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讲真|建制派不应失语!

丘楚宁的《香港建制派的集体失语症》文章鞭辟入里,其总结说:“建制派想翻盘,不仅要讲经济,讲民生,而且还要讲政治,讲理念才可以开拓生存空间。香港建制派如果继续“失语”下去,期盼闷声发大财的日子回来,最后只会眼白白把政权拱手相让,永不翻身。”

笔者由大学时代开始追寻民主,2010年时政改方案几经艰辛得以通过,笔者很高兴,因为终于可以找到一个令政制向前推进的方法。笔者亦在反对派内打滚了逾20年,就反对派的所谓“论述”感受良多。及后笔者又服务了特区政府3年半,亲历当时特区政府的重大决策过程,或许可为建制派进一言。

建制派在“爱国”和“民主”这两大议题,经常被诟病,因此建制派的地区工作者倾向绕开这些“山芋”,以地区服务来争取选票,但经历了去年“1124”之后,建制派其实可以考虑直面这些议题。

1)爱国是天经地义,是普世价值。不信,看看美国人如何对待把小国旗插在花盘上的老兵、看看美国法庭如何处罚把机密资料透露给《维基解密》的前美国军人Chesla Manning。

2)国家是民主制度的重要载体,没有国家,如何建设民主?难道香港所有公职全部由市民“一人一票”选出来,香港便可以运作?外国政府和商业机构如何和香港这些“民选人士”打交道?

3)香港是国家一部分,这是有2000年以上的历史联系。不信,看看李郑屋古墓,看看屯门这个地名和唐代的关系。倘若历史不算佐证,那么备受黄丝崇拜的美国,早应归还给印第安人,或归由英国政府管治了!

4)民主自由和国家安全有冲突时,民主自由也要让路。美国全球追捕斯诺登(Edward Snowden),而斯诺登就是为了维护“通讯自由”这个美国立国精神而触犯美国法律。英国特工2004年在香港机场绑架利比亚反对派,英国法院也以“国家安全”为由,不受理该反对派对英国政府的状告。

5)法官审理案件也要顾及国家安全。美国的最高法院法官履职时必须宣誓效忠美国宪法(Constitutional Oath),对抗其海内外的敌人。香港法官反而不用宣誓效忠国家,可见香港多么落后于“国际标准”。

6)香港的民主化始于香港回归。香港在英国人统治下140多年都没有立法机关选举,1984年9月一签定《中英联合声明》,香港鐡定回归,1985年9月便有立法机关“间接选举”,但在这场选举之前的3个月,我国已开始草拟《基本法》,赋与香港人民主。

7)《基本法》在1990年4月4日颁布,内里载有香港的行政长官和立法机关迈向普选的步伐,而港英时代的立法机关直接选举是在1991年9月才举行,较《基本法》晚了超过一年。而当时的立法机关仍有近1/3议席时是由港督委任,而港督亦兼任立法机关主席,拥有否决权和控制立法会议席的权力。今天香港的立法机关全部由选举产生,行政长官也不兼任立法会主席,行政机关在立法机关全无席位。可见,香港回归后民主化的飞跃。

8)《中英联合声明》内只载有“行政长官在当地通过选举或协商产生”,通篇《声明》都没有“普选”两字。香港第一次在宪制文件上出现“普选产生”香港当地最高领导(回归前是港督,回归后是行政长官),是《基本法》。

本文第6-8点说明,是我国中央政府为香港人带来民主。

9)民主不能生搬硬套西方模式。著名学者福山(Francis Fukuyama)也说美国民主已变成“否定式民主”(Vetocracry)。西方民主发展至各个机构互扯后腿,沉迷政争而不是良政善治。反而内地发展出一套自己的发展模式,在过去40多年,成功令7亿人脱贫,令我国由“一穷二白”一跃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倘若我国在40年前硬套西方模式,40年来只会吵吵闹闹,一事无成,如何建设?不信,看看台湾和美国的基建如何落后和进度缓慢!

10)西方模式也不只一套,美式民主、英式民主、法式民主、以至德国式民主便很不一样。可见每个国家,每个政体都会因地制宜来确立其民主制度,也不是纯粹的“一人一票”。美国2016年特朗普(Donald Trump)以“一人一票”计,输给希拉莉(Hillary),以“选举人票”计才赢得美国总统宝座。英国2016年文翠珊(Theresa May)上台,全英国6千多万人只有10多万保守党党员有权投票选出新首相。

综观以上10点,建制派可以理直气壮地说:“香港是国家一部分,这是铁一般的事实。香港要实行民主必须适应香港情况,要争取民主,便应争取政改方案获得立法会2/3的议员支持,这样市民应该把更多建制人士选入立法会,促使早日落实普选”。

文/冯炜光

(作者为前香港政府新闻统筹专员)

来源:香港文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