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港媒:为何外国抗疫没有医护罢工?

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扩散,欧盟所有国家遭受感染,亚洲的韩国、日本、伊朗同样成为重灾区。但看到这些抗疫新闻的同时,有一个细节被忽略了。这就是,外国疫情再严重,至今也没有看到哪怕是一宗的医护罢工事件。香港至今只有121宗受感染个案,和其他国家数千宗个案根本无法相比,同样是医疗物资不足,同样是情况紧急,同样没有出现“全面封关”,为什么其他地区可以放下政见一致抗疫,一切以病人利益为重,而香港却会出现医护不顾病人生死、临阵脱逃的可耻事件?

一场重大的公共卫生事件,是考验一个地区公民素质与社会文明程度机会。显而易见,香港的表现是令人失望的。在过去这两个月时间里,既看到了大量紧守岗位医护的人性光辉,同时看到了被政治立场与仇恨思想蒙蔽了的医护面目。

从2月3日开始,“医管局员工阵线”发起所谓的“罢工”,提出两个诉求:“全面封关”、提供足够医护物资。据官方统计,仅2月4日当天,就有超过2000名护士、300名医生“缺勤”(旷工)。在当时香港抗疫形势最为紧急、也是最需要医护的时候,这批医护以丑陋的行动,向全世界展示香港的黑暗一面。那些举着标语、戴口罩不敢真面目示人、口口声声叫喊“全面封关”的所谓医护人员,不仅愧对自己的医疗专业,更愧对香港人。

尽管政客以及带头罢工者,爱将自己形容成为抗疫做了多大贡献、描绘自己冒着多大的危险、叫喊着医疗物资又是多么不足够,但一个月之后,香港人看看现在世界各国的抗疫形势,再回顾这批罢工医护的表现,不论是专业水平、道德力量,别说差天共地,也有云泥之别矣。

意大利目前是中国以外受感染情况最严重的国家,至今已有超过9000宗确诊个案。该国医生工会组织指出,全意约5%的感染病例是医务工作者短缺造成的。作为一个具备良好医疗传统的国家,意大利当局也在尝试以非常规式救援的方式来面对威胁。譬如在经济、教育最发达的伦巴第大区,当局已经发起总动员,不仅要求政府重新征用已退休的医生和护士,还让护士学校的学生提前毕业,直接参加医护工作。但他们有没有放弃病人、发动罢工?

欧盟何曾“全面封关”?

法国受感染个案已超过一千宗,全国医疗体系饱受冲击。在重灾区的瓦兹,一名院长对媒体表示,无论是接听急救电话或是手术医生,都处于不堪重负的状态下。每名医护人员一天三个的医用口罩已经告急,不论是医护人员还是在急救中心工作的人员都处于饱和状态,医护人员已经好几个星期没有休息了。法国医护如此艰辛,当地医护有没有因为法国政府没有对意大利“全面封关”而罢工?有没有因为“不够休息”、“不够口罩”而罢工?

德国情况也不遑多让,个案已经超过了一千宗。当地医护超负苛工作,亚琛工业大学附属医院妇产科的一名护理人员被确诊感染新冠病毒后,按规定,他在本科室的45名同事作为密切接触者应全部居家隔离。但这是该院的早产儿监护病房,如果全员停工,那些最需要照顾的小生命怎么办?因此,医护人员目前继续上班。德国医护有没有抱怨政府支援不够、“太危险”而振振有词地放下病人而不顾?

欧洲的意大利、法国、德国与英国,亚洲的韩国、日本、伊朗、泰国,大家都面对同样的疫情冲击,但至今为止,没有出现哪怕是一宗的医护集体罢工事件。为什么外国没有,而只有香港出现,并且以如此大规模的方式出现?

根本原因在于,极端思维已盖过了专业要求和道德水平。所有人都知道,罢工医护背后有着政治组织的操弄影子,而所谓的“全面封关”,也根本就是为了实现与内地切割的借口。试问,如果“全面封关”真有效,为什么疫情爆发至今已逾一个月,法国不封意大利?德国不封意大利?英国不封意大利?按香港罢工医护的标准,这些国家的政府是否都应该集体下台谢罪?当意大利护士每人每天只有不超过两个口罩的情况下,仍然忘我地救治病人,香港的罢工医护们,难道不感到羞愧吗?

一场疫情,揭开了香港的阴暗面,但同时也看到了大量坚守岗位的医护,在危难时刻绽放出来的人性光辉。香港这个城市,需要的是专业,需要的是理性,更需要包容。看看欧洲吧,一切古典民主理论的发源地,教会了香港人是时候反躬自省。

作者:李继亭

来源:大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