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屠海鸣:"罢工医护"写下了医护史上可耻一笔

医护人员应以救死扶伤为己任,素来被誉为“白衣天使”;然而,当病毒疫情来势汹汹,香港750万居民健康受到严重威胁,在“医管局员工阵线”的策动下,2月3日到今天,竟然有累计千余名香港医护人员以请假的方式罢工,逃避救死扶伤的责任。这是香港医护历史上的第一次,也是世界医护历史上罕见的!

相比于全港7.9万名医护人员的数字,1000多人只能算是“极少数”,但这开了一个恶劣的先例,这些人玷污了“白衣天使”的称号,与祖国内地各省份医护人员争相驰援武汉的情景相比,更是天壤之别。

作为专业人士,医护人员当然可以提出防疫的建议,但无论理由如何冠冕堂皇,危难关头,擅离职守,都是不能让人原谅的!一些医护人员的五天罢工,为他们职业履历上留下了一个醒目的污点,也在香港医护史上写下了可耻一笔!

罢工的理由完全不能成立

香港工会有权利组织罢工。那么,“罢工”是如何定义的?根据《职工会条例》第2条,罢工是指“一群受僱用的人经共同协定而停止工作,或任何数目的受僱用的人因发生纠纷而一致拒绝、或经达成共识而拒绝继续为某僱主工作,作为迫使他们的僱主、另一人或另一群人的僱主,或任何受僱的人或一群受僱的人,接受或不接受僱佣条款或条件。”

这里清楚地表明,“罢工”是受僱的人与僱主之间的事情。医管局员工的僱主是医管局。而“医管局员工阵线”提出“全面封关”的要求,显然已经超出了僱主的权力范围。因此,从法律定义上讲,这个罢工是不能成立的!

此次“罢工”的理由被称为“新五项诉求”:“禁止任何旅客经由中国内地入境、落实确切方案确保口罩供应充足、提供足够隔离病房、提供足够配套予照顾隔离病人的医护、公开承诺绝不秋后算帐。”

第一和第五项都具有明显政治倾向,要挟特区政府“全面封关”,阻止内地人来港。事实上,武汉“封城”后,特区政府接连四次出台防疫措施,内地也暂停了内地赴港澳旅行签注,入关人士九成为香港居民。目前出入境的都是港人,要么家住内地返香港打工,要么住在香港到内地工作,这样的出入境人次每日约十万之众。病毒并不能自动识别内地人、香港人、外国人,任何从内地进入香港的人士,都有可能携带病毒。“医管局员工阵线”把防疫变成了拒绝内地人入境,这完全是把防疫问题政治化。

至于第二、第三、第四项具有一定专业性,但面对突如其来的疫情,谁也没法在这么短的时间里百分之百的满足这些条件,特区政府正在尽全力解决。比如,通过特区政府的争取,在内地口罩非常紧缺的情况下,中央政府最近向香港特区紧急调拨350万只口罩。

作为医护人员,难道要等所有的风险都消除了才去医治病患吗?恐怕到那时候,许多人已经命丧黄泉!

内地医护人员令香港自惭形秽

当香港一些医护人员以种种借口临阵脱逃的时候,不妨看看内地的医护人员在做什么?

在处于疫情爆发地的武汉,许多医护人员一天连续工作十几个小时,高峰时期,平均一名医生每天接诊一百多病人;

在内地各省份,许多医护人员写“请战书”,发出“国有战,召必回,战必胜!”的声音,主动要求参加“武汉战‘疫’”;

在许多救治和防控的前线,“父子兵”“夫妻档”“姐妹花”并肩作战,他们“逆行”的身影,成为抗疫一线最动人的风景;

在隔离病区,为避免上厕所而更换隔离服的麻烦,节约更多时间救治病人,许多医护人员一整天不喝水,“成人尿不湿”也成为必备品……

截至目前,全国各地已经有超过7000名医护人员汇聚武汉,还有2000多名医护人员正在路上。

那从团圆饭的餐桌旁匆匆离去的脚步,那长时间戴着口罩被磨伤的脸庞,那累得和衣而卧在地板上的睡姿,那不停奔忙在医院走廊和病房的身影……这一切都在告诉人们,“白衣天使”应该是什么样子?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这不仅仅是勇气的体现,更是良知的驱驶,是对民众健康的关爱,是对南丁格尔精神的尊崇,这才是医者的职业精神!

相比之下,香港一些变相罢工的医护人员何等自私和卑劣!他们应该为自己的“请假”感到羞耻!

无良医护的执业资格应被取消

疫情还在蔓延,谁也无法预言接下来的战斗会惨烈到何种程度,但经历过沙士的人们都应想到病毒扩散的巨大风险,我们宁可把情况想得更严重一些,把准备工作做得更充足一些。这首先需要全港所有的医护人员齐心协力、团结一心、无私奉献。

然而,由于少数无良医护人员的缺岗,香港的医护力量不仅没有加强,反而还在削弱。近日,就连新生儿和孕妇也缺乏人手照顾,这很容易导致医疗事故。

到了如此危急关头,一些医护人员还在讨价还价,不答应条件就不作为,那么,我们要这样的医护人员何用?走遍全世界,也很难找到这样的“白衣天使”!

下一步,如果政府宣布疫情为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启动应急机制,那么,医护人员不作为就应依法受到追究,任何人也没有资格承诺“绝不秋后算帐”!在此之前,少数医护人员当“逃兵”,医管局应将此作为不良纪录入案,并检讨取消一些情节严重者的执业资格。

作者:屠海鸣 港区全国政协委员、香港新时代发展智库主席

来源:大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