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江乐士:彭定康与"香港观察"铁了心要跟香港过不去

在许多政治机构中,但凡犯了政治错误、特别是那些损害组织声誉的人,通常都会黯然离开,至少也要遭到处分。但凡事也有例外,远在伦敦的智库“香港观察”即是一例。其创办人兼主席罗杰斯(Benedict Rogers)于上月指责香港警察处事不当,于英国驻香港领事馆门外拘捕一名示威者,无视“外交礼节”。英国外交部随后反驳他的无理指控,以致他面子全失,但他还是赖死不走。

作出如此诽谤和误导性的指控,罗杰斯不但没有辞职,就连致歉也省了,只是一直假装若无其事。很明显,他一心把“香港观察”塑造成散播假新闻的反华工具,哪怕消息是多么无稽,他都一律不会错过。

“香港观察”成散播假新闻反华工具

他的最新“杰作”是以纪念英国自由民主党前领袖阿什当(Paddy Ashdown)为名义,在2月3日搞了一场讲座,并邀请前港督彭定康出席演讲。这位反华前港督当然没有令他失望。彭定康的演讲充斥着偏执言论、歪理和偏见,为“香港观察”延续其反华任务提供了不小的动力。

在演讲中,彭定康不放过任何可利用来攻击香港或中央政府的话题。他再次鼓起如簧之舌抹黑香港特区和中央政府重提反颠覆法,称对此感到“惊讶和难过”。然而,他清楚知道《基本法》23条要求香港订立国安法,香港回归祖国已经近23年,不能再回避这项宪制义务。

彭定康同时再度挑战香港的法治, 居然要求特区政府特赦在抗争活动中被捕的人士,理由是香港有特赦先例。但他无视1977年实施大赦的情况与今次情况截然不同。不过,公平地说,彭定康可能被他在香港的代理人(尤其是公民党之流)所误导。

1977年,当时的港督麦理浩因为警察哗变、与廉政公署发生激烈冲突而被迫要求廉政公署终止调查警察贪污,但这并不是像彭定康想的那样可以作为一个大赦的先例,因为麦理浩作出这个决定是为势所迫,并非出于个人意志。

所幸的是,这种情况不再会有,因为《基本法》已提供宪制保护,规定“香港特别行政区律政司主管刑事检察工作,不受任何干涉”(第63条),以及“香港特别行政区设立廉政公署,独立工作,对行政长官负责”(第57条)。既然《基本法》第48条第2款要求行政长官负责执行基本法,任何试图干涉目前进行中的案例都属于违法,彭定康的提议也不例外。

而且,虽然《基本法》第48条第12款赋予行政长官权力,可以赦免或减轻刑事罪犯的刑罚,但是特首行使这项权力的情况非常罕见,行使这项权力必须要有合理的依据--例如罪犯已经奄奄一息,或者曾帮助当局打击犯罪活动,或者作出了异常英勇的行为。大赦绝不能像彭定康所想的那样为了某种政治理由(例如绥靖激进派)而在无可奈何之中作出的权宜之计。

罪恶三人帮诋毁香港警队

彭定康又鹦鹉学舌般重述黑衣暴徒的所谓“诉求”--“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声称如果过程不透明,就很难恢复市民对警察的信心。他的话对黑衣暴徒而言无疑很中听,因为他们就是希望利用独立调查抹黑警队,破坏警队的士气。

与此同时,“香港观察”的另一拥趸、英国“跨党派国会香港小组”议员Alan Carmichael要求英国政府向联合国提出所谓香港警察践踏人权的议题。由此可见,由彭定康、Carmichael和罗杰斯所组成的罪恶三人帮沆瀣一气,多方面、有步骤、有计划地诋毁香港警队,破坏其形象,这正正是黑衣暴徒所期待的。对此,所有真正爱护香港的、有正义感的人都必须予以抵制。

彭定康的演讲无疑让“香港观察”那帮人很受落,但却再次向世人展示其人格低劣,他对香港的指控也会被人嗤之以鼻。(本文的英文版原文刊登于《中国日报香港版》评论版面,内容有删减。)

作者:江乐士 前刑事检控专员

来源:香港《文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