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抗击新冠肺炎】打的坐巴太焗 养菌制毒气室

星岛环球网消息:香港文汇报讯(记者 文森﹑广济)新冠肺炎病毒疑在公共交通工具内传播,昨日一名的士司机初步确诊,另外早前确诊的两宗个案的患者亦疑在乘搭同一辆金巴时受感染。香港文汇报记者日前与空气专家测试各种公共交通工具内的冷气系统,当中的士车厢内的二氧化碳浓度最高超过3,000ppm,较室内空气指引的上限"超标"两倍,而巴士内的二氧化碳也长期处于"超标"水平,约为1,400ppm至1,700ppm,反映空气流通度不足,增加细菌、病毒聚集及传播风险。

微信图片_20200221161026

香港文汇报记者日前与粤港澳大湾区城市建筑学会副主席、空气处理专家黄劲松测试地铁、巴士、的士、小轮等交通工具的空气质素,黄劲松解释,二氧化碳浓度可反映该处的空气流通程度,而悬浮粒子PM0.3多寡可反映病毒依附在粒子上的可能。

当二氧化碳浓度和PM0.3的度数均处于高水平,即表示空气不流通,病毒依附在粒子上的机会高,市民受感染的风险也较高,若空气流通,病毒会被吹散,市民受感染的风险会较低。

的士超出两倍 的哥最好戴罩

根据《办公室及公众场所室内空气质素管理指引》,二氧化碳浓度不高800ppm属卓越级,而不高于1,000ppm属良好级,超过1,000ppm则是警戒线。当日测试发现的士及巴士的问题较大。香港文汇报记者与黄劲松乘搭的士从北角到湾仔码头,在窗户稍有打开时,车厢内二氧化碳浓度约1,200ppm,当窗户紧闭、只靠循环抽风系统时,二氧化碳浓度在10分钟内由1,200ppm急升至近3,100ppm,较室内空气指引超标两倍。

黄劲松建议,的士乘客通常会坐在靠右的位置,可开启左边的窗,保持空气流通,而的士司机必须戴上口罩,又认为的士司机应佩戴口罩属工作需要,政府可考虑提供口罩给他们。

巴士也是市民最常使用的公共交通工具之一。测试结果显示,巴士车厢内不同位置,二氧化碳浓度也各有分别,车厢最后一行的座位属冷气系统的"回风位",车厢内的空气均会经过车尾位置进入冷气系统,因此浓度较高,约为1,700ppm,而车厢下层近门的位置,二氧化碳浓度较低,约为1,400ppm,但均高于上限。

巴士或须暂时cut位减密度

倘若新冠肺炎疫情持续,黄劲松建议,巴士公司可考虑暂时取消企位,车厢上、下层的最后一行座位不准坐客,或者乘客须隔行坐,以减少乘客之间的距离和车上挤迫的情况。

香港的士商会主席黄保强接受香港文汇报访问时表示,司机在接更时会把軚盘、波棍、拉手、座位等消毒,并指出,有司机以自动门替乘客开关门,减少不必要的接触。他续说,司机一般会开启五分之一的窗,以保持空气流通,也鼓励司机开启抽"鲜风"系统,并透露,将会向司机派发喷雾、口罩等防疫物品,并以宣传单张推广如何正确清洁车厢。

九巴昨日回覆香港文汇报查询时表示,在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下,采取了一系列加强车厢清洁措施,包括利用"纳米光触媒"为车队进行医学级消毒,能长效杀灭及抑制超过99.9%的病毒、细菌、甲醛及其他挥发性有机物。

同时,新型号巴士的冷气系统配备电子隔尘网,能清除微小物质和细菌,每月清洗隔尘网多达二次至四次,并会使用稀释漂白水加强消毒,每辆巴士会以稀释漂白水及消毒药水清洁座椅、扶手、玻璃窗及地台,在巴士前门位置放置消毒地毯,定期喷洒消毒液。新巴城巴昨日回覆香港文汇报查询时表示,已指示清洁承办商于各巴士总站加强清洁及消毒巴士,双层巴士空调系统均设有静电除尘装置,减少车厢内的微粒及细菌水平,而冷气隔尘网每月均会拆除清洗不少于两次,并要求所有前线员工每天上班前须量度体温。

渡轮电车劲通风 喷射船二氧化碳爆灯

今次测试发现渡海小轮与电车同样是香港通风最佳的日常交通工具,二氧化碳浓度基本保持在650 ppm以下。值得注意的是,渡海小轮是非密封式设计,通风良好,但黄劲松曾在密封式设计的喷射船进行测试,二氧化碳浓度迅速"爆表",浓度高到连仪器也无法显示。

黄劲松早前在喷射船进行测试,开船前录得船舱内二氧化碳浓度最低为2,033 ppm,较室内空气指引"超标"一倍,经过约1小时的船程后,仪器显示二氧化碳浓度超过9,999 ppm并已"爆表",黄劲松说:"船舱内二氧化碳浓度过高,已超过仪器可量度的指数。"

为何二氧化碳浓度上升得如此恐怖?黄劲松解释,由于喷射船行程较长,且会在远离港口的海面上航行,而海面上的空气为高湿、高盐分,若船舱内空气引入鲜风,或会令船舱内座椅及地面过湿,因此一般快船都采用全封闭设计系统,船舱内的空气只在船舱内循环使用,时间一长,二氧化碳浓度就会急剧升高。

同时,大部分快船都不会引入鲜风,若引入鲜风则需要安装昂贵的除湿及除盐系统,黄劲松指,乘客长时间在密闭船舱内实际上是在"分享"对方呼出的空气,变相进行了亲密接触。亦有美国学者曾质疑"钻石公主号"通风系统,怀疑未引入足够的鲜风引致受污染的空气在船舱内传播,导致乘客感染。

列车哪里少废气?站头尾避回风位

地铁是港人日常出行最常乘搭的交通工具,香港文汇报的测试发现,地铁及东铁的通风系统性能普遍维持在可接受水平,只有在人流高峰时,地铁车厢的二氧化碳废气量才稍为"超标",增加细菌、病毒散播的风险。同时,同一列车不同位置的废气量大不同,车中间较车头尾的二氧化碳浓度高三成半,播毒风险也较高。专家解释,车头或车尾位置的人流较少,空气质素佳,建议市民选择站在车头或车尾,尽量避免站在回风处。

微信图片_20200221161147

有关测试先于中环港铁站进行,K出口的皇后像广场二氧化碳介乎415ppm至450ppm,与站外及路面并无显著差异。入闸后,指数开始上升至最高的600 ppm,但仍低于室内空气指引。

中间车卡人多 指数略超标

在进入车厢后,废气指数普遍较月台高,而且与人流及车厢位置有着密切关系。黄劲松分别测试列车头尾及中间、人潮高峰期与非高峰期的指数,发现非高峰期在列车中间车卡录得的二氧化碳浓度最高值为886 ppm,车头最高为655 ppm,虽然基本保持在室内空气指引卓越级别水平,但车头与车中间的二氧化碳浓度相差三成半。在人潮高峰期,二氧化碳急剧上升。测试当日下午6点繁忙时间,荃湾线尖沙咀站录得的二氧化碳平均值维持1,000ppm以下,当乘客进一步塞迫车厢,指数才一度飙升至1,114 ppm,略较空气指引上限有少许"超标"。

同时,同一卡车厢的不同位置,废气量大不同,一般而言愈靠近回风处(即两列车厢的连接处),二氧化碳浓度愈高,在非人流高峰期的回风处录得的二氧化碳浓度约为936 ppm,而靠近车厢中部的浓度最高为886 ppm,黄劲松建议市民乘搭地铁时应尽量避免站在车厢连接处近回风处。

至于东铁车厢,二氧化碳一般维持在600ppm至800ppm的水平,与地铁情况相若,但悬浮粒子PM 0.3浓度,东铁车厢明显较地铁逊色,东铁的PM 0.3最高录得超过11万 /L,但地铁的平均水平是6万 /L至7万 /L。据记者观察,东铁车厢出风系统上聚集较多灰尘,黄劲松解释,除人流量外,通风系统的清洁度及车厢新旧都会影响到PM 0.3浓度,愈新簇,清洁度愈高,PM 0.3浓度会愈低。

黄劲松指出,港铁的通风系统虽然采用中央冷气系统设计,但同时引入大量鲜风,因此在大部分情况下都能将二氧化碳浓度维持在优良甚至卓越级别,但在高峰期人多时乘客应尽量分散聚集,以保证空气流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