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劏房乱驳渠居民忧播毒基层防疫靠自救

大公文汇全媒体记者李斯哲报道:新冠肺炎疫情不断蔓延,令香港人心惶惶,出现一罩难求,抢购清洁用品及食物潮等的情况,加之近来社会持续动荡不安,而政府及整体社会的防疫应对措施不足,青衣长康村康美楼怀疑出现病毒经喉管传播情况,劏房户、板间房等居住空间狭窄的市民面对疫情更是压力巨大。目前全港劏房居住人数约21万,劏房环境空气不流通、渠口乱驳,恶劣的环境,加上居民缺乏防疫物资,恐成播毒温床。

劏房水渠乱驳恐播毒

葵涌劏房居民大联盟通过调查107位居于不适切居所的住户后发现,超过6成受访劏房户担心居住环境容易感染疫情。曾居于劏房的联盟义工师傅陈先生告诉记者,劏房大多渠口乱驳,经验所观察超过一半没有U型渠,而直渠无法发挥隔气作用,「倒几多漂白水都无用」,他表示,「一些一劏八的单位,业主把一条污水渠改装,让4个单位共用,A房洗澡,污水倒流到B、C、D房,非常容易传播病毒」。

葵涌劏房居民大联盟发现超过6成受访劏房户担心居住环境容易感染病毒。 (大公文汇全媒体记者李湃丰摄)

葵涌劏房居民大联盟发现超过6成受访劏房户担心居住环境容易感染病毒。(大公文汇全媒体记者李湃丰摄)

记者此前走访多个劏房和笼屋户,发现大部分房间只是用木板简易隔开,床板和墙上布满木蚤,厨房和厕所甚至只相隔一个折叠门,卫生情况堪忧。400多平方呎的房子可以被劏成10间上下床的房,人均居住面积不足50呎。同时绝大部分业主未有依法聘用政府认可的工程公司改装单位,劏房渠道乱驳,没有U型渠,经常发生污水倒灌、传出恶臭等情况,加上人口极度密集,潜在社区感染风险非常大。

商家囤货居奇基层为省口罩重用3日

基层劏房户除了要担心水渠传播病毒外,他们更担心缺乏防疫用品。大联盟调查发现,近8成受访者表示没有足够的防疫用品,包括口罩、漂白水、酒精搓手液等。最近因疫情蔓延,市民忧心社区有「隐形病人」播毒,人人争相抢购各种防疫物资,导致价格飙升,基层继「劏房」后再被「劏口罩」,令原本的生活雪上加霜。

有无良商家将口罩分拆后售卖,70元可购得10个口罩,看似可负担,实际上却是天价,等同350元一盒的价钱,是原来售价的10倍。网上流传一张图片,指口罩成为最新的「财富指标」,指家中储备30盒口罩就是「富豪」,1盒以下则是「赤贫」,图片引起不少港人共鸣,表示疫情下是「财(口罩)不可以露眼」。

有劏房居民清洗口罩晾干重用(葵涌劏房居民大联盟供图)

有劏房居民清洗口罩晾干重用(葵涌劏房居民大联盟供图)

为了节省口罩,很多劏房户会选择减少外出,或者透过蒸、暴晒、酒精清洗等方式「消毒」或「清洁」口罩后重用。75岁彭女士和丈夫居于劏房,丈夫患癌症及心脏病,每月至少去医院覆诊3次。她向记者表示,家中仅余数个口罩,为把存货留给丈夫,她戴口罩时会用一块纱巾夹在外科口罩内,借以重用口罩3日。「政府说要加强消毒清洁,我都知啦,但是这么贵我怎么买呀?政府有没有做过什么事帮下基层市民?」劏房住户的环境本来已是空间狭窄、人多口杂,长时间留在家中可能会对健康不利,但是外出又没有足够的口罩防护,令不少劏房居民陷入两难。

彭女士展示已经重用3天的口罩。 (大公文汇全媒体记者李湃丰摄)

彭女士展示已经重用3天的口罩。(大公文汇全媒体记者李湃丰摄)

基层劏房户的防疫情况如此恶劣,居住在公屋的住户情况会好一些吗?记者跟随宝达社区事务促进会总干事洪锦铉走访社区时发现,绝大多数住户的口罩存量亦非常紧缺,一位82岁的婆婆表示自己曾一大早去排队抢口罩,结果排队逾4小时才发现早已被抢光,只能依靠社区组织获得少量捐赠,为了节省口罩已经减少上街,并在家中用漂白水加强清洁。以上种种基层的防疫情况,对于控制开始出现的社区爆发不容乐观。

港府防疫慢半拍同心抗疫齐自救

在社区防疫情况如此严峻的环境下,香港政府的防疫工作却始终犹豫不决,甚至比临近的澳门「慢几拍」,口罩货源持续紧张,迟迟没有将口罩纳入《储备商品条例》,打击如今商家囤货居奇的局面。疫症当前,稳口罩即是稳民心。港府理应主动介入市场,一方面重手打击上家的炒卖行为,另一方面要投放部分政府采购于基层,多方面改善基层生活卫生条件。

市民排队抢口罩。 (大公文汇全媒体记者李湃丰摄)

市民排队抢口罩。(大公文汇全媒体记者李湃丰摄)

大联盟成员吴堃廉向记者表示,短期政府应及时通过社福机构向有紧急需要的基层家庭提供防疫用品;加强防疫及健康教育工作,将现时全部电视广告宣传片改为与防疫相关的广告,增加公众防疫知识;对于业主,亦可以考虑减租与租户共度时艰;长远来讲,政府必须要订立明确的住屋标准,确保住屋环境符合最基本的卫生安全条件,保障市民有一个适切居所。

17年前的SARS疫潮,港府抗疫防疫表现,一样惹来众多批评,然而在关键时刻,所有人都知道必须团结一致抗疫,避免斗争内耗。但内忧外患的环境下,香港护士总工会还爆出,有医务人员盗取各种防疫物资,导致公院防护装备库存急降。有医护人员指出,当年全香港只有一个敌人,就是SARS病毒,现在的敌人除了新型冠状病毒,还有政府的懒政和社会不团结。

香港目前需要的,恰恰是多一点正能量,少一些分歧和不团结。「同心抗疫」不是单单一句口号,政府要采取及时、果断的措施,想市民所想,急市民所急,消除基层市民的恐慌和忧虑,重建他们的信心,才能打赢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