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九月立法会换届选举 长者孕妇优先投票

图:去年区议会选举投票时乱象处处,多个票站“打蛇饼”,个别票站于点票时更出现秩序问题

星岛环球网消息:《大公报》报道,立法会换届选举将于今年九月举行,选管会昨日针对去年区议会选举出现的问题提出多项建议,谘询公众。建议指引包括:投票站主任可作出安排,方便有需要的选民如70岁或以上长者、孕妇及肢体伤残人士投票,或优先投票;建议限制点票时在票站的人数;考虑派选举事务处人员拍摄点票情况。选管会主席冯骅强调,建议指引就选举法例及选举公平性作出修订,以确保所有选举在公开、公平和诚实的情况下进行。

去年区议会选举投票,多个票站早上起大排长龙,有选民就质疑自己的选票被人领取。选管会昨日公布有关选举活动建议指引的公众谘询详情,由即日起至下月7日截止。

选管会建议,票站主任可以安排有特别需要的选民,例如70岁或以上的人、孕妇等,方便或容许他们优先投票。冯骅表示,提出多项修订是因应去年区议会选举出现的情况,有人因误信选举会因暴乱提早结束,因此决定一早去投票,使到多个票站早上起便大排长龙。

冯骅续指,选管会当时已容许作出弹性安排,如让未能长时间站立的选民坐下等候,同时亦留意到有报道及坊间声音建议为特定年龄层或有需要人士作特别安排,甚至优先投票。他强调,相关建议没有政治考虑优待某政治派别。

倡按站大小 限制监票人数

冯骅又提到,去年区议会选举当日,个别票站于点票时出现秩序问题,有不少观看点票的公众人士疑因不了解或不满选举规例而喧哗、叫嚣,甚至谩骂工作人员及包围票站主任。他指,行为不但干扰点票程序,亦对参与点票工作的政府职员带来很大压力。故此,选管会从维持秩序和公众参与之间作平衡,建议因应每个投票站大小订明监票人数限制,入场人士亦有可能需要登记个人资料。同时,选管会亦研究在点票站内摄录点票情况,协助监察点票站秩序,保障场内人士安全,并可在有需要时供执法机关调查之用。

至于有选民在区议会选举当日声称自己未曾投票但被“划线”,选管会亦建议在保密原则下增加透明度,选民可要求查看他们在登记册上的个人资料是否已被划线。

被问到会否引入电子投票,冯骅称,当局目前正在研究,但面对不少技术问题,包括未有合适的点票机及应急方案,又认为届时出现问题或会减慢投票程序。

防疫为重 不设公众谘询会

冯骅表示,因应新冠肺炎疫情及基于公共卫生考虑,决定不举行公众谘询大会,市民可以传真、邮寄或电邮提交意见。他又提到,选管会已陆续向九万名选民派发查询信件,要求他们确认或更新其登记住址,并须在5月2日前回覆,否则可能因资料未即时更新而被剔除选举资格。选举会亦建议选民若更改载于正式选民登记册的主要地址,应将新地址通知选举登记主任。

立法会选举活动建议指引重点

.投票主任可为方便有特别需要的选民作出安排(例如70岁以上高龄长者、孕妇及肢体伤残以致行动不便人士作特别安排,甚或让他们优先投票)

.选民在领取选票时可当场要求查看他们登记册上的个人资料是否已被划线

.在各点票站列明供公众人士进入观看点票过程的范围可容纳的人数及入场登记安排

.研究在点票站内摄录点票情况,协助监察点票站秩序

.“候选人”定义包括在提名期结束前曾公开宣布有意参选的人,不论是否已递交候选人提名表格。某人是否已公开宣布有意参选是基于实质而非形式上的考虑,包括参选的意图、是否以任何形式向公众示明参选的意图,或所作出的行为是否选举工程的一部分

建制派反驳“明益”论 斥反对派又藉机炒作

对于选管会公布立法会选举活动建议指引,反对派即时上纲上线,诬蔑选管会的建议带有政治考虑,更是“明益”建制派。建制派议员反驳,选管会建议体谅有需要的选民,反批反对派藉机作政治宣传及炒作。

民主动力赵家贤指,让长者优先投票是为配合建制派支持者,强调投票应人人平等。

反对派亦纠结“候选人”定义,曾被选管会取消议员资格的朱凯廸声称,若举行初选,参加选举的候选人或已成为“候选人”,届时需要提早计算及申报选举开支。他认为,选管会此举想增加反对派选举成本,或为打击反对派初选。

工联会立法会议员何启明指出,反对派一番言论是要中伤建制派,并为自己在立法会选举之前提早进行宣传。他认为,反对派举行初选同为提早宣传的伎俩,如在区议会选举中反对派亦有进行初选,有选民更因此被误导而误以为选举提早开始,故此选管会在指引中提醒候选人亦是合适做法。

就长者优先投票是为配合建制派支持者的说法,何启明反批反对派剥削他人政治权利,“反对派自己估算自己的支持者为年轻人,所以就忽略长者或有需要人士。”他认同选管会是次建议,认为可容许选民公平表达自己的政治意愿。

民建联立法会议员周浩鼎表示,在去年区议会选举中确实有长者、伤残人士需要大排长龙才能投票,故认为政府有考虑到他们的身体状况及照顾他们的需要,为免他们受到排队之苦而提出修改相关指引,因此与政治取态无关。

“候选人”定义基于实质考虑

选管会拟修改“候选人”定义,文件提醒有意参选人士,须注意在选举法例中候选人定义包括在提名期结束前曾公开宣布有意参选的人,不论是否已递交候选人提名表格。某人是否已公开宣布有意参选是基于实质而非形式上的考虑,包括参选的意图、是否以任何形式向公众示明参选的意图,或所作出的行为是否选举工程的一部分。

指引列明:“若某人参加所属政党或团体为某项选举举行的‘内部遴选’,该人是否会被视为该项选举的‘候选人’,须视乎该人在有关过程中涉及的一切环境和实质证据而定,并非单凭该人的自我表述或解释,因为某人是否已公开宣布有意参选是基于实质而非形式上的考虑来作判断。”

选管会文件提及,根据《选举(舞弊及非法行为)条例》,倘若非候选人亦非选举开支代理人,在互联网发布选举广告而招致的选举开支,只属电费和连接互联网所需的费用或其中一项费用,该人士将获豁免条例中相关刑事责任。

假如某候选人或某名单上的候选人、其选举开支代理人或获他们授权的人士,在互联网平台发布相关选举广告,即使招致的选举开支只属电费或连接互联网所需费用,亦须计入该候选人或候选人名单的选举开支内。

选管会建议,“选举开支”指某选举候选人或候选人名单,在选举期间或之前之后,为促使当选而招致或将招致的开支,功能界别和地区选举的每名候选人或每份候选名单开支限额,介乎13万3000元至760万2000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