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防疫之难:内有黑医护外有黑暴徒

香港防疫战正进入关键阶段,这场防疫战较2003年沙士时更为严峻,这不但由于这次“新冠肺炎”的传播力较沙士更加迅猛,更令人难以防备,而且当年应对沙士时,香港社会基本做到同心同德,就是乱港派也没有过分拖政府防疫后腿,前线医护更是前仆后继,抢险救人。

但今时今日,特区政府防疫工作却面对着内忧外患,在内部分肩负前线救援重任的医护人员,在大战当前却大搞政治罢工,趁火打劫;在外一班黑衣暴徒仍然死心不息,藉疫情继续发动各种暴力冲突、破坏,甚至恐袭式行动,向健康院投掷汽油弹,在医院内放置炸弹。这些行动不但罔顾人命安全,更是严重干扰政府防疫工作。香港如果出现大规模疫情,黑医护、黑暴徒就是“香港罪人”。

“医管局员工阵线”发起的罢工最终惨败收场,不但政府没有答应任何诉求,绝大多数医护人员亦坚守岗位,罢工黑医护不单自讨没趣,更引起民意反感。至于由乱港派立法会议员李国麟掌控的护协,也打算发起罢工。这说明黑医护仍然死不悔改,他们已经政治上脑,失去人性和医德,无可救药。

当前香港感染人数持续增加,其中更出现本地感染个案,病毒可能已在社区蔓延。香港人口密集,倘爆发社区大规模感染,后果不堪设想,沙士时的惨痛教训仍然历历在目。要遏止社区大爆发,必须守好入境关以及医院关。现在政府“严防控关”,要求所有经内地来港的人士都需要强制隔离检疫14日,措施严厉压缩跨境人流,从而将病毒散播的速度和广泛程度减至最低,基本上已经将有风险的人流阻截在关外。

但同时,不能排除已经有受感染的个案进入香港而未有察觉,基本上这些人是很难追踪,只能够在发现后尽早隔离及治疗,当中的重中之重就是医院。医院是最大机会出现交叉传染风险的地方,要守好医院关,除了要加强对前线医护的支持和保障外,更要确保有足够人手,让医护有足够时间休息。但现在社区爆发风险已迫在眉睫,“医管局员工阵线”、护协、李国麟之流还要搞罢工,进一步削弱前线捉襟见肘的人手,令坚守岗位的前线医护百上加斤,令他们及病人暴露于风险之中,这些人是香港防疫战的“吴三桂”。

香港防疫战的吴三桂

在香港最需要医护履行职责之时,黑医护却是政治上脑,一心搞罢工反政府。另一方面,在全社会希望团结一致防疫时,黑暴徒仍然没有停过的搞事,近日不断藉所谓隔离营问题、藉一些诊所接收疑似病人的问题,到处堵路、纵火、破坏,甚至发动恐袭式的炸弹袭击。暴徒知道“反修例”已没有市场,于是故意藉疫情发难。固然,没有人喜欢在自己家附近设隔离营,但反对也要讲道理:

一是现时政府因应疫情,开设18间指定诊所作准备,并按疫情发展,分阶段启动7个联网下的指定诊所,以应付轻微症状的发烧个案求诊,减低社区传播机会。这些诊所并非处理“新冠肺炎”,只是应付疑似个案,难道诊所连接收轻微症状的发烧个案都不能?

二是炒作一些隔离营问题,完全是上纲上线。所谓隔离营选址,大多与民居有一段距离,又或是在安全上已做足保障。况且,进入隔离营人士,根本不可能到处乱走,又怎可能会传播病毒?这些炒作根本不值一驳,但黑暴就是利用现时人心浮动,利用市民的恐惧情绪,到处煽风点火,造谣造假。说到底,这不过为他们的破坏制造理由而已。

然而,请问暴徒在明爱医院厕所放炸弹、向伍若瑜夫人健康院投掷汽油弹,是哪门子的防疫措施?除了伤及医护及病人之外,又可以发挥什么作用?请问黑暴徒到处堵路、纵火,又与防疫有什么关系?除了干扰政府防疫,制造人群聚集及冲突,加剧病毒传播风险之外,又可以产生什么后果?目前警队已经承担起不少防疫工作,既要维护治安,又要协助政府防疫,工作压力已经相当沉重,黑暴徒却要继续发难,继续煽动骚乱,到处破坏,制造警民冲突,这些行为都是在扯防疫后腿,破坏香港的防疫防线,罔顾740万港人的安全。为了政治目的,这些暴徒已经失去了人性,再加上一班毫无大局观的“和理非”,防疫战之难打正在于此。

作者:方靖之 资深评论员

来源:大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