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前线医护痛斥罢工枉顾市民生命 愧对身白袍

星岛环球网消息:大公文汇全媒体报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持续,全国各地先后有超过6000名医护人员赶赴湖北支援抗疫工作,但是在千里之外的香港,危急关头下“医管局员工阵线”居然声称发起逾9000人参与的罢工,令市民人心惶惶。日前一位在手术室工作的医护人员陈小姐公开斥责,此刻发起罢工等同置市民生命健康于不顾,把香港市民的衞生权益当作政治抗争的手段,希望医管局能够公布罢工医护的名单,并作出严惩。

医护穿上制服就应放下自我

连日来“医管局员工阵线”不断发动罢工,病人叫苦不迭,“灾区”由急症室紧急服务、癌症手术,扩大至心脏血管治疗、预约剖腹产子。陈小姐亦表示,她所在的部门无论是中层管理人员、护士、医护助理都有过半数参与罢工,原本可运作的6间手术房,现在只能勉强开到3间,日间手术完全停止。

陈小姐说,“很多病人无论手术大小,光是排队等手术都要两三年,有的老人家做眼科手术可能都等了6至8年,医护罢工损害了他们的利益”。反观很多一级工人和二级工人却谨守岗位,也有很多正在放假的同事或者退休的前辈返回医院,加入到抗击疫情的一线,帮助病人。

陈小姐对这次参与罢工的同行感到不齿,“穿上制服就要以病人的利益作为最大依归”。陈小姐反问“这么多病人躺在病床上,等待做手术,等待做康复,罢工的医护随意就扔下病人,到底有没有想过病人的感受,有没有想过仍然坚持服务的前线同事?”

陈小姐指出,行医时不能带个人偏见,需尊重病人及保护他们的私隐,这是医学生首日入医学院、披上白袍的承诺。一声声“医护无奈”,一句句“罢工救港”,并且以不容商讨之姿胁迫政府接受自己诉求,等同把香港市民的衞生权益当作政治抗争的手段,恐怕已超出其责任范围。

罢工失医德 愧对身白袍

2003年沙士,陈小姐站在最危险的前线,在手术室里帮病人插喉管。她回忆当年全港的医护对疫情的源头和传播途径认知不明,防护设备也不足,“不知道什么时候派下一个N95口罩,每日工作完就只能用纸袋装着口罩,留着第二天继续使用”,即便是在这么艰难的情况下仍然克服疫症,赢得漂亮的一仗。

“反观今日,新型冠状病毒已确认,且已有测试方法,亦有医疗应对措施,欠缺的却是人心齐一。有些医护害怕疫情,却不辞职,企图用罢工的手段威胁政府,枉顾病人利益,不仅感到忧心,更多的是痛心。”

陈小姐认为,医生的天职就是帮助病人,无论何时都要坚守自己的岗位,穿上制服对待病人就应没有颜色、国籍和贫富差距之分,每一位进入医院的病人都需要照顾,这才是医护存在的价值。她强调“那些企图用罢工来瘫痪医院运作的医护没有医德,愧对于身上的白袍,应该马上辞职”,促请医管局正视罢工问题,公开罢工医护的名单,并作出相应惩处,令前线能够齐心打好抗疫之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