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港媒:为何拿“走,咱们回家!”做文章?

不得不说,上年爆发的“修例风波”,以及近期肆虐的新冠肺炎疫情,真的是一面照妖镜,使得一些打扮成“中间派”或“温和建制”的投机分子,都在此时显露本性,跳出来胡乱批评政府。当中,中大社科院某客席副教授,便是一个典型例子。

以近日“钻石公主号”邮轮上的港人成功返港为例,该名副教授便拿着接送船上港人到东京羽田机场的旅游巴大做文章,批评贴上简化字写成的“走,咱们回家!”横额。他声称,包车包机使用的文字不可能不属于“两制”,并以没有多少香港人会说“走,咱们回家!”为由,质疑香港特区政府连这些微小的“权限”都不把关云云。

其实,今次滞留在“钻石公主号”的香港乘客能够成功撤离,乃是在中央政府的统筹下,经中国驻日本大使馆、外交部驻港特派员公署、特区政府有关部门协调下进行的,当中涉及外交斡旋。难道常以“国际关系学者”自居的副教授,会不知道根据《基本法》第13条规定:与香港特区有关的外交事务,是由中央政府负责管理乎?

至于接送登岸港人至机场的旅游巴,其实是由中国驻日本大使馆及居日华侨刘丹蕻(原田优美)协调安排,该名副教授拿来大做文章的横额,亦是出自刘丹蕻之手。难道副教授口中的所谓“两制”,还能管到中国驻日大使馆,甚至是居日华侨的头上乎?

退一万步来说,即使假定旅游巴是由特区政府安排,那幅横额是由特区政府制作,横额所使用的文字,究竟又关“两制”什么事呢?所谓“一国两制”,是指香港特区不实行社会主义制度和政策,保持原有的资本主义制度和生活方式,五十年不变。换言之,“一国两制”只涉及“姓资姓社”之别,标语用简化字也好,用“咱们”也罢,跟香港是否实行资本主义无关,亦不涉及“一国两制”原则。

说到这里,或许有人会说,“一国两制”在坊间的一般用语习惯里,其实是指中央及特区政府有否按照《基本法》办事,又或者是特区政府在回归后,有否沿袭港英时代的法律或政策。然而,不论是《基本法》第9条还是《法定语文条例》第3条,都只是规定中文和英文是香港的法定语文,当中的“中文”一词,并无字体或用字上的任何硬性规定。如此说来,副教授口中的特区政府“权限”,究竟又有何法理依据?

由此可见,该名副教授拿着旅游巴的横额大做文章,不但于理不合,而且于法不容,完全是上纲上线。归根结底,他表面上拥护“一国两制”,在骨子里却是跟乱港派一样,热衷于制造所谓的“繁简之争”和“粤普之争”,藉此挑动部分港人不满内地的情绪,以及建立港人的“主体性”,从而推动所谓的“文化港独”。不讳言的说,这种表里不一的“暗独”言论,才是更加值得防范的思想流毒也!

作者:文兆基 时事评论员

来源:大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