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占中”发起人陈健民出狱 续煽暴揽炒害青年

图:轻狂烂骚 策暴揽炒祸首陈健民被判囚16个月,昨日刑满,陈健民步出壁屋监狱时一脸轻狂

星岛环球网消息:《大公报》报道,新冠肺炎疫情未止,黑暴又卷土重来,策暴揽炒祸首之一,“占中”发起人陈健民昨日刑满放监,却毫无悔意发表“入狱达义”谬论纵暴害人!因违法“占中”煽惑等罪成被判囚16个月的陈健民,昨日刑满步出壁屋监狱,在场迎接这名释囚的都是“占中”暴乱的关键搞手,包括戴耀廷、黄之锋、李永达、杨森、林卓廷、李卓人等政棍。陈健民表现轻狂,高调声称无一刻后悔,扬言会与暴乱被捕人士分享狱中心得云云,唯恐香港不乱。

“占中”发起人的陈健民,去年四月被裁定串谋公众妨扰罪,以及煽惑他人犯公众妨扰罪成,判囚16个月扣减刑期后昨日刑满出狱。约早上八时左右,“占中”案判缓刑两年、陈健民口中的师傅朱耀明,带同多名马仔率先到监狱外打点。

及后“占中九丑”及泛民中人先后到场,包括囚友戴耀廷、邵家臻;黎智英马仔李永达、杨森、李卓人、陈日君、林卓廷,以及陈淑庄、张秀贤、锺耀华、黄浩铭、岑子杰、尹兆坚、刘慧卿、梁国雄、黄之锋等等一众暴乱祸首齐齐到场,其间有声称支持者举起黄伞及横额等迎接陈健民,众人在传媒镜头下齐做“贺出狱”烂骚。

反对派空群做“贺出狱”烂骚

至8时30分,陈健民太太乘坐白色七人车在狱外等候,先后向两名“占中”祸首朱耀明和戴耀廷握手。接近九时许,惩教署人员让手持鲜花的陈太走进壁屋监狱内的避车处,迎接陈健民出狱。未几两名惩教署人员带同陈健民步出监狱,陈健民表现兴奋在向支持者大喊口号后,才戴上惩教署制造的CSI口罩,然后在临时记者会大发谬论。

陈健民指自己入狱11个月的日子艰难,却完全无一刻后悔,又把在监狱中看到媒体报道暴乱年轻人的激烈行为,不分是非黑白推诿是“政府逼出来”,与他违法“占中”时煽动“年轻人抗命与war game徘徊”的歪理一样,煽动年轻人与政府抗争。

无悔意的陈健民为自己涂脂抹粉,扮大佬发表“入狱达义”谬论,指自己坐过监了,可与被捕的所谓抗争者分享狱中心得,让他们能及早做好身体及心理准备,如不幸入狱也可过得更有意义云云。

管浩鸣斥“三丑”令教会尴尬

陈健民表演一番后,与朱耀明和太太步行至一油站旁的停车场,坐上一辆白色七人车返回沙田花园市值2000万的豪宅。

陈健民等人返回寓所后约13分钟,有一架神秘白色房车驶入屋苑探望他。屋内已有多人等候陈健民开party,找借口说庆祝他61岁生辰,其间有女子抹眼泪,又有一名男子除口罩抹鼻水。

“占中”罪成获缓刑两年免受牢狱之苦的朱耀明,如主人家般轻拍众人膊头安抚,又与陈健民太太用手机影合照,其后众人围圈祈祷。至傍晚,逾千呎豪宅余下陈健民夫妇。

“占中”三丑朱耀明、戴耀廷、陈健民均有基督教背景,圣公会教省秘书长管浩鸣曾经批评“三丑”令教会尴尬,让人误以为基督徒是激进分子。

“占中”黑手成魔之路

本来是一介学者的陈健民走上“独”路,深受朱耀明的金主黎智英及“台独”鼻祖施明德夫妇的荼毒。

陈健民1979年在中文大学修读社会学系一年级时,已关注台湾美丽岛事件,当时施明德太太艾莲达流亡香港,出席在中大的演讲会上发表“台独”论,与在场的记者陆铿争吵,引起陈健民的关注。

其后一张当年台湾军事法庭上的“台独”鼻祖施明德、黄信介及他们的辩护律师陈水扁等人的相片,令他印象深刻,陈健民直言“影响我很深”。

陈健民1988年往耶鲁大学师随政治学家胡安林兹Juan Linz后,1993年于中大任教,在教学路扶摇直上的陈健民,结识在台湾读神学的朱耀明,令陈“独”入心,走上不归路。

2002年朱耀明拉拢陈健民成立“香港民主发展网络”(民网),《大公报》去年四月报道民网的户口被借用作违法“占中”筹款,截至2015年8月户口至少存款一千多万港元至今去向成谜。陈健民与朱耀明及戴耀廷搞违法“占中”,他亦因此与老父不和,互不瞅睬。

法律界质疑轻判无阻吓力

违法“占中”发起人之一的陈健民昨日出狱,却毫无悔意地声称要分享“狱中心得”。多位政界及法律界人士批评陈健民鼓吹“入狱达义”,令年轻人犯法,质疑当初量刑过轻,强调法庭以后判刑应以此为鉴,不可对不知悔改的罪犯轻判,否则法律只是一纸空文。

变相鼓励不守法

本身是大律师的经民联立法会议员梁美芬批评,陈健民将犯法方式“浪漫化”、“英雄化”。她直斥,“入狱达义”是歪理,“很多年轻人未知道什么是守法,便学了违法,年轻人未识守法就违法。”她认为,陈健民言论变相鼓励那些少不更事的人,以为坐监没什么大不了。

全国港澳研究会会员、香港法学交流基金会执委会副主席傅健慈指出,根据法律规定,串谋公众妨扰罪最高可处七年监禁,但陈健民仅被判囚16个月,如此轻判令他不知悔改,结果出狱后继续煽动年轻人“入狱达义”。傅健慈呼吁,年轻人要认清楚陈健民和其同党的真面目,不要被人利用做炮灰而破坏香港的社会安宁和福祉,否则以身试法只会自毁前程。

执业律师、中国人民大学法学博士黄国恩直斥,陈健民出狱后继续鼓吹所谓“公民抗命”、“违法达义”的歪理,破坏法治,毒害青少年,误导他们以违法手段达成所谓“崇高的理想”,或令青少年抱憾终生。黄国恩强调,法庭以后判刑应以此为鉴,不可对不知悔改的罪犯轻判,否则法律只是一纸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