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港媒:“祸港罢工”妄图为反修例暴乱续命

本港出现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首宗死亡个案,特区政府正在全力防疫,但部分本来应该站在医院最前线的医护,却纷纷离开岗位,在医院最急需人手之时发动罢工,表面上要求政府“全面封关”,但其实现在政府的防疫措施,严厉程度已与“封关”不遑多让,这些医护仍然不收货,仍然威胁要将罢工升级,职工盟也乘机闹事,发动旗下工会扬言要在运输业界发动罢工,与“黑心医护”互相呼应。现在整个罢工行动的脉络已经相当清晰,“祸港罢工”不过是妄想为反修例暴乱续命,将这场已如风中残烛的暴乱延续到9月立法会选举。

因为所谓“全面封关”等五大诉求得不到满足,“医管局员工阵线”一意孤行扩大罢工规模,对公立医院的服务造成极为严重影响,急症室、新生婴儿深切治疗部受到冲击尤为显著,非紧急服务近乎关闭,个别医院的紧急服务亦受影响。显然,“医管局员工阵线”是故意在香港医疗系统极为吃紧之时发动罢工,趁火打劫,通过瘫痪医院运作,迫政府就范,其所为等如是以病人以及香港市民的安危作筹码,这些医护已经丧失了医德和人性,他们不单是“黄色医护”,更是“黑心医护”。

趁火打劫 趁病勒索

这个工会是因为反修例而来,他们向政府提出的所谓诉求,也是以所谓“五大诉求”作包装,这个工会的幕后搞手是职工盟,由一班“职业罢工搞手”筹办,再加上一班政治蒙蔽理智的医护站上前台,因而有了这场令香港医护蒙羞的罢工。毫无疑问,这是一场“政治罢工”,而非正常罢工。在香港,罢工权利受到基本法和香港法例保障,但根据《职工会条例》和《僱佣条例》,罢工要得到法律保障要符合两个要求:

一是必须由工会发起,并由工会正式向僱主递交罢工通知,而相关僱主也容许行动,那僱员便可获得“僱主不能解僱参与罢工员工”的权利。

二是必须出师有名,罢工是由于劳资纠纷而发动。《职工会条例》明确指出罢工须因为“受僱用的人因发生纠纷”,当中的纠纷是“劳资纠纷”而不是政治纠纷。

现在“医管局员工阵线”的所谓“五大诉求”,聚焦的都是政治问题,而不是因为劳资纠纷,既然是政治罢工,自然是不合法,也不会受法例保障。这既然是一场政治罢工,出发点自然也是为了政治,而不是为了防疫,所谓“全面封关”不过借口而已。

从这次罢工的套路看来,与反修例暴乱中的连场罢工都是如出一辙。先由泛暴派主导的工会出来做发起人,负责前台工作,背后则是职工盟及一众泛暴派政客主导。接着,他们大肆炒作议题,挑动市民不满,就如反修例一样,其间他们的“文宣组”会制作大量假文宣来制造恐慌,不断抹黑特区政府和建制派,利用疫情做文章。之后他们又会提出一些不可行、不合法、不合理,也知道政府不会接纳的诉求,目的是让政府否决继而令他们的罢工出师有名,所谓“五大诉求”也是这些路径,反修例时要特赦、要立即实行“双普选”,现在又要“全面封关”,要“锁关封港”,都是假议题,是为了让罢工制造理由。

有了这些铺垫,就可以发起业界罢工,当中主要参与者是一班泛暴派的业界桩脚,为了令罢工造成声势,泛暴派一方面再次以破坏、纵火、堵路等手段迫使市民不能返工,变相“被罢工”。另一方面,职工盟其他工会也会借机发难,就如近日职工盟属下的“巴士业职工会联盟”,同样以未“全面封关”为由,酝酿发动罢工或工业行动。这一番套路,与反修例暴乱中的操作是如出一辙,说明这场医护罢工根本就是反修例暴乱的后续行动,根本不是为了防疫。

持续超过大半年的暴乱,已经师老兵疲,泛暴派近期动员乏力,只能采取流寇式的破坏、掷汽油弹,主因是不能也非不为也,不是泛暴派收手,而是他们实在动员不了,核心暴徒抓的抓,逃的逃,剩下的只有一班入世未深的青年、幼童,暴乱将很难持续下去。所以,泛暴派唯有采取最安全、最不会被捕的手段,通过罢工持续向政府施压,持续挑动政治风波,这场疫情正好给了泛暴派搞局的机会。在当前人心虚怯之时,医护的诉求较易触动民情,以此发动罢工更加容易,而一班“黑心医护”又可在罢工的大旗下,安全地搞政治,做逃兵,他们自然乐于参与。

这场罢工的本质已经很清楚,这是一场政治罢工,也是一场配合反修例暴乱,由泛暴派、职工盟策动的政治行动,目的是继续激化政治对立,为“黑暴”打掩护,为反修例暴乱续命。对于这样的罢工,特区政府更没有手软之理,必须让这些“黑心医护”付出代价。

作者:方靖之 资深评论员

来源:大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