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港媒:“夺权路线图”实是“内斗路线图”

香港目前正处于疫情防控的关键阶段,但反对派及暴徒却志不在防疫,暴徒仍是每周继续发动出师无名的堵路破坏,他们一边指责政府防疫不力,一边却在不断制造人群聚集,自制交叉感染机会,干扰政府的防疫工作,其自相矛盾可见一斑。暴徒没有停止破坏,反对派政客也没有停过搞局,在立法会上继续阻挠政府的抗疫拨款,在区议会上继续煽暴以及上演各种政治闹剧,而一众反对派大老及“蚕虫师爷”亦为9月的立法会选举谋划布局。

素人不卖戴耀廷的帐

以反对派“导师”自居的国际关系“学者”,近日提出所谓“夺权路线图”,他认为环观现时功能组别各个界别,除乡议局难以撼动外,其他界别均有被改变空间:“若能成功于议会取得过半议席,就能进占立法会事务委员会主席之位行使否决权,瘫痪政府,值得一试”。下一步就是明年选委会选举中,让非建制派选委过半,届时选出“泛黄特首”,新特首则可代表由新政府提出政府方案,改革功能组别、落实普选。而北京平衡利害关系,未必会“反枱”。讽刺的是,反对派一向指责功能组别是“小圈子选举”,但现在却要参与抢位,这名“学者”所谓的“矛盾的统一”完全是自打嘴巴。

至于戴耀廷也不让“学者”专美,近日继续提出其“雷动2.0”,要求反对派“齐上齐落”,听他的协调和号召,在投票日前夕“弃保”以夺取最多议席。不论是“学者”或戴耀廷,都将9月立法会选举视为关键一战,是“夺权”的重要一步,先是夺取立会过半数议席;接着再全面进攻特首选委会选举,通过在功能组别的优势,最终取得过半数选委票,从而选出一名反对派属意的特首,这就是所谓“夺权路线图”。这其实没有什么特别,反对派一直也在做,但这样就可以“夺权”了吗?反对派的“夺权梦”只不过是黄粱一梦。

反对派去年藉“修例风波”在区议会选举大胜,但主要是由于单议席单票制所致,反对派的得票率并未有超出以往的“四六比”。当然,今年立法会选举确实是反对派第二梯队、“政治素人”上位的最佳机会,几可肯定反对派各党各派都会倾巢而出争位,原因是“苏州过后冇艇搭”,这绝非戴耀廷所能协调。所以他也作出妥协,表示不会阻止反对派人士参选,只是希望各人在投票前夕导从其“推荐名单”而自行退选。戴耀廷此举在法律上已有操纵选举之嫌,而其行为也构成了助选活动,必须计及选举经费,执法部门便不能再坐视不理。

从实际操作角度看,反对派报名参选就是要赢,而不是为人作嫁衣,一场地区直选经费以百万元计,如果弃选投入的资源等如化为乌有,所有参选人都是平等的,凭什么戴耀廷可以靠他从来不准确的民调去决定他人生死?为什么“政治素人”要听这些“过气政治人物”指挥?戴耀廷的“弃保”,需要有极强的纪律,操盘人也要有极强的统筹能力,戴耀廷以为自己是谁?

即使反对派摩拳擦掌要攻陷的功能组别,也不是反对派要赢就能赢,功能组别关注的始终是业界权益,参选人不是凭一两句政治口号就可以躺着也当选,功能组别选举靠的是切切实实的业界工作、有政绩和服务,这恰恰是反对派弱项。挟着当前的政治狂飙,能否在多个界别成功“抢滩”,现在仍是未知之数。

中央岂会任命“泛黄特首”

退一万步,反对派真的取得立法会过半,继而再抢攻选委会,天也不会塌下来。立法会失陷固然令议会空转,但在行政主导之下,结果还是反对派做不了什么事。而且,他们要瘫痪议会,令香港空转,等如与市民作对,不见得会得到市民支持。至于通过特首选举“夺权”更是一厢情愿,因为中央始终牢牢掌握着香港的全面管治权,宪法及基本法明确中央对港的多项权力,其中包括对特首的任命权。中央任命行政长官主要是把政治关,防止危害国家利益的人成为行政长官,这是一种“守尾门”的制度安排。

当然,中央对任命行政长官是十分慎重的,没有充分理由,不会轻易DQ选委会选出的行政长官当选人。过去由于不存在反中人士当选行政长官的问题,所以这个权力一直备而不用,但现在有人说要“夺权”,事关香港主权,中央这个权力还会备而不用吗?反对派特首不会获得任命,反对派亦不可能染指香港的行政权,反对派的“夺权梦”永远都只是一场白日梦。  

来源:大公网 作者:方靖之 资深评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