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港媒:岂可放任“政见歧视”不管

继深水埗反对派区议员李文浩的“蓝丝与狗不得内进”后,又有一名反对派议员大搞“政见歧视”。离岛区议员王进洋日前在Facebook宣布,拒绝接受所有“支持廿三条立法”的市民求助,时效为“直到永远”。说白了,这王进洋就是“东涌版李文浩”。

反对派接二连三、肆无忌惮地发表这类歧视言论。原因是他们自恃没有明显违反法例,毕竟连最应该管的平机会都开腔说不理了,那还有什么好怕?虽然早前有建制派政党质疑,李文浩等人涉嫌公职人员行为失当及违反区议员操守指引,但看李文浩之后回覆传媒查询,依然态度嚣张,完全不当一回事。民政总署昨日回应事件,又只是“强烈劝喻”移除告示,并指已转介深水埗区议会主席跟进投诉。难道民政总署不知现时深水埗区议会是由反对派控制吗?区议会主席若有心批评李文浩,早就出声了,何需要署方转介?

说回今次的主角王进洋,他日前对传媒表示,推动区议会工作亦应该关注政治原则,形容一些政见不同的居民只“贪图个饼……始终不受感化”云云。这段说话其实反映了反对派的价值观:他们不是把居民视作负责和协助的对象,只是将之视为一张张的选票。王进洋这段话直译过来,意思其实是“既然某些居民无论如何都不会投票给我,那我就不必为他们提供服务”。

从政治利益和选举角度而论,“蓝丝与狗不得内进”之类的言辞不光是歧视或煽动仇恨,某程度也是一种建基于“理性”的手段。试想,要获得社会上百分之百的人支持是绝不可能的,所以与其尝试讨好100%的人,不如设法巩固只有40至60%支持者,说“拒绝接受‘支持廿三条’的市民求助”、“不服务蓝丝”,最大目的非只是煽动矛盾,也是讨好支持者和吸纳同立场人士的支持。民主党早前不顾多年情谊,“接纳”蔡耀昌辞任党内一切职务,正是此价值观的另一种表现。

假如这类政治歧视有违法理,那反对派可能还会有所忌惮,但如今平机会别过头去,政府有关部门采取爱理不理的态度,反对派自然更有恃无恐。可以断言,王进洋只是“李文浩第二”,但绝非是最后一个,君不见元朗区议员林进,日前亦紧随王进洋之后,在Facebook发表“终止服务声明”,拒绝接受所有“支持廿三条立法”市民的求助?他更不讳言“此风可长”。

其实现在问题不光是区议会,据传媒报道,王进洋和林进均有意参选立法会,若然两人“有幸”成功当选,有谁可以保证立法会议员的办公室,不会把政见不同的市民拒之门外,甚至无视涉及重大公众利益的求助个案?原本可能只是个别社区的小问题,但立法会议员牵涉的,小至社区议题,大至公共政策,不可说为祸不大。而政府现在连几个区议员都处理不了,怎可能动得了立法会议员?

反对派的歧视言论,如同在做一门无本生意,他们以有违道德的方式笼络支持者,却不需付上任何代价。

建制派如要对抗,难道也要有样学样说“黄丝不得内进”等话?即使不从法理角度解决,但放任社会愈撕愈裂,断然不是一个负责任政府应有的态度。区议员弃民不顾,难道连政府也无动于衷?

作者:卓 铭

来源:大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