香港政研会昨日到医院管理局抗议,强烈谴责新型肺炎疫情下弃守岗位发起罢工的小部分医护人员,要求医管局公开罢工医护人员名单,让社会检查医疗系统。

香港政研会主席邓德成表示,罢工医护人员挑战医疗道德底线,罔顾病人接受治疗的权益,以病人的生命作为政治筹码,进行令人无法接受的政治勒索。政研会将不排除向法院申请禁制令,令罢工乱局尽快得到解决。

屈颖妍:病人受损害可索偿

专栏作家屈颖妍指出,医护罢工违反了“医管局行为守则”第五章第2项:“在出现紧急情况时,即使环境困难,我们仍然有责任为市民提供服务。”并将会遭受纪律处分、解僱,甚至被香港医务委员会或香港护士管理局取消专业资格。另外,他们亦有机会因“疏忽职守”导致病人健康受到不必要损害,而面临民事索偿或起诉,更会因“公职人员行为失当”而被刑事拘捕及起诉,罪名成立将被判监。

食物及卫生局回应说,持续数天的工业行动已严重影响公立医院服务,甚至紧急服务及抗疫工作。政府和医管局一直呼吁采取工业行动的医护尽快返回工作岗位,避免进一步影响公立医院服务和病人治疗。医管局会按机制安排替补人手,并设有既定人力资源守则处理员工放假申请及缺勤情况,以及密切监察公立医院的运作情况,适时采取必要措施,维持公立医院的运作。食卫局重申,现时香港面对的疫情十分严峻,呼吁所有医护同心协力,携手抗疫。

35万市民联署促炒黑医护

图:由良心医护和热心网民发起网上联署反对医护罢工,截至昨晚十一时,已有超过35万人联署

一班良心医护和热心网民于2月4日发起网上联署活动(sign.caringhongkong.com),反对医护罢工,促黑医护辞职。截至昨晚十一时,已有超过35万人联署。亦有多个市民团体连日来集会抗议,痛斥罢工医护人员罔顾病人权益,耻为疫情逃兵,要求医管局就罢工事件严肃处理。

斥罢工医护罔顾病人权益

“保卫香港运动”昨日主办“严惩罢工医护逃兵”集会,强烈要求尽快成立纪律委员会严肃调查罢工的所有医生护士,要求撤销其牌照和专业护理资格。

“保卫香港运动”主席傅振中表示,在全球对抗新型肺炎的生死关头,罢工医护抛下病人和同袍于生死之间,无差别打击病人,耻为疫情逃兵,严重违反医护的专业守则。

傅振中指出,对于失德失职的医护人员,强烈要求当局尽快成立纪律委员会严肃调查罢工的所有医生护士。

若罢工医护人员令到病人延迟医治、失去应有的公共医疗服务,局方应立即撤销他们的牌照和专业护理资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