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港媒:借疫症骗选票 反对派适得其反

全世界应对疫情侵袭,都是全力支援前线医护,配合政府防疫措施,减少人流聚集,就算不帮忙也不要添乱。但香港泛暴派却是背道而驰,在医护界策动前线医护罢工,令医护人手捉襟见肘,加大公立医院的压力;泛暴派主导的区议会,成事不足,一味提出无聊、无建设性建议,一些泛暴派区议员公然到医院捣乱。

在社会需要集中精力抗疫之时,泛暴派几乎没有停过到处搞事,集结暴徒,藉防疫议题发动骚乱,干扰政府防疫,令到已肩负不少防疫工作的警队,要前面抗疫,后面防暴。有暴徒甚至用汽油弹袭击诊所,企图製造严重伤亡事件。这些丧心病狂的行为,说明泛暴派已经失去人性和理智,站在香港市民的对立面。

这次香港应对疫情之难,不单在於病毒的隐匿性和传播性,更在於香港还未从“修例风波”中喘息过来,就立即迎来自沙士以来最严重的一场“抗疫战”,社会对立仍然严重,一些人还未从政治狂飙中恢复过来,政治热毒仍未散去,医护可因政治原因搞罢工做逃兵,老师可以带领学生到处搞事,港铁车长可以在香港防疫之时搞罢工,更不要说颜武周之流的“公务员败类”,仍然没有放弃任何搞局的机会,扬言要发动公务员罢工向政府施压云云。

泛暴派藉疫情发难,表面理由是要向政府施压,一是要求政府“全面封关”;二是抗议在民居附近设隔离营和指定诊所。这两个理由看似有理,实质不值一驳。什麼是“全面封关”?封者密闭、缄合。“全面封关”就是要求香港关闭所有关口,不准人流物流进入,令香港处於“密封”状态,才叫“全面封关”。但现在泛暴派所谓“全面封关”却是名不副实,他们仍然要求内地物资输入香港,他们不抗拒外国人入境,也不会主张全禁在内地的香港人回港。这样又是什麼“全面封关”?又与现在政府的“控关”措施有什麼分别?泛暴派的“全面封关”由一开始已是假议题,只有民粹式的煽动,是藉机发难的藉口而已。

炸医院烧诊所助疫为虐

至於设置隔离营和指定诊所,当然没有人喜欢在自己家附近。但如果不设隔离营,请问大量疑似个案又放在哪裏隔离?如果全部改为在家隔离,这不是将全港都变成隔离营吗?风险不是更大?至於选址问题,现在的指定诊所,不是一间,而是将多间诊所都用作指定诊所,已经作出了分流,不存在对谁不公平的问题,这也是无可奈何的做法,如果不设指定诊所,请问病人又送到哪裏诊治?泛暴派一味反对,却没有提出任何建议,如果隔离营、指定诊所这也不行,那也不行,这场抗疫战还如何打下去?

泛暴派在抗疫上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不但利用疫情到处搞破坏,更完全没有运用区议会的资源协助抗疫。经过去年区选后,泛暴派主导了17个区议会,有权力有资源,理应在抗疫上承担更大的责任,扮演更重要的角色。但他们又做了什麼?飞上枝头的泛暴派议员,没有利用自身的资源为居民提供物资,一味批评政府,自己一点事都做不到。在区议会上,泛暴派议员乐此不疲的搞各种无聊动议,什麼要求警员北上防疫,简直是浪费会议时间;一班议员变身小丑,在街边开会,讨论不着边际,在抗疫上一点用处都没有。市民选出这些议员,本以为可以为地区带来新气象,结果不过是将街头的捣乱一套引入议会,市民这次是捉老鼠入米缸。

泛暴派在刚过去的周六更在多区发起暴力示威破坏。“黑暴”势力经过逾八个月的肆虐,已经师老兵疲,再也做不出多少声势,所以泛暴派才要利用疫情炒作议题,企图为暴乱添柴加火。

然而,泛暴派的所为却不可能得到市民认同,原因是暴徒炸医院、烧诊所、堵马路、搞罢工,这些行为对抗疫不但无用,更严重危及病人及市民安全。泛暴派藉疫情发难,实际是绑架市民包括其支持者的生命作人质,这样的行动怎可能得到市民支持?

所以,近期泛暴派的行动,被捕人士中绝大部分都是入世未深、满脸稚气的青年小孩,有人在被捕后惊惶痛哭,哭着说下次不敢,这些青年小孩都成了泛暴派火中取栗的棋子。泛暴派在社会上已失去了叫座力,只能通过假新闻、假消息煽动青年小孩出来搞事,这样的行动怎可能持久?随着疫情可能加剧,泛暴派继续搞事,继续破坏抗疫工作,只会更加流失民意,输得更惨。  

来源:香港大公报    作者:方靖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