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讲真 | 孔圣堂中学不问原则,愧对孔圣﹗

2月26日是香港人的大日子,大家都关心财政司司长会否“开仓派米”,对每位市民派一万港元。因此,凡是涉及敏感事务如校誉等,最好便在这天宣布,因为大家的注意力都聚焦财爷。所以笔者以一个公关人的角度讲,孔圣堂中学校内有公关人才,懂得把其何姓原副校长的“藏头诗”报告在这天发表。这招若是在社交媒体不发达年代,确实管用。不信,看看26号晚上的电视和电台铺天盖地报甚么?又看看27号报纸的版面(随时好几版)又报道甚么。哪有媒体有兴趣管一家学校副校长仇警事件。

緃使是社交媒体年代,大家若谷歌一下,有关此事的报道,在2月26日当天也报道不多。不过,孔圣堂中学遇上了国家领导,全国政协副主席梁振英。梁生一士谔谔,正气凛然,立马透过脸书连发 2 帖,让公众关注此事。

笔者十分同意梁生观点, 孔圣堂中学校董会和涉事何老师, 其实是在“走精面”。“一方擘大眼讲大话,另一方选择受骗, 总之双方都甩身,两边都不得罪”,这是不问原则,不问是非,緃容仇警,默许仇恨。敢问孔圣堂中学衮衮诸公,这合符大成至圣先师的教诲吗?你们的学生继续被荼毒,你们又是否对得起学生和家长?

至于叶建源议员说的“老师也有表达自由”,只是曲解概念。言论自由是有㡳线的,在美国你不能用“大屠杀”来说事、在德国不能崇拜纳粹、在香港教师不能散播仇恨。倘若有老师因不满叶议员的言论,东施效颦,在社交媒体转贴诅咒叶议员全家的“藏头诗”,叶议员会认为这是“言论自由”吗?

孔圣堂校董会“高高举起,轻轻放低”,这位何老师不被追究,学校日后如何教导学生们有是非之心?如何教导学生有捍卫原则的勇气?警察又如何放心让其子女入读?这时候我们需要教育局。前些时候,教育局局长杨润雄接受内地媒体专访表示,有权力取消当局认为不能胜任的校长的资格,甚至一并取消教师资格。杨局长说的是校长不肯处理有违教育操守,肆意把政治带入校园的老师。

今天便有一个“仇警”,“散播仇恨言论”的现成例子,为何杨局长不介入?不“履职担当”,撤销涉事何老师的资格,以儆效尤?或许杨局长本着“不想招惹教协这最大教师工会”的原则来避事,但杨局长似乎忘记了中央对局长是有实质任命权的﹗

作者:冯炜光 香港特区政府原新闻统筹专员

来源:香港文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