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屠海鸣:乱港派混淆是非 为美国主子护航

鉴于美国政府对中国媒体驻美机构和人员的正常新闻报道活动无端设限,无理刁难,不断升级对中国媒体的歧视和政治打压,昨天凌晨,中国外交部宣布了三项反制措施,包括:要求《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华盛顿邮报》年底前记者证到期的美籍记者从即日起四天内向外交部新闻司申报名单,并于10天内交还记者证,今后不得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包括香港、澳门特别行政区继续从事记者工作。

中国外交部的相关措施完全是必要对等反制和正当合理防卫。然而,香港的乱港派立即攻击中央政府。立法会议员毛孟静称,基本法列明香港出入境事宜由特区政府筹措,今次的做法如同宣布“一国两制”已死;公民党杨岳桥也煞有介事地说事件明显已经超越“一国两制”最基本的底线;民主党涂谨申说,中央的做法是要将香港“揽炒”,影响国际金融中心地位;资讯科技界议员莫乃光甚至向立法会主席提出“紧急质询”。

美国媒体歪曲报道中国疫情、挑唆暴徒挑战“一国两制”底线、肆无忌惮地侮辱全体华人,乱港派从未发声,这时却突然关心起“一国两制”和香港的国际金融中心地位了,跳出来一阵狂吠,混淆是非,误导公众,正是卑鄙无耻之极!

中央做法完全符合基本法原则

基本法第二章涉及“中央和香港特别行政区的关系”,其中第十三条共三句话:“中央人民政府负责管理与香港特别行政区有关的外交事务。”“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在香港设立机构处理外交事务”“中央人民政府授权香港特别行政区依照本法自行处理有关的对外事务。”

这里至少有三层意思:其一,中央并未把处理外交事务的权力授予香港。其二,由外交部在香港设立的机构,也就是外交部特派员公署代表中央政府处理涉港外交事务。其三,中央授权香港“自行处理有关的对外事务”,措词不是“外交事务”,亦非“所有的对外事务”,而是“有关对外事务”。

香港是国际大都市,对外事务非常多,基本法第十三条表明,属于外交层面的,由中央政府负责,具体工作由外交部特派员公署来做;不属于外交层面的相关对外事务,由特区政府自行处理。

再看基本法第七章“对外事务”,归于这一章的第一百五十四条规定:“对世界各国或各地区的人入境、逗留和离境,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可实行出入境管制。”请注意,这里的措词是“可”,不是“完全”“只能”“唯一”这样具有绝对性含义的辞汇。

显然,“毛婆”将“外交事务”和“对外事务”混为一谈,也将“有关对外事务”解读为“所有的对外事务”。这要么是对基本法的无知,要么是恶意解读。而涂谨申的“揽炒”说法更是荒唐!基本法规定,香港是中国的一个特别行政区,在涉及到国与国关系的时候,香港根本就没有资格单独行事,何来“揽炒”之说?

中国的反制是被迫出手

中国外交部三项反制措施宣布之后,美国相关媒体都表现出一脸无辜的样子,《华尔街日报》称,反对任何政府干涉新闻自由;《华盛顿邮报》说,目前全球危机之际,可靠透明的资讯非常重要;《纽约时报》认为,中国的做法是重大错误。美国国务卿蓬佩奥也表态,呼吁新闻自由。

这是多么“珍视新闻自由”的媒体和政府啊!然而,他们却如此健忘。就在中国抗击疫情形势最严峻的时候,《华尔街日报》刊文称中国为“亚洲病夫”,而且至今不肯道歉。世界卫生组织早就将病毒命名为“COVID-19”,美国总统特朗普前几天还在公开场合称“中国病毒”,并解释说“准确没有毛病”。今年二月,美国政府将五家中国媒体驻美机构列为“外国使团”,随即又对五家媒体驻美机构采取人数限制措施,变相大量“驱逐”中方媒体记者。追溯到2018年12月美方要求有关中国媒体驻美机构注册为“外国代理人”。蓬佩奥在解释美国政府这些做法时称“中国记者是政治宣传管道”。

美国政府限制中国记者采访,是因为中国记者“政治宣传”;中国限制美国记者采访,就变成了“干涉新闻自由”。现在,病毒在美国扩散,美国媒体需要“资讯透明”;当初,病毒在中国扩散,美国媒体可以嘲笑中国人为“亚洲病夫”。世卫组织反对地域歧视,不以地域命名病毒,全球各国遵守,美国却置之不理。这是什么逻辑?这难道就是美国普世价值的体现吗?

乱港派再次暴露洋奴本性

国与国之间互逐记者肯定不是什么好事,不利于资讯的公开透明,但这场“媒体战”是美国挑起的,美国政府、美国政客和美国媒体逼中国出手。

乱港派的一番叫嚣,清晰地暴露其洋奴本性。他们内心从来没有把香港看作中国的一部分,而是看作美英的属地。

内地疫情爆发之时,乱港分子策划医护罢工,逼迫政府“全面封关”,旨在禁止内地人入港;如今,美国、英国疫情爆发,为什么不见他们呼吁禁止美英两国的人入港呢?美国媒体侮辱中国人为“亚洲病夫”,不见他们发声谴责,为什么中国反制措施一出台,他们就跳出来谴责中国呢?

再回顾去年的持续暴乱中,乱港分子频繁到美国“告洋状”,为“八国联军”围攻中国提供“弹药”,甚至喊出“香港的游行是为美国而战”,与美国政客称香港暴乱为“一道美丽的风景线”遥相呼应。洋奴们在主子面前多么卖力啊!

香港回归祖国,早已纳入国家治理体系,但乱港派“恋殖情结”浓厚,在洋大人面前,他们的膝盖永远呈跪下的姿势,此番又添一例证,令人不齿!

作者:屠海鸣 港区全国政协委员、香港新时代发展智库主席

来源:大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