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欧盟报告印证 黑魔恐怖分子

比照逐项特征 政界:政府须出招驱魔

大半年黑暴持续,我们看到警方遇袭、政府建筑遭打砸、商户和议员办事处被纵火、建制阵营市民惨遭私刑等,惟泛暴派都一再包庇甚至美化暴徒,以“学生”、“年轻人”等字眼试图淡化这些恶行。

然而,这些人到底是所谓“义士”?还是“恐怖分子”?

香港文汇报记者翻查《欧盟恐怖主义现况及趋势报告2019》,数十页的报告总括2018年欧盟成员面对的恐怖活动情况,恐怖组织向参与者灌输极端思想、对市民和权威象征作出袭击行为、透过所谓人道支援去筹募资金、以加密方式去进行通讯、用年轻人为主力,这些全部都与香港过去大半年的状况相似。

我们随便翻看黑暴运动中的任何一页,都见到别有用心者向年轻人鼓吹“港独”,看到他们背后来历不明的资金,看到年轻人成为运动中的炮灰,也看到加密通讯软件在这些暴力事件背后的作用。不少政界人士都指出,本土恐怖主义荼毒年轻一代、搞乱香港社会,特区政府不容忽视,必须采取行动。

【特征一】极端思想

报告内容:报告中将恐怖主义分了5类,包括“圣战主义分子(Jihadist)”、“右翼(Right-wing)”、“左翼及无政府主义(Left-wing and anarchist terrorism)”、“民族主义分子(Ethno-nationalist)及分离主义分子(Separatist)”,及个别事件,这些都是因不同类型的极端思想,企图以暴力恐怖行为去改变政治、社会及经济制度等,以达到自己的目标。

报告指出,欧洲的“民族主义分子”和“分离主义分子”所发动的恐怖袭击活动远超其他类型的恐怖袭击,他们主张种族和民族主义,后者更寻求“独立”。

香港情况:修例风波一开始就处处可见“港独”分子的踪影,他们更鼓吹年轻人将自己视为香港人而非中国人,明目张胆要求“港独”,明显就是分离主义。风波中最常见的泛暴派口号,就是“光复香港 时代革命”,由此衍生的种种暴力、恐怖行为,都被视为是在“光复香港”,作出殴打甚至意图杀害警察的情况,泛暴派更将这些作出恐怖袭击行为的人称为“义士”,与恐怖组织将成员视为“战士”如出一辙,可见这种极端思想正是香港大半年来不得安宁的原因。

【特征二】年轻主力

报告内容:越激进极端和脱离现实的行动,越须诱使满腔热血的年轻人的执行。报告中指出,欧盟2018年所拘捕的恐怖分子,平均年龄只有33岁,当中近半数人更是30岁以下,40岁以上的只有22%。这些恐怖分子主要为男性,但女性参与者亦持续增长中。

香港情况:不难发现,香港是次藉修例风波发难的暴徒当中,年轻人占了大多数。保安局局长李家超去年底亦曾表示,修例风波中被捕者年龄八成为30岁以下,与欧盟报告情况契合。根据香港警方上月26日的数字,警方在9个月间拘捕了7,586人,有1,330人年龄少于18岁,即有近两成人竟为未成年人士。同时,有四成人均为学生,当中1,700多人为大专生、1,300多人为中学生。性别分布方面,7,000多人中有约75%为男性、25%为女性。

虽然7,000多人非人人都是恐怖分子,但信奉分离主义的恐怖分子必然在其中,会否有更多年轻人接下来被利用,实在不得不防。

【特征三】暴力制弹

报告内容:黑暴以来,香港社会见证了全新的本地暴力袭击行为,但这些手法与欧盟报告中描述的同样惊人相似。报告指出,不少恐怖分子是用枪、刀、爆炸品和化学品,而爆炸品中既有恐怖分子最爱的TATP,亦有不少是简单自行制作的土炸弹,而不少恐怖分子其实只需要极少资金去进行相关行动。

另外,报告指出恐怖分子会针对市民和权威象征,而放炸弹行为则会选在公众聚集的场所等。

香港情况:由6月9日开始,香港市民已见到黑衣暴徒无故攻击无人的立法会大楼,为的就是冲击立法象征,其后更有攻击法院、在政府建筑物闹事、毁坏中资或被视为“出卖义士”的商户和机构等。同时,黑衣暴徒更是刀、箭、枪都用上,初期大量制作汽油弹导致社会火光处处,后来亦时有发现有人在车站、街上、轨道等放土制炸弹,警方亦于工厦检获TATP烈性炸药,甚至有学生带着TATP炸药到学校,令广大市民感到生命安全受威胁。

【特征四】涉洗黑钱

报告内容:要进行恐怖主义活动,当然少不了金钱的支持。欧盟报告指出,恐怖分子会以所谓慈善机构和筹款组织去取得金钱,尤其好以“人道支援”名义去筹款,例如要筹生活费予“义士”的孤儿子女及其他家人、为坐牢者筹款等,亦会透过小型企业去进行有关活动。他们会透过一些加密货币去资助恐怖活动。同时,一些非牟利组织(NGO)亦会被用于洗黑钱。

香港情况:反观香港自黑暴以来的泛暴派募款行动,最为引人关注的,正是“612人道支援基金”,但有关基金的数簿始终不清不楚,到底是用来资助了什么人亦难以考究。另一个是在网上众筹的“星火同盟”,去年底已被警方调查,质疑该组织洗黑钱,而其7,000万元户口亦被冻结。

另外,泛暴派过去大半年亦一再声言要搞“黄色经济圈”,与透过小型企业去取得金钱支援一点契合, 同时他们亦提出要用“抗争币”等,不过最终未能成事。

【特征五】网络沟通

报告内容:恐怖分子组织毕竟不可以大摇大摆去招募“同道”、传递其行动讯息,欧盟报告就指出,恐怖分子会透过非正式网络去维持曝光率、以开源科技等去作宣传,使用加密通讯工具,及多数为加密的社交平台及论坛等,正是恐怖分子之间的沟通和宣传工具。欧盟中亦有多个例子证明,阿盖达组织、伊斯兰恐怖主义恐怖分子喜用加密通讯工具“Telegram”来沟通。

另外,他们会在有关平台和通讯工具中,讲述如何制作简易爆炸装置,并会遥距指导有关制作,这种另类的“知识转移”亦在一些网上论坛中越见频繁。

香港情况:黑暴运动以来,“Telegram”成为不少暴徒沟通的平台,网上讨论区“连登”也是暴徒交流的平台之一。除了一些俗称“公海群”中发放一些仇警、仇政府文宣,也有一些简易教暴徒如何抢犯、袭警的图文单张。他们也的确在上面讨论如何制作炸弹、烟雾弹等,行为模式与恐怖组织相似。

毁社会毁港青 政府不能不理

对于香港过去大半年的情况,与《欧盟恐怖主义现状和趋势报告》的恐怖活动相似,多名立法会议员认为香港已出现本土恐怖主义的行为,批评别有用心的泛暴派一直处心积虑,先向年轻一代灌输“港独”的分离主义思想,再教授各种恐怖活动伎俩,使他成为恐怖分子,以搞乱社会为目标,摧毁社会的同时,亦摧毁了年轻人的前途,现已到危急阶段,特区政府不能坐视不理。

工联会立法会议员何启明认为,香港情况正如欧盟报告所言,别有用心者煽动年轻人参与黑暴,透过网上途径教授炸药、汽油弹制造方式,再以极端主张怂恿他们到公众场合搞事。为巩固力量,还打出所谓“人道援助”等名义,筹集经费,支援各种恐怖活动及洗黑钱等。他强调,从各方证据证明,泛暴派公然鼓吹“港独”的分离主义,更千方百计将其合理化,当局绝对不容忽视,应禁止继续酝酿滋长,否则年轻人只会成为泛暴的炮灰。

民建联立法会议员葛珮帆指出,报告中所提及的内容,完全是过去大半年黑暴的行为,暴徒假借“反修例”为借口,实则在香港大搞恐怖活动以推动“港独”。她批评,泛暴派刻意纵容包庇,煽动更多年轻人去支持“港独”的极端思想,令他们误入歧途,成为极端暴力分子。对此,当局必须坚决打击暴力行为、依法严惩暴力分子,才能制止恐怖主义在港蔓延。

经民联主席卢伟国指出,自泛暴派明里暗里鼓吹“港独”,至过去大半年的黑暴情况,暴徒的手法越发凶残,近日警方还搜出大量炸药,实在令人吃惊,危及市民的安全,这些手法完全是恐怖主义行为,但泛暴派一直纵容、包庇,还刻意美化具恐怖主义的犯罪行为, 实为荼毒年轻一代。

立法会体育、演艺、文化及出版界议员马逢国指出,从各方线索显示,香港已有恐怖主义的苗头,泛暴派看中香港的年轻人,向他们鼓吹“港独”、灌输恐怖主义思想,及犯案的手法,还提供金钱物资,更扬言万一被拘捕,都会获得协助,让他们全心全意听从指挥。他认为,有关情况已到危险边缘,当局绝对不能忽视。

来源:香港《文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