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防疫装备失窃 医局经理懒理

星岛环球网消息:香港《文汇报》报道,新冠肺炎疫情持续蔓延,2月初有医护人员以罢工形式要求政府“封关”,亦要求医院管理局处理装备不足等问题,但网上却频繁出现香港公立医院“医护滥用医疗物资”、“医疗物资失窃”等消息,究竟医院情况是否真的如新闻及工会渲染得那么糟糕?是否有人在无端制造恐慌?东区尤德夫人那打素医院(东区医院)的前线医护人员W日前向大公文汇全媒体记者揭露内幕。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蔓延,此前香港护士总工会会长苏肖娟表示,各医院口罩失窃情况严重,其中伊利沙伯医院更有七百盒口罩失窃。这种情况在东区医院也有发生。

不查口罩失窃 偷抹布仅警告

W告诉记者,农历新年期间,急症室失窃了200盒口罩,但负责管理防疫物资的部门经理却没有再找任何人调查,事件不了了之,只是之后物资被转移至由经理管理的仓库,虽仅限数人才可拿取物资,但仍有80盒至100盒口罩不翼而飞。

此外,2月初一位当值护士从急症室偷走8盒酒精抹布,被同事发现后告知病房经理,病房经理也只是给予口头警告。

记者就此事查询东区医院,得到的回覆是:“各部门均有职员记录防护装备的使用情况及存量,院方亦建议员工适当使用及管理所有个人防护装备,集中存放在妥善的地方,并按使用量将相关装备放置在有需要的区域使用。院方至今并无接获防护装备失窃的报告。”

W之后表示,“当值护士被抓到偷口罩,是一个很确切的盗窃行为,理应报警或接受纪律处分。80盒口罩对于医管局可能只是很少量的物资,但如果部门经理作为管理人员对此事不了了之,知情不报,会变相纵容了其他同事窃取或浪费更多医疗物资。”

滥用保护衣 最多一日千件

医管局总行政经理庄慧敏此前表示,现时6万名负责医疗工作的员工,每人每日都需要使用4个至6个口罩,文职及后勤人员每天用一个口罩。根据世卫建议在普通病房和分流站的医护用外科口罩已足够,处理新型冠状病毒确诊或怀疑个案、雾化工作的前线人员,会提供N95口罩及保护衣,N95口罩如无污损一般情况下不需要更换,但是部分医护人员的行为却与规定大相径庭。

W告诉记者,1月底疫情开始爆发时,医院的防护物资较为充足,但是急症室的部门运作经理却不断纵容同事滥用保护衣,所有部门同事不论岗位都会身着全身保护装备,包括保护衣、N95口罩、面罩等,平均每人每天要使用8套至9套保护衣。

W表示:“比如医生看病人有一个隔离室,经过医生诊断后,没有肺炎的情况下就让他离开,这时候只需要递一张纸给病人,医生都会换整套衣服。急症室最多试过每日要使用过千套保护衣,但是根据医院的感染控制组是不会建议这样做的,多少资源都不够这样浪费。”

经理叫人“自决”是否守规矩

这样的情况一直持续到2月14日,东区医院高层发现滥用物资情况严重后,命令前线医护要节省使用保护衣,但“上有政策,下有对策”,W指出,负责监管防护物资的部门经理在WhatsApp上说“大家可以随意用自己的方法决定是否遵循规定”,导致滥用保护衣情况持续发生。

对此,东区医院回应记者查询时表示,“所有个人防护装备均按医管局感染控制指引使用,不会限制员工在进行高风险程序时防护装备的用量。现时全球保护装备的运输及物流供应链情况仍然严峻,院方与医管局总办事处密切协调货量。本院会尽力确保前线医护人员有足够保护装备照顾病人,并呼吁谨慎使用保护装备。”

W坦言,虽然近期在医院高层的再三强调下,滥用保护衣的情况有所改善,但是每名当值人员仍最少佩戴一个N95口罩,对于仅剩两星期N95口罩库存,仍非常紧缺,要谨慎使用。

医鼠早潜联网 频换罩狂偷罩

香港护士总工会会长苏肖娟早在约一个月前接受传媒访问时表示,据知自1月中起,各医院均出现大量口罩失窃情况,数目由十多盒至数百盒不等,当中以各联网的龙头医院较为严重,其中伊利沙伯医院一病房前后更有700盒口罩失窃。她又批评部分前线医护滥用防护装备,如每小时更换一个口罩等,认为防护装备需应用则用,但亦需注意慎用及慎弃。

苏肖娟在访问中指出,部分医护得知医管局的防护装备紧张,刻意浪费及加速消耗仅有的防护装备,“好像每一小时就要换一个口罩,但这是不需要的。”她要求医管局检讨感染控制指引,并向全体医护及支援人员清楚解释有关标准与装备的作用及效果。她同时促请医管局严格监控储藏及登记取用记录,并在发现失窃时报警彻查,以防止有人进一步偷取口罩。

香港护士总工会其后亦发声明指出,支持改善前线医护人员防护装备的合理要求,该会已向医管局提出要将外科口罩、N95口罩、眼罩、全面罩、保护衣及消毒酒精等留给最前线同事。

不过,工会同时表明,防护装备需应用则用,但亦需注意慎用与慎弃;而滥用及过度防护未必有利有效防护,反而会加剧装备存货的急促下降,自招资源早日耗尽,恐会害己害人。

【专家之言】纵容偷窃挥霍涉渎职

■1月時有人偷口罩被「天眼」拍下。

■1月时有人偷口罩被“天眼”拍下。

对于有医护人员罢工、滥用医疗物资,甚至可能发生监守自盗的情况。香港法学交流基金会主席、大律师马恩国表示,“原本偷取口罩等防疫物资,已涉嫌干犯盗窃罪,而医护人员利用职务之便盗窃,更是罪加一等。”马恩国又指出,上级包庇纵容下属的偷窃或者滥用医疗物资行为,或干犯了公职人员行为失当罪,“医院管理层是有责任盘点物资被有效使用,做好登记防止盗窃的情况发生,不能没有人呈报或者报案,就不处理。”

此外,医管局于2月26日向此前因罢工缺勤的员工发信,了解缺勤员工不上班的原因,表示掌握足够资料后就会采取跟进行动,不排除扣除缺勤日子的薪金。马恩国表示,虽然基本法订明,香港居民享有“组织和参加工会、罢工的权利和自由”,但僱主和僱员之间有《僱佣条例》作特别约束,“不能用普通的权利去冲击僱主和僱员之间特别的法律约束,员工违反条例,僱主就可以依规究责。”

抗击疫情就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而打仗既要拚前线医护的英勇,更要拚防疫物资等后勤供给,为他们提供足够物资至关重要,但如果前线医护刻意浪费物资、擅离职守,政府、医管局及相关专业组织就一定要揪出这些害群之马严惩,若再无动于衷,等同姑息养奸,千里之堤恐毁于蚁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