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港媒:“黄丝网媒”勿包庇炸弹狂徒

警方日前采取行动拘捕17名男女,涉嫌与明爱医院、深圳湾口岸、港铁罗湖站的炸弹及怀疑爆炸品案有关。“黄丝网媒”周一宣称,有自称策划深圳湾爆炸案的“匿名者”向其记者发信息,指有“炸弹手足”和自己没有被捕,并特意在“报道”结尾加注──“相关采访及通信纪录在报道刊出后全部销毁”。

这篇报道的真确性究竟如何,我们自然难以知晓。可是,即使假定这篇报道并非记者虚构杜撰,这家“黄丝网媒”的处理手法,也是大有问题。

首先,任何一家负责任的媒体,都必须确保消息的真确性。因此,他们应先核实所谓“匿名者”的真实身份,并且采用“交叉验证”的手法,循多于一个渠道核实消息的真确性,才正式发放消息。然而,从这家“黄丝网媒”的报道内容来看,记者好像只是单凭网上收取的匿名信息,便当作真实消息报道。

如此一来,他们又怎能保证所谓的“匿名者”,根本不是爆炸案涉案人士,而是有人利用这家网媒,蓄意发放虚假消息,藉此误导警方?还是这家“黄丝网媒”因其政治立场,于是故意不管消息真伪,甚至明知对方正在发放虚假消息,仍要刊出报道?若是有意为之的话,那便不只是职业失德,更有可能违反法例!

根据《刑事诉讼程序条例》第91条:如某人明知而向任何人作出虚报,内容倾向于显示已有人犯某罪行,或倾向于对任何人或财产的安全引起忧虑,或倾向显示他有对警方的调查具关键作用的资料,因而导致任何警力的浪费,即属有罪,一经定罪,可处罚款二千元及监禁6个月。

当然,我们也不能排除,所谓“匿名者”跟该个网媒的记者其实相识,甚至是记者一直知晓爆炸案的相关内情,只是害怕对方败露,于是利用新闻业常用的“保护消息来源”,包庇在逃的爆炸案疑犯。若实情真是这样的话,这便不但是滥用新闻自由,更是知情不报。

须知道,这几单爆炸案不是普通的罪案,而是赤裸裸的恐怖袭击。根据《联合国(反恐怖主义措施)条例》规定,任何为了推展政治、宗教或思想上主张,以及意图强迫特区政府或国际组织而作出针对人的严重暴力、对财产的严重损害、危害作出该行动的人以外的人的生命、对公众人士或部分公众人士的健康或安全造成严重危险、严重干扰或严重扰乱电子系统、或严重干扰或严重扰乱(不论是公共或私人的)基要服务、设施或系统的行动,便是属于恐怖主义行为。

在此情况下,任何作出或协助作出恐怖主义行为的人,均是恐怖分子。条例还禁止任何人在知悉或怀疑有些材料相当可能对调查是相干的情况下,捏改、隐藏、销毁或以其他方式处置这些材料。可见,若是“匿名者”的资料为真,而这家“黄丝网媒”又真的如他们所说,已经销毁了相关的采访及通信纪录,便有可能触犯法例。

退一步而言,即使撇开爆炸案是否算作恐怖袭击的问题不论,该家网媒在报道后销毁相关的采访及通信纪录,也有可能触犯其他法例。根据《刑事诉讼程序条例》第91条:如某人犯可逮捕的罪行,而任何其他人知悉或相信有人已犯该罪行或另一可逮捕的罪行,并知悉或相信他有在确保罪犯就该罪行而被检控或定罪方面可能有关键性帮助的资料,但接受或同意接受任何不披露该资料的代价,即属有罪,如循公诉程序定罪,可处监禁2年。

作者:温滔淼 时事评论员

来源:大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