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行会成员:美国《香港人权法案》制造矛盾

图:行政会议召集人陈智思(右二)及行会成员张国钧(左一)、廖长江(左二)、叶刘淑仪(右一),讲述早前赴美参加交流会的情况 大公报记者马丁摄

星岛环球网消息:《大公报》报道,行政会议召集人陈智思及行会成员廖长江、叶刘淑仪、张国钧3月5日至8日获邀以个人身份赴美参加“美国香港对话”,其间曾与多名美国官员交流。四人昨日在港召开记者会汇报对话详情。陈智思表示,曾向美国官员提及《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是在香港社会存有很多矛盾之时推出,会令香港更加分化。叶刘淑仪认为,法案制裁门槛很高,香港的人权状况很好,看不到为何香港会被制裁。

美国非牟利组织World Affairs Council早前邀请陈智思、廖长江、叶刘淑仪、张国钧以及三名反对派议员梁继昌、莫乃光、谭文豪到加州出席“美国香港对话”交流会。四日行程包括九小时的正式会议,以及其他交流活动。出席交流会的美方代表包括:美国副助理国务卿费德玮(Johnathan Fritz)、美国驻港澳总领事史墨客(Hanscom Smith)及美国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幕僚等。

希望交流能表达不同声音

陈智思表示,有关制裁的内容根本不在议程上,讨论《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的时间亦很短,其余大部分时间都在讨论贸易及文化交流。陈智思强调,已经向美方反映通过《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的时机并不合适,只会制造更多矛盾,令香港更加分化。很多香港人都质疑为何美国要干预香港。陈智思又说,该法案于过去一段时间制造很多不必要的担忧和矛盾。当“制裁”字眼一出,不少商界,包括在香港的美国商界,都担心会不会受“制裁”影响。陈智思认为,过去很担心美方偏听某一面的讯息,希望透过今次交流会,能够表达不同的声音,让美方知道香港问题复杂。

廖长江指出,《香港人权与民主法案》会容易造成彼此之间的猜疑和误解。如果最终提交报告,再检讨《美国─香港政策法》,付诸行动之后可能对香港非常不利。

被问到美方是否有意制裁香港,叶刘淑仪表示,从过去与美国官员的多次交流可知,法案门槛很高,当中提及的非法移交、非法禁锢以及严重违反国际人权标准等都不符合香港情况,因此看不到香港会被制裁。叶刘淑仪又表示,美国行政部门不愿意向香港实施制裁,而她亦看不到美国如何制裁香港。

制裁香港法案门槛高

廖长江说,曾经在另外场合与美国官员交流过,法案通过之后,除了交报告之外,不是说美国行政机关一定要做跟进的事,因此门槛非常之高,涉及美国不同部门,也要遵守法律程序,而法律程序的要求也很高。

张国钧指出,有美方代表误以为HKSAR的A是指autonomous(自治),以为香港是“全面自治”,所以他们对待香港问题才会有很大偏差。他希望通过对话告诉美方,在处理或考虑香港问题时,必须认识到香港是“一国两制”之下的一个特别行政区。

中美利益需共同维护

参加“美国香港对话”四名行政会议成员指出,中美之间有很多共同利益,需努力改善关系。

行政会议召集人陈智思说,曾在对话期间向美国官员指出,中美应有共同目标,而非互相竞争或存有矛盾。他指,国家过去几十年的改革开放已经解决大部分贫穷问题,如今面对的新挑战是如何满足三亿中产医疗、教育等需求。中国需时解决内部挑战,相信绝不会故意去影响美国或其他国家。

廖长江表示,中国和美国之间有很多共同利益,国际关系并非零和游戏。目前两国之间或存在猜疑,需要更努力改善两国关系。

叶刘淑仪说,希望美国官员明白“一国两制”对香港人来说得来不易。“两制”的前提是香港回归祖国,且不影响国家的主权、安全、领土完整以及发展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