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港媒:抗疫主张学香港 崇洋媚外成笑话

不少香港人都有崇洋的毛病,犹记得年初新冠疫情刚在武汉爆发,很多人随即说欧美国家多好多棒,绝不会发生同样情况。殊不知如今过了三个月,中国疫情逐渐受控,连重灾区湖北都有不少县市开始“清零”。但回过头看,这些“先进国家”应对时非但没有显出多好多棒,反倒是一副手足无措的样子。意大利确诊个案已突破两万宗,巍然已成欧洲最大的疫埠;其余西班牙、德国、法国、英国、美国都已有破千宗个案,而且数字还在不断上升,恐怕已离疫情失控不远矣。

《华盛顿邮报》上周刊文,指美国应对新冠肺炎可以向香港学习。别的不说,光是全民戴口罩这么简单的事,对美国而言已如天方夜谭。香港人也不是说有多爱戴口罩,只是十七年前经历过沙士“血的教训”。因此在新冠肺炎初露征兆时,已几乎是出门必戴口罩,这不仅是为了防止传染病毒给人,也是避免自己受病毒感染。

但对欧美人而言,只有染病的人才戴口罩之类的偏见一直存在,以特朗普为首的西方国家元首们更是不断强调毋须全民戴口罩。由于民众误以为健康的人根本不必戴口罩,无视有隐形传染链的存在,政府也没作出提醒和指正,故不少欧美地方仍能见到人们“裸装”上街或聚会,谈吐间继续口沫横飞,如此疫情焉有不失控的可能?

中国内地之所以能有效抑制疫情蔓延,“封城”一类的极端手段功不可没。当时西方很多人都认为这种做法不人道,形容是侵犯人权自由云云。如今事实证明,正正是如此雷厉风行的手段,最终才能在最短时间内阻遏病毒扩散。而当一些欧洲国家,譬如意大利想效法时,却发现同样的事完全做不到。当地不少居民遑论被“封城”,连口罩都不愿戴,甚至上街游行,抗议政府剥夺了他们的自由,如此一来,封了城却跟没封一样。港大公共卫生学院院长福田敬二亦直言:“完全无法想象美国能封锁五千万人。”

当然,“封城”不是抗疫的唯一办法。如香港特区政府,虽然不能说其防疫措施做到十全十美,但在一月初便就疫情启动严重应变级别,并将之纳入为法定须呈报的传染病,足以警示市民。其后出现确诊案例后,相关部门及专家亦有一直追踪病源和传播网络,以最快速度封锁传染黑点、隔离患者和疑似确诊者。至今香港未对内地“全面封关”,但确诊案例仍在二百宗内,未见社区大爆发,亦间接说明政府抗疫的成果。

相比之下,欧美国家的防疫方法真只有瞠目结舌四字可以形容。美国要国民自己负担测试费用不在话下。英国政府更是采取“佛系抗疫法”,竟打算放任人民受感染,政府的健康顾问声称待六成人口染病康复后,便能有群体免疫力,连首相约翰逊也毫不讳言,指更多家庭将有亲人死亡。这与其说是消极,不如是放弃抗疫,把人民生命置于度外。如果批评“封城”是不人道和侵犯自由,不知英国政府此举又应怎么形容?

近日听闻很多居英港人都有回港“避难”的打算,以前常说外国月亮特别圆,今次疫情过后,或许大家对西方的“先进民主国家”,会有另一番不同的体会。香港有些一天到晚吵着要居英权的人,不知现在他们心里是什么想法?

作者:卓 铭

来源:大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