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抗击新冠肺炎 | 英美任疫行 港发隔离令

星岛环球网消息:香港《文汇报》报道,全球新冠病毒疫情持续扩大,但部分欧美国家仍采取放任政策,其中英国政府竟意图以被动的“群体免疫法”让大多数国民自然感染疫症,待康复后出现抗体继而免疫。港大微生物学系教授袁国勇批评,该做法形同豪赌,必须限制英国来客入境。香港特区政府昨晚宣布,因爱尔兰、英国和美国的新冠病毒个案迅速上升,因而发出红色外游警示,同时要求该三国以及现时红色外游警示仍然生效的埃及抵港旅客接受家居强制检疫,并强烈呼吁市民应避免所有非必要的外游计划。

由3月19日零时零分起,卫生署会要求所有于抵港前14天内曾到爱尔兰、英国、美国或埃及的旅客(不论是否香港居民)接受家居强制检疫。此外,政府早前公布就抵港前14天曾到韩国、伊朗、日本北海道及欧洲神根地区(即奥地利、比利时、捷克、丹麦、爱沙尼亚、芬兰、法国、德国、希腊、匈牙利、冰岛、意大利、拉脱维亚、列支敦士登公国、立陶宛、卢森堡、马耳他、荷兰、挪威、波兰、葡萄牙、斯洛伐克、斯洛文尼亚、西班牙、瑞典及瑞士)的人士的卫生检疫措施仍然维持不变。

两周个案 七成属输入型

卫生防护中心发言人指出,政府一直对内地及海外的疫情严阵以待,过去14天录得的46宗新冠病毒确诊个案当中,56.5%为输入个案,另有15.2%曾在部分潜伏期前往外地。

发言人续说,会适时调节相关卫生检疫措施的可行性,而由于目前检疫设施有限,因此现有的检疫中心必须预留予新冠病毒确诊患者的密切接触者作检疫之用。

爱尔兰、英国及美国政府的抗疫政策备受诟病,尤其是英国政府日前宣布不再检测疑似患者和追踪密切接触者,仅呼吁他们居家隔离,学校继续上课,也没有阻止大型活动,意图令大多数国民感染病毒并在康复后出现抗体,继而免疫。

香港大学微生物学系讲座教授袁国勇昨日早上在一个电台节目上形容,英国的政策有如赌博,认为从英国入境香港者必须接受居家隔离是应该。当年外国也曾用同样策略应付德国麻疹疫情,“知道有人感染便一群人开派对想被传染”,但前提是德国麻疹的死亡率十分低,但新冠肺炎就不然,死亡率约1%至3%,若采取“群体免疫法”,随时于两个月内有20%至30%人感染新冠肺炎,对医疗系统构成极大压力,亦可能令更多医护人员受感染。

他强调,香港是全球人口最密集的地区之一,医护资源不及外国充裕,香港必须继续防守,严防外来个案输入,以免公营医疗体系被瘫痪。

英策恐累80万人丧命

纵然美国政府于上周五正式宣布进入国家紧急状态,但袁国勇批评美国未有积极向国民抽取样本检测,以致社区内出现不少隐形患者,他预料美国及英国的确诊个案数目或于未来一两个月间“火箭式上升”。

出席同一节目的行政会议成员林正财医生表示,特区政府一直关注英美加澳等与香港往来频繁的国家之疫情发展,并会在有需要时推出加强措施。

港大感染及传染病中心总监何栢良昨日亦在facebook上发文指出,如英国要提升社会“群体免疫力”,估计需要4,000万人感染才起作用,如以新冠肺炎2%死亡率计算,等于80万人会因疫症离世,更指“采取放任政策而达至群体免疫,令到大量人士染病伤亡,在医疗道德上不可接受!”

他认为英美等国必须加强控疫措施,要避免大量输出感染个案,加重香港抗疫的负担。

他又呼吁,计划从该些地区返港的学生或其他港人应尽快起程,且应于出门时立即戴口罩;于飞机上如厕后需用湿纸巾抹手,进食后亦要洗手。

葛珮帆指留英港生求医无门

民建联立法会议员葛珮帆昨日表示,她近日再接获两宗分别位于伦敦和曼彻斯特的香港留学生求助,已实时将个案转介香港特区政府相关部门,及寻求中国驻英国大使馆协助。

葛珮帆说,一宗求助个案为一名在伦敦留学的女生,上周二开始咳嗽、低烧,其室友、老师等人均出现类似病征。女生致电私家诊所求助,惟诊所指涉及新冠肺炎病症而拒绝应诊,致电当地专线寻求协助亦得不到回覆,求医无门。

高烧咳嗽 不配药不检测

第二宗个案为一名在曼彻斯特留学的男生。他发高烧和咳嗽,怀疑自己感染了新冠肺炎,遂赴当地医院求医,但医生未有为其配药和检测,只叫他自我隔离。

葛珮帆引述有港生向她表示,英国目前的情况十分危险,身边的同学和朋友相继出现病征,但就不获安排作病毒检测,未能确定自己是否已患上新冠肺炎。同时,英国人防疫意识甚低,无论是街头甚至医院中的人大多数都没戴口罩,到医院求医者倘戴口罩反遭歧视,又没有为怀疑个案进行病毒测试。有很多港生已购买了机票,希望提早返港。

葛珮帆表示,已将接获的求助个案实时转介特区政府有关部门,并寻求中国驻英国大使馆协助。她建议所有在海外的香港学生应尽快回港,及考虑禁止过去14天曾到意大利及西班牙等疫区的海外人士入境香港。

欧人不知惊 亚裔急防疫

英国面对新冠肺炎疫情肆虐,有旅居伦敦的港人昨日接受香港文汇报电话访问时表示,伦敦人防疫意识十分薄弱,上街没有戴口罩,普遍心态是“有事才算”,当地的华人及其他亚洲人则十分紧张,有的抢购白米及厕纸等日用品,更有人急忙辞职返乡避疫。

街上鲜见戴口罩 社交如常

香港青年Jason一年多前成功申请“工作假期”签证到伦敦,并在当地一家连锁日式超巿工作。他直言,英国疫情严重,由起初每日确诊数宗增至现时最少数十宗,至今累计已突破千宗,却未见有任何防疫措施,街上鲜见有英国人及欧美人戴口罩,不少人如常工作生活,未有减少社交活动。

他表示,数日前在日式超巿为数名欧洲顾客落单时,因有点不适而有数声干咳,但没有戴口罩的客人不以为意,只是礼貌地向他说“bless you”(祝福你),并没有避开。另外,当地的工作场所也未有加强消毒清洁,而他工作的超巿日前才向员工发出指引,表示可自行选择是否戴口罩上班,倘有顾客查问便作出解释,而超巿内的欧洲籍员工也未见有戴口罩。

亚裔储备物资 台人辞职返乡

相反,当地华人和其他亚洲人则显得紧张,除会戴口罩上街外,有亚洲顾客到超巿搜购厕纸等日用品,而他工作的日式超巿日前亦有亚洲顾客扫走多袋白米,相信是害怕疫情失控时物资短缺,而早作准备。Jason亦获香港的友人为其订购外科口罩,以便上街及工作时使用。

他又表示,其超巿有一名来自台湾的员工,因见英国疫潮扩散而急忙辞职,返台避疫。他表示亚洲与欧美人士面对疫情态度截然不同,乃是文化差异所致,亚洲人较关注疫潮情况,尤其香港及内地曾经历沙士肆虐,故防疫意识较高,相反欧美人士则相当“佛系”,抱持“煮到嚟就食”心态,缺乏警觉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