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医员阵线"收600万会费 再伙职工盟搞"抗争基金"掠水

图:“医员阵线”利用学联办事处运作,图为罗卓尧(左二)与张嘉祺(左三)日前离开学联办事处\大公报调查组摄

星岛环球网消息:《大公报》报道,煽动医护罢工的医管局员工阵线(医员阵线)终于露出狐狸尾巴。该机构继狂收600万元会费后,昨日再伙同职工盟发起“防疫抗争基金”筹款掠水,惟未提是否公开帐目。基金用途包括工会行动,而早前医员阵线收会费时已声称用于“日常运作”。《大公报》记者调查发现,医员阵线现用学联办事处运作,并从该处取用扩音器、示威牌等物资,又用教协办事处开记者会,省下不少开支。职工盟亦已有不同受资助渠道,负责审查拨款的基金信讬人则由职工盟和医员阵线自家成员担任,有网民质疑其黑箱作业。

医员阵线宣称目前招揽到两万会员,按每人每年须交300元会费计,其现时已稳袋600万元。医员阵线声称,会费用于日常运作,惟至今未公布详情。

由职工盟代收捐款

医员阵线昨日再度获职工盟主席吴敏儿“站台”,并在教协办事处开记者会宣布发起“防疫抗争基金”筹款。基金用途包括:支援不同工会因疫情而发起的集体行动,例如罢工,以及参与者被“秋后算帐”而面对的经济和法律所需。不过,医员阵线记者会上全程不提已藉“日常运作”之名收取600万元会费,职工盟亦常设劳工权益基金、在大小游行及工业行动中筹款,以及曾常年收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NED)辖下的美国国际劳工团结中心资助约1300万港元。

而医员阵线早前发动医护旷工时,曾强调有权“罢工”,如今突筹钱应对纪律处分,似乎自知理亏、对行动的合法性无信心。行政会议成员叶刘淑仪近日指出,医员阵线以罢工胁迫政府“全面封关”,并不符基本法及职工会条例对罢工的规定,即只能专注其所属行业及僱佣关系。

基金筹款由职工盟代理,包括转帐至其银行户口、邮寄支票到其办事处。吴敏儿初时声称,疫情结束后,余款会交回医员阵线;她之后与律师商量,才修正称余款要交给“支持劳工权益的非牟利团体”,但未讲明是哪些组织,亦未提到基金为何由职工盟代收捐款,更未提及公开帐目。

要获基金支援,受助者须以工会会员身份参与集体行动,而审查工作由基金五名信讬人负责,但其实根本是自己人拨款给自己人。五人包括:吴敏儿、张嘉祺、医员阵线主席余慧明、医员阵线委任的工会组织代表即香港资讯科技界工会主席邓卓文、医员阵线委任的一名律师。面对质疑,吴敏儿随即卸膊让张嘉祺回应。张辩称,信讬人审查时,是以个人名义、独立于医员阵线的身份云云,完全答非所问,带记者游花园。

煽动罢工 失败收场

不过,谈起职工盟牵头计划的多个行业工会罢工,包括职工盟属下港龙空勤人员协会,吴敏儿顿时眉飞色舞,一副操盘手的模样。她声称,基金筹得的款项亦可用于医员阵线以外的工会,并大谈港龙空勤人员协会等工会即将发动罢工。但事实上,港龙空勤人员协会昨晚的会员大会,仅420人赞成罢工,未达该会拟定的600人门槛;而其他工会的所谓罢工计划,吴敏儿在医员阵线旷工期间已放风,惟至今只闻楼梯响。

吴敏儿又扬言,这次筹款不设上限,估计所需数目不小,因此很需要捐助,以财务力量支持罢工。而医员阵线早前发动医护旷工时,讲明是担心疫情、为香港好云云。吴敏儿自始至终亦未能提供可能的求助人数,而事实上现时无人受纪律处分。有网民质疑,职工盟本有自己的医管局工会,如今多番靠近医员阵线,有利用其掠水、造势之嫌。

搞事后掠水成指定动作

图:“医员阵线”旷工行动失败后,竟举杯庆祝,气氛相当欢乐

通过炒作大小社会事件、进而成立基金筹款,如今几乎成为泛暴派的指定动作,纵使泛暴派不同名目的基金早已不计其数,而且泛暴派各政团亦一直趁历次游行筹款,赚得盘满钵满。而泛暴派藉“抗争”之名设基金掠水的操作,亦可谓劣迹斑斑。

去年暴乱之初,泛暴派便迫不及待成立“612人道支援基金”,声称援助暴徒。大公报在该基金宣布成立翌日,便踢爆其掠水自肥的企图,包括以行政费为名向泛暴派自己友出粮、筹款用途可无限演绎至泛暴派政客热衷的举办活动及出席国际会议、法律援助范围限定为“我方法律开支”等。结果一一应验。

去年泛暴派亦以司法覆核紧急法为名,向市民众筹385万元打官司。不过所谓“负责监察”帐目及运作的缪亮和韦志坚,以及受委讬打官司的名誉资深大律师陈文敏、资深大律师李志喜,其实皆为泛暴派“自己友”。而这次众筹超额完成的部分,最终拨给了两个一直帐目千疮百孔的泛暴派“钱箱”:“守护公义基金”和“612人道支援基金”。

另外,向医员阵线借出办事处的学联,亦曾被揭发旗下收租物业的帐目混乱长达数年。学联2013/14年财务报告中,有一笔高达一千万元、但来历及用途不明的资金,当年财务报告更被发现照抄以往旧内容,而医员阵线副主席罗卓尧正是当时的学联常委。

做完罢工骚庆功 市民闹爆

大公报昨日独家揭发,发动医护旷工的医员阵线,虽声称担心疫情扩散及因旷工失败而落泪,但其头目却在昨晚旷工告终后,齐齐聚首打边炉劈酒,其间不时举杯欢呼,气氛欢乐,俨如完成任务后的狂欢。

该调查报道引起网民纷纷转载及热烈讨论,其臭名甚至远扬到内地微博。有网民怒言,医管局必须严肃处理这次恶性旷工,给连日来坚守岗位的医护及受影响的病人一个交代。有网民直指,涉事者终于露出狐狸尾巴,根本配不上“医护”二字。

不知是否因深受报道打击,医员阵线主席余慧明、副主席罗卓尧,在昨日与职工盟宣布成立“防疫抗争基金”的记者会上不见踪影。当晚被拍摄到打边炉期间带头举杯的司库张嘉祺,在记者会上则表情严肃。

他开场发言时一直低头读稿、不敢望镜头,答问时亦声线低沉,似乎十分忧心沮丧,全无前一晚队酒时的兴奋。

短评:工棍黑手幕后发功

医员阵线为何发动医护旷工?看了大公报昨日的调查报道,网民惊呼“明晒!”叫人旷工,自己却袋足会费同筹款,再走去晚晚队酒、夜夜笙歌,这样的工棍你是否似曾相识?

没错,近期常在医员阵线主席余慧明身边出现的人,正是职工盟主席吴敏儿。此女是著名工棍李卓人的徒弟,掠水功夫堪称青出于蓝。再加上戴耀廷的高徒、医员阵线副主席罗卓尧,这场旷工真可谓泛暴派丑陋伎俩之集大成者。

响应旷工的医护被耍得团团转,正为会否被纪律处分担忧不已;连日来坚守前线的医护做牛做马,为病人不顾安危也顾不上家庭团聚。医员阵线却能歌舞升平,究竟钱从何来,谁又须为这荒唐闹剧埋单,公众必须得到一个交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