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反对派的倒行逆施已招来众怒

李世荣新社联副理事长新界青联智库召集人

反对派行事荒谬乖张其实在去年6月的事件已经表露无遗,即使现在新冠肺炎袭港,然而反对派仍然不时添烦添乱,时常仍借机堵路、纵火之余,近日又"再献新猷"。被反对派控制的西贡区议会有正事不做,突然在未有征求家属同意下,便讨论将公园更名纪念"陈彦霖"及"周梓乐"。动议无疑是在死者亲人伤口洒盐,结果动议遭受全社会,包括他们的所谓同路人炮轰,更斥他们吃"人血馒头"、消费死者,议案亦被迫中止讨论。虽然事件看似暂时告一段落,不过实在值得部分人深思一下,不顾他人强行走下去的社会运动和区议会,会为社会和自己带来什么伤害。

在反对派的圈子之中,一直以来所有有利他们的事情,即使如何荒谬也变得顺理成章。例如︰我们不难在反对派的社交群中,看见他们仍不断声称所谓"831太子站"中有多少人死于警察之手,然而在他们的其他文宣中,不难看见其实他们心知所谓"831"其实没有死人,甚至有一些文宣直指周梓乐才是"首位死者";还有,即使相貌相距千里,也不断说某相中的男死者是陈彦霖之母;除此之外,社交网上还充斥着一些他们做便没有问题,但政府、警察或建制派做便会有问题的评论,以及一些毫无同情心的仇恨言论。

在这些圈子内围炉取暖无疑是"非常快乐"的事情,可全心全意地不用顾及他人感受,将真性情完全显露,肆意侮辱自己不喜欢的事物,甚至在去年6月期间他们更可谓人多势众,胡言乱语、横行霸道和借词行凶却几近没有应得的后果。不过,这群人一味向社会索求和控诉之余,却从头到尾也没有顾及香港社会其实一直有多元意见,有很多人对他们的作为其实并不接受,或者只是因为他们当时得令,人家敢怒不敢言。就有如这次公园命名的事件,其实当社会事件开始降温,当反对派走出自己的圈子去看看,便会发现不同市民在寻回他们可以发声的空间,甚或他们同路人在冷静起来的时候(当然不排除另有所图),其实大部分人也认为这种行为是粗暴、无理,甚至认为他们在吃人血馒头。反对派除了在区议会以撤回议案遮羞之外,他们是否应该尝试走出自己的世界,看看其实社会还有很多人因为他们的立场而在受苦及受到伤害?

不过,要一些越趋激进、当时得令的反对派跳出自己的框框,为其他人设想一下看来仍路阻且长。就例如之前一名黄丝议员曾在其议办门口挂出所谓"蓝丝与狗不得内进"的字句,但当我们再回忆起再不久之前他们还站在道德高地的说话叫:"黄蓝是政见,黑白是良知"之时,看来这种不可理喻、矛盾、扭曲和"有渠讲无人讲"的世道,即使香港人如何努力改变也好,也可能最少要维持4年。

来源:香港文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