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匿台暴青临末路 政棍食血馒上位

星岛环球网消息:香港《文汇报》报道,自修例风波开始以来,泛暴派一再煽动年轻人上街“勇武抗争”,怂恿他们做出违法行为,并向年轻人灌输“揽炒”的激进思想。这些暴冲犯事的年轻人,要面对怎样的后果?

香港文汇报记者跟踪有关情况,发现有些逃往台湾的犯事港青,不少都感到不安焦虑,要靠药物酒精麻醉自己,更有人发现台湾“搵食艰难”,作为“黑市人口”的他们更是连找工作的资格都没有。个别获得台湾当局庇护找工作的,则高兴得要对外宣扬这个“好消息”。山穷水尽后,他们才发现自己追求的,原来只是安稳的生活和工作。

相比之下,“精人出口”的泛暴派政客,有人成功上位成为薪高粮准的区议员,有人隔岸观火,拿着这些政治本钱去继续抹黑香港特区政府,视这些无脑港青如敝屣。到底,还要多少香港年轻人受害,泛暴派才肯收手? 

1. “毛婆”贺走犯 逃台做廉劳

“议会阵线”立法会议员毛孟静一直与逃亡台湾的所谓“义士”有联络,她日前晒出“半个好消息”称,有“义士”向她“报喜”指台湾当局“批左(咗)我可以搵工。”毛孟静回话“太开心”,该名“义士”只能感叹:“找工作也不易。”不少“黄丝”留言“恭喜”该名“义士”,并称“自强是最重要”、“比(畀)心机读书,比(畀)心机做野(嘢),人在异乡更加要努力”,令人感到格外讽刺。

2. 最紧要当选 金援得把口

泛暴派元朗区议员巫启航借暴成功上位,当然不忘慰问所谓“手足”,他曾高调为入狱手足招募“笔友”,亦收到了逃亡台湾“手足”的来信。巫启航晒出台湾“手足”来信,信中提到“手足”在台生活费有限,只能省吃俭用,不知道其他“手足”的情绪可以“捱多久”等。不过,已经“上岸”的巫启航似看不到“义士”哭诉生活拮据、心理压力巨大的内容,只是呼吁“黄丝”给在台“手足”写信,给他们提供“正能量”云云。

3. 开餐厅庇犯? 只见卖精品

民主党区议员黄国桐在台湾开设名为“保护伞”的餐厅,声称要方便所谓“义士”工作和读书,让每个“手足”都有机会“继续人生路”,“保护伞”更在facebook鼓励“义士”称,“只要勤奋和努力,将来必有成就。”

该餐厅的专页更一早就开始煽情,贴出疑似“手足”亲笔信称自己逃到台湾后“日日都想死想自残”、“晚晚食药同饮酒先瞓到”,称“抗争者”最大愿望就是“回到香港这个家”。至于“保护伞”能帮助多少“手足”,目前不见公布,只见该“保护伞”网站上的商品,如“光复”T恤则“火速售罄”。

4. 暴冲丢饭碗 四围认契仔

有一署名为“香港儿子”的所谓“手足”,早前向facebook专页“开挂之达人2.0”求助(见图),称自己“少时不读书,长大做运输”,一直从事体力工作,但自从在“前线”受伤以后,丢了工作、没有收入,想向“家长”借3,800元援助金,用于生活费和看医生,还希望“家长”能介绍一份能在家办公的工作给他。

因失业而向“家长”申请“生活费”的“手足”不在少数,一名19岁的“手足”,日前亦向“开挂之达人2.0”求助,称自己与21岁的“队友”都已经失业一段时间,储的钱都用来“买装备”,如今生活已经十分困难,希望“家长”可以给他们每人2,500元生活费。

5. 冲立会窜台 双失乞救济

有报道指,曾经在香港做厨师的“小夫”,在去年7月1日冲击立法会后与女友“阿花”逃到台湾,两人打算在台湾定居,并继续从事餐饮业,但签注问题无法解决。

“小夫”只有中三毕业,读高中已因超龄被拒,读大专又学历不足,不能靠升学移居台湾,工作移居的工资至少要达到4.7万台币(约1.2万港元),但他留意台湾餐厅工作月薪只有约2.7万台币(约7,000港元)。因此他只能旅游身份留在台湾,如今不能工作,每日无所事事,自己和女友只能靠教会接济。如今“小夫”已经焦虑到日日失眠,每周要去看心理医生,担心拖累了女朋友的生活。

6. “财案揽炒”女成功“被炒散”

新一份财政预算案宣布,将为所有18岁或以上的香港永久居民派钱一万元,受到全港市民的欢迎。一年轻女子就手持“揽炒”财政预算案标语的照片被广传,她称自己宁可“唔要一万”,也不要让警察增加装备,标语上还写道:“钱冇咗可以搵,但系居(屋)企就得一个。”

前特首梁振英亦在facebook转载该图片,指出有关少女将经历自己不曾经历的结业潮、裁员潮、减薪潮和停薪留职潮,“我不知道她的家庭背景,目前香港整体经济已经陷入严重衰退,部分行业更是大萧条。当失业率去到8%,再多20万失业大军在职场抢工,点搵钱?打劫中国银行?抢美心的收款机?冇钱点搭地铁?跳闸?”梁振英更一针见血指,“钱冇咗可以搵”是绝世风凉话,“当然,如果你是黎智英的子女或者是在职工盟任职,你可以不必为生活开销操心。请这位女士为大家示范在未来一两年点样搵钱。”

该“文宣女”随后接受采访,她自称已被梁振英“估中”,现在已经被炒,没了正职,经济上有负担,如今确实感到前途迷茫。她透露,自己曾做过许多工作,酒吧、饮食、销售、文书、物流,现在兼职做手作,但兼职收入不能维持正常生活。

7. 旅签匿台青 苟且不伏法

化名John的匿台“手足”日前接受香港媒体的采访时说,自己如今是“苟且偷生”,拿旅游签注,不能在台工作,平日生活只是去教堂崇拜。他透露,已经有警察去他在香港的住所调查,认为自己永远都不能回港。

被捕学生暴徒比例

◆被捕学生中

60%是大专生

40%是中学生

资料来源:2019年香港整体治安情况

◆开学前(2019年6月至8月)被捕学生占

总被捕人数 25%

◆开学后

(9月至2月20日)被捕学生占总被捕人数 43.6%

◆开学前后相比,18岁以下被捕学生由6%上升至26%

◆被捕的7,700人中3,091人是学生,占总被捕人数 40.9%

政棍煽激累港青 改变社会靠建设

修例风波中作出违法行为的年轻人正承受恶果,企图“揽炒”的青年自己面临失业困境。多名政界人士接受香港文汇报访问时痛斥泛暴派为了政治利益,不断向年轻人灌输“揽炒”思想、推年轻人“去死”,令他们断送前途。他们呼吁年轻人若有心改变社会、过安稳生活,一定要建设社会、吸收多方面的意见,而不是用极端手段鲁莽违法。

港区全国人大代表卢瑞安直斥泛暴派“骗人骗不了一世”,泛暴派“揽炒才能救港”的言论亦相当荒谬。他痛批泛暴派用偏激而片面的手法欺骗年轻人,更用“星火基金”等美其名曰“支援义士”的基金来趁机抽水,是推年轻人“去死”,但利益归自己,简直毫无人格。

“星火”吸金 政棍“落格”

就泛暴派有人开餐厅以聘请逃到台湾的港青,卢瑞安反问︰“年轻人愿不愿意一世捧餐?做最基层、很难有发展机会的工作?”他奉劝年轻人要实事求是,若有心改变自己、获得进步,一定要走正道。他建议年轻人能多学习历史,并以史为鉴,不断充实自己,才能真正实现自己的价值。

工联会立法会议员何启明表示,香港经历修例风波和新冠肺炎疫情,经济形势已越来越差,泛暴派几乎已经“成功争取”揽炒香港。他续说,如果没有毛孟静等泛暴派怂恿年轻人“违法达义”,年轻人根本不用去台湾搵工,甚至能被允许找工作都值得“庆贺”,“更何况去年6月以前,香港一直是‘工搵人’。”

他直言,揽炒不会将社会塑造成理想的样子,而是会毁掉年轻人的未来,年轻人若有意改变社会,就要听取不同方面的意见,建设社会,而不是“整死香港”,用暴力手段达到目标,只会令自己离目标越来越远。他奉劝泛暴派不要再荼毒年轻人,让他们存有后路可“走佬”到台湾的幻想。

“庇犯”机关钱从何来?

全国港澳研究会会员、香港法学交流基金会执委会副主席傅健慈认为,黄国桐在台湾开餐厅,旨在为流亡台湾的“义士”提供工作、住宿、签证的做法十分欠妥。在道德上,该餐厅涉嫌协助罪犯潜逃,避免其接受法律制裁,是不恰当的行为,绝对不会得到社会的认同和支持。他指,从“保护伞”餐厅支援“义士”的目的看,若餐厅的资金来源不明,现在“揽炒”香港已经让很多年轻人尝到后果,许多人开始失业,他呼吁年轻人要保持冷静、回复理性,不要受人唆摆及利用而当“炮灰”,毁掉自己和他人的前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