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中央统筹支持 公主客首班包机连夜飞

■ 公主港客終於離開郵輪,登上專車。 大公文匯全媒體記者  攝

■ 公主港客终于离开邮轮,登上专车。 大公文汇全媒体记者 摄

星岛环球网消息:香港《文汇报》报道,在中央政府的统筹下,经中国驻日本大使馆、外交部驻港公署、香港特区政府有关部门紧密协调,香港派出的首班包机,接载“钻石公主号”邮轮上最少102名港人于今日凌晨飞离日本返港。回家路上,他们难掩兴奋,高呼:“好开心,多谢(特区政府)入境处带我们返屋企!”另一边厢,仍滞留邮轮上的港人慨叹多留一日也嫌长,有港人接受香港《文汇报》访问时表示,随着邮轮确诊染疫数字日增,他们变得烦躁、担心起来:“喺船上面嘅感染率高过武汉,留愈耐愈危险!”他们批评,邮轮惨变疫区与日本政府安排失当不无关系,至今他们仍是离船无期。 

香港包机接载首批港人返港,但许先生却无缘上机,因为他前日才接受日本当局的病毒检测,检测未有结果前,离船无期。他昨晚得悉有几十多名港人可以离船,再看着岸上接送港人到机场的旅游巴,回家的距离就像“这么近,却又那么远”。许先生在接受香港文汇报访问时直言感到失望:“我哋落船前要测试新冠肺炎,要有呈阴性证明先可以落船,但好多香港乘客等咗四五日都无结果,我寻日(指前日)先测试,都唔知仲要等几耐!”

曾经安抚配合隔离

半退休的许先生与太太早前趁新春乘“钻石公主号”去旅行,其间新冠肺炎爆发,迅速蔓延全球,引起各地恐慌。最初,这种恐慌并没有在他身处那艘邮轮上传开。直到80岁香港老人返港后确诊新冠肺炎的一刻前,众乘客仍然一起游泳、一起吃自助餐、在密闭剧院内观看魔术表演和歌舞剧。

当确诊消息传出后,船上乘客要隔离14天,歌舞升平的气氛顿时改变了,焦虑和不安在快速滋长,众人开始认为房间内的空调、厕所是播毒途径。这个时候,许先生仍然处之泰然。他理性分析:“新冠肺炎系经飞沫传播,中央空调唔会系播毒途径。”他又安抚其他香港乘客配合隔离:“我哋唔知有无感染,贸然上岸好可能会造成社区传播。”

批日本安排失当爆疫潮

然而,隔离一个多星期后,许先生都不禁烦躁、担心起来:“我日日喺新闻睇住船上新增确诊个案,理论上感染宗数喺(第)四五日飊升,之后只会得返零星个案,但实际上,邮轮中招个案反而愈来愈多,咁即系隔离失效啦!”

他认为,“钻石公主号”惨变疫区与日本政府安排失当不无关系。他说,日本政府对病情的信息极不透明,自己在网上得到的消息反而更快更准。虽然日本政府有派员上船为部分怀疑个案检测,但检测期间,个案仍在船上,且检测速度很慢:“我有听过有成10日先有结果。即使系阴性,都只可以话系10日前系阴性,佢呢10日期间会唔会感染到?无人知。”

他续说,香港特区政府今次表现反而不过不失,入境处一直有和他联络,令他感安心。

隔离14天期间,许先生和太太未有踏出房间半步,每日只好在40方呎的阳台运动,他们唯一担心是送餐的邮轮服务员:“有时送餐,都唔知食唔食好。佢哋服务好专业,但对防疫训练就真系唔知,惊佢哋传染畀我哋。”

留院六人房无隔离

不过,最无助相信还是已中招、在日本留医的港人。正身处香港的陈先生,其父母乘“钻石公主号”旅行,父亲日前确诊新冠肺炎,正在千叶东医院留医。陈先生昨日与其他家属举行记者会,表示父亲住在有6个病床的病房,病房并无任何隔离设施,亦无任何药物治疗,房间有一个洗手盆,只提供冻水,情况令人担忧。虽然陈母为密切接触者,但测试呈阴性,连日来一直在邮轮房间内隔离,船上有军人驻守,房间没有窗口,无人清洁和消毒。

陈先生在记者会上播放母亲的录音,录音内她表示:“无助及好惊,挂住先生及在港家人,几日瞓唔到,个心唔安落。”陈先生数度哽咽,呼吁入境处尽快接父母返港。

有港人则因为同行亲人感染新冠肺炎,不忍扔下家人,决定留在日本等家人出院后一起返港。他在接受传媒访问时一度情绪失控:“我点可以留低佢一个喺日本?”不过,他也坦言家人被隔离,自己连探病也不能,只能一直等院方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