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港媒:疫情过后香港聚焦三大矛盾

如果以2020年1月25日行政长官林郑月娥从达沃斯出席世界经济论坛返港主持防抗新冠肺炎疫情为始点,那么,本文发表日2020年2月24日便是香港特区防抗疫情满一个月。香港防抗疫情仍须努力。

随着武汉、湖北和其他省市自治区遏制疫情扩散,香港疫情终将被控制,应当展望疫情过后香港政局形势。

在疫情爆发前,行政长官及其管治班子与部分香港居民之间已存在着尖锐矛盾,不少居民不满现届政府的管治和施政。具体分析,当然涉及政治、经济和民生等诸多问题的政策,归结起来,则是管治团队权威不彰。新冠肺炎疫情是对所有人类的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的共同威胁,领导全港居民一起抗疫,按常理是提供给特区政府团结社会、提振管治权威的难得机遇。然而,事与愿违。疫情蔓延后,特区管治团队与香港居民的矛盾,比疫情发生前更加尖锐,管治团队的民意支持度进一步下跌。

在疫情爆发前,“黑色革命”使香港两大对抗政治阵营之间的矛盾空前恶劣。抗疫期间,表面看,两大阵营均把压力转向特区管治团队,竞相要求政府采取各种政策措施防抗疫情。其实,“拒中抗力”政治势力是以防抗疫情为幌子,继续推进“黑色革命”。他们要求特区政府对内地“全面封关”虽未得逞,却收获了进一步煽动分离主义和仇视内地、敌视中央的社会心理的效果。

值得注意的,是过去一个月香港出现抢购口罩、卫生纸和日常用品的现象,甚至发生分离主义团体不远万里从美国采购运回香港的口罩是“中国制造”的笑话。这一切,提醒香港居民,香港是一座资源匮乏的城市,不可能脱离内地而生存;就此而言,有助于遏制分离主义。但是,有些社会贤达公开称对内地“封关”是“封人不封货”,向社会传播不怕与内地分离的错误信息,替分离主义火上浇油。

稳经济成选战必争之路

所以,疫情过后,爱国爱港阵营与“拒中抗共”阵营之间的矛盾,不会因为抗疫期间双方暂时以政府为施压对象而缓和,相反,将因9月第七届立法会选举而更加激化。爱国爱港阵营必须清醒地认识,由于特区管治团队领导抗疫不孚众望,也由于分离主义是被“拒中抗共”政治阵营要求“全面封关”而进一步煽旺,因此,在疫情过后,在立法会选举上,他们的处境将比“拒中抗共”政治势力困难。

“拒中抗共”政治势力的困难,在于他们只会破坏不会建设。他们在“黑色革命”中得势,不是因为他们建设了什么,而是由于他们维护了不少香港居民内心对内地的偏见和成见。尽管这样的维护是以破坏香港社会安定和加速经济衰退为代价,却被不少香港居民忍受了。

疫情爆发前,香港已陷入前所未见的严重经济衰退。疫情沉重打击香港的旅游、零售、餐饮、运输等各行各业;香港与内地经济交往被压抑至史无前例的谷底。疫情过后,振兴和稳定经济成香港首要任务。这时,“拒中抗共”政治势力只会破坏不会建设的致命弱点,便将压过他们对所谓“自由”的追求。因为,在抗疫前,经济虽已衰退,但是失业和减薪未成普遍现象。抗疫期间,越来越多企业结业或缩减规模,越来越多雇员加入失业大军或者被迫减薪(包括被迫放无薪假)。疫情过后,失业和减薪潮将更厉害,这时,越来越多香港居民不会为了自由而甘愿勒紧裤带,他们对政治团体的要求,将更看重谁能稳经济稳就业保饭碗。

疫情过后,严酷的经济形势必定加剧雇主与雇员之间的矛盾。这是关乎香港政局的第三个重要矛盾。为争取选票,“拒中抗共”政治势力会把矛头指向雇主和政府,要求雇主体恤雇员,要求政府推行稳经济稳就业保饭碗的政策。同样为争取选票,爱国爱港政治团体也会提出类似的要求。但是,双方的原则性区别在于特区管治团队必须同爱国爱港政治团体合作,主动制订和实施稳经济稳就业保饭碗的政策。

在抗疫时,特区管治团队强调公共卫生不关政治,展现的是超然任何政治团体单独领导香港社会抗疫。其实,当今世界没有纯粹的公共卫生,政治总是程度不同地介入各国各地不同时期的公共卫生事件。何况,雇主与雇员之间的矛盾属于政治范畴。现届政府必须明白,余下任期充满荆棘,能否顺利管治和施政在于能否得到爱国爱港阵营全力支持。特区管治团队不仅必须与爱国爱港政治团体合作,而且必须努力协调劳资关系,否则,疫情过后,香港政局将急变。

作者:杨 坚 资深评论员

来源:大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