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港媒:泛暴派再次发动暴乱的三个原因

在疫情之下,一度沉寂的暴乱又卷土重来,上周六晚泛暴派再藉所谓“8‧31”事件在港铁太子站外搞“大龙凤”,及后一班全副装备的暴徒以杂物堵路、掟燃烧弹、火烧旺角港铁站……警方施放催泪弹驱散黑衣暴徒,拘捕过百人。这些场面在过去大半年市民已不陌生,本以为在疫情之下暴徒会有所收敛,但最后还是死心不息。

“金主”被捕藉机发难

所谓“8‧31”事件不过是泛暴派编造所谓“太子站死人”的弥天大谎,半年以来每逢月底暴徒都会藉“悼念”之名上街逞暴。到现在还相信“8‧31”谎言的,不是智力有问题,就是装傻扮懵,故意藉此发难。其实,近几次的所谓“悼念”已经没有多大号召力,也制造不了多大事件,已成鸡肋,但上周六晚泛暴派却再次动员发动暴乱,显然不是因为“悼念”而来,背后有三个原因:

一是抗议“金主”被捕,于是藉机发难。壹传媒创办人黎智英、前工党立法会议员李卓人、民主党前主席杨森日前被拘,三人涉嫌于去年8月31日在湾仔参与非法集结,黎智英还涉及一宗在2017年恐吓记者的刑事恐吓罪名,3人全被落案起诉并准保释。虽然三人是因为违法行为而被捕,与所谓“政治检控”风马牛不相及,但三人绝非普通泛暴派分子,是泛暴派“幕后金主”、“大内管家”以及工会线的负责人。这三人被捕后虽然不涉政治,但肯定会被政治解读,尤其是黎智英等人一直以媒体人、政客身份作为保护罩,认为警方不敢对他们怎样,现在警方却依法拘捕,完全出乎其意料。

三人被捕后,泛暴派政客随即大锣大鼓出来谴责,为“金主”鸣不平,甚至威胁要求国际社会制裁香港云云,“黑暴”更随即卷土重来,有暴徒在网上藉此发动暴乱,表示要以行动来支持三人。这说明上周六晚发生的暴乱,触发点正是三人被捕,泛暴派为了声援“金主”,为了向政府及警队施以压力,为了向外国主子反映香港形势,于是再次动员搞事。所谓“8‧31”只是一个幌子,泛暴派发难志在为“金主”打气、出气、集气,挑战香港的法治。

二是眼见“黑暴”势弱,而预算案又得民意支持,于是要挽回劣势。持续大半年的暴乱,“黑暴”已经师老兵疲,强弩之末,大多数市民已感到厌烦,这是当前现实,不是暴徒的个人意愿所能转移。所以,在上周六晚的暴乱,泛暴派全力动员也不过百多人,这只是他们最后的骨干,但看他们当晚的表现,几乎遇到防暴警察都是“一战即逃”,反映他们大多数都不是“核心勇武派”,都是一些散兵游勇,青年学生,被煽动出来搞局做炮灰而已。

泛暴派明知自己势弱,仍然要搞事,原因就是时不我待,“黑势”气势不断衰弱,疫情之下动员更难,当前民意关心的防疫和经济民生,所谓“五大诉求”已是明日黄花,而政府在预算案提出发放抗疫津贴更得到广大市民支持,预算案支持度十年最高,这些都令泛暴派感到很大的危机感,时间不在他们这一边,民意不在他们这一边,所以他们才要孤注一掷,藉“8‧31”再闹事、再动员、再出击,目的不过是凝聚支持者,企图藉暴乱挽回劣势。

妄图挽回黑势劣势

三是见到香港疫情有放缓之势,于是放胆搞事,以延续“黑暴”声势。暴徒所谓“不怕死”,从来都是自欺欺人,在疫情爆发后,泛暴派随即表示不再举行大型集会,他们是因为考虑到社会抗疫需要而收手吗?当然不是,如果他们关心抗疫,何以还要发动医护罢工、公务员罢工、港铁员工罢工?他们并不关心抗疫,也不关心市民安危,他们考虑的只是自己安全,暂时停止大型活动,就是怕自己因此被感染。但近期疫情有缓和之势,虽然香港还有零星感染个案,但并未有出现社区大爆发,内地的形势也有回稳迹象,就在疫情有回稳之时,他们又出来搞事,又在大动员,显然是因为对疫情的忧虑减轻,于是够胆走出来集结、搞事,以延续“黑暴”之势。如果之后香港疫情出现恶化,可以断定这些暴徒又会再次“龟缩”。

对于泛暴派的死心不息,不害死香港不罢休的所为,对他们晓以大义已没有作用,如果他们讲道理,有基本的良知和人性,会将香港弄至今日田地吗?对付暴徒靠的还是执法和警队,只要警队一日在,暴徒就搞不出什么来。泛暴派要头撞南墙,就让他们自食其果,没有什么需要惋惜。

作者:方靖之 资深评论员

来源:大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