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港媒:暴徒是疫症蔓延的帮凶

2003年上半年,香港遭受“沙士”袭击。尽管当时特区政府开展基本法23条立法工作已引起“拒中抗共”政治势力强烈反对,但是,后者没有因为“沙士”源于内地而提出破坏香港与内地关系的要求。

17年后的今天,香港遭受也是源于内地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冲击,“拒中抗共”政治势力立即把矛头对准内地,在世界卫生组织尚未对疫情定性前,便向特区政府要求全面关闭香港与内地的出入境通道,禁止内地居民以游客身份进入香港。

事实是,即使世卫组织1月30日宣布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已构成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但是,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解释,世卫组织发布疫情为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的主要原因,是目前疫情还在发展,需要做更多研究,特别是卫生系统脆弱的国家要加强疫情应对。他强调,世卫组织不赞成甚至反对对中国采取旅行或贸易禁令。

特区政府遵循世卫组织的决定,拒绝“拒中抗共”政治势力关于全面禁止内地游客的“封关”主张。然而,2月1日,“拒中抗共”政治势力控制的一个名为“医管局员工阵线”的团体,竟然以所谓投票表决方式通过决议,要求香港公立医院的医生和护士以罢工来逼迫特区政府“封关”以全面禁止内地居民以游客身份进入香港。

“医管局员工阵线”是2019年12月成立的,该组织八名核心成员,至少三人或者公然支持“黑色革命”暴乱,或者与支持“黑色革命”暴乱者关系密切。2月1日投票赞成罢工者仅3123人,仅占香港医院管理局79659名员工的3.9%。显然,他们不代表香港公立医院绝大多数医护人员。他们公然玷污世界医护工作者所公认并坚守的以救死护伤为天职的神圣传统,不配做医生或护士。

视新冠病毒为遏制中国机会

值得重视的,是2003年“拒中抗共”政治势力没有把“沙士”政治化,为什么2020年他们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政治化?因为,世界进入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而中国包括香港正处于大变局的风口。中美两国在21世纪前半叶的全球位置调整,是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核心。香港作为中国的一个特别行政区,被美国利用来做全面遏制中国的一个前哨阵地,于是,就有了长逾半年多仍未结束的“黑色革命”。

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爆发前,“黑色革命”暴乱有所收敛,但未被平息。“拒中抗共”政治势力后台老板是在窥测时机,发起新攻势。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爆发后,他们感到机不可失。美国政府率先撤走在武汉的外交官和美国公民,把对中国的旅行警告提高至同伊拉克、阿富汗一样的最高级别,美国一些官员相继发表对中国不友善的言论。在美国带动下,西方若干国家煽起排华风潮,个别媒体甚至散播谣言称新型冠状病毒系中国研制的生物武器外泄。

在香港,“拒中抗共”政治势力暂时收起“五大诉求、缺一不可”,改为要求“全面封关”禁止内地居民以游客身份进入香港。在“医管局员工阵线”发起罢工的同时,“拒中抗共”政治团体以其立法会议员联合声明、其所控制的17个区议会主席联合声明以及其18个区议会议员联合声明等形式,也要求特区政府“全面封关”禁止内地居民以游客身份进入香港。“五大诉求、缺一不可”的宗旨是夺香港管治权、进而变香港为独立政治实体。“全面封关”禁止内地居民以游客身份进入香港,旨在进一步加剧分离主义,是为夺香港管治权、变香港为独立政治实体服务。所以,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政治化,是“黑色革命”正在继续的新表现。

不能不指出的,是个别属于建制派的政治团体,竟然拾乱港派之牙慧,也要求特区政府“全面封关”。他们也许是为了今年9月第七届立法会竞选而与反对派争民意。但是,他们应当明白,这是政治自杀行为。跟在乱港派后面,不仅争不到民意和选票,相反,会丧失自己的政治基地,“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最终失去的不只是选票和议席,而是在香港无立足之地。

作者:杨 坚 资深评论员

来源:大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