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港媒:激进派拥抱功能组别患上“历史失忆”

9月的立法会选举,是反对派一场分食“人血馒头”的大会。持续大半年仍未见止息,而且很大机会在6月全面卷土重来的“黑暴”,将香港引入万劫不复之地,但却让反对派“空手入白刃”的捞取了大量政治利益。一大批毫无地区工作、毫无往绩、毫无承担,视市民如“狗”如“物品”的“政治素人”、“年青暴徒”,纷纷躺着也当选。胜利和议席来得太容易,令反对派的胃口愈来愈大,在疫情防控关键时期,反对派想的却是如何在立法会选举上争位。

其中,功能组别更成为反对派一个抢攻目标,更是他们“夺权”行动的重要一环,以反对派“新国师”自居的沈旭晖早前抛出所谓“夺权路线图”,号召反对派要全面抢攻功能组别。然而,沈旭晖是自暴其丑,反对派过去从来没有放弃过对功能组别的染指之心,民主党、公民党早就乐此不疲的参选,根本不用他提醒。然而,反对派却一直处于劣势,原因不在于什么“小圈子制度”,而是由于反对派的立场、定位与功能组别的利益背道而驰,反对派的民粹立场也不易得到功能组别接受。事实上,功能组别的出现本身就是制衡民粹的一种制度安排。

但现在,反对派自以为挟着反修例风波的泛政治化环境,有利他们在功能组别寻求突破。本来,选举任何合资格人士都可以参与,反对派以至激进派要参选是他们自由,但问题是作为政党、身为从政人理应坚守自身政治立场,不能朝令夕改,更不能因为议席利益而放弃自身承诺,以今日的我打倒昨日的我。现在激进派对于功能组别垂涎三尺,不但背弃自身立场,更是患上“历史失忆”。

其中,社民连的“变节”最为不堪,不但梁国雄大力为反对派的饮食界功能组别参选人拉票,而且党内“新贵”岑子杰亦表示有意参与“超级区议会”这个功能组别议席,亦是当年社民连大力反对的议席。至于社民连一众亦大力投入反对派的功能组别选战中。而其他激进派政党,要么全力争位,要么表示不排除参与功能组别议席,为议席什么立场底线都不顾。然而,其他反对派政党都可以参加功能组别选举,唯独是社民连等激进派无资格,原因是反功能组别本身就是他们成立的一大基础,现在怎可能厚着面皮参选?

2008年立法会选举九西直选,当时的社民连主席黄毓民狠批参与功能组别的公民党,猛攻毛孟静令其因此落败。2010年“五区公投”后,社民连在会员大会通过《社会民主连线回应当前香港政治形势变化的决议文》,明确指出:“对于现任及新增的功能组别,社民连采取‘三不’策略杯葛,即‘不投票、不提名、不参选’”。这已经成为社民连对功能组别的明确立场,也是其他激进派政党的共同立场。在过去多次选举中,激进派都以此对民主党、公民党穷追猛打,激进派更俨如站在道德高地。这个立场从来未听过社民连等激进派说要修改,更没有通过会员大会讨论,即是有关立场依然是社民连的立场。

但现在眼见形势有利,社民连随即不再提“三不”,不但不提“三不”,更改为“四要”:“要投票、要拉票、要提名、要参选”,就如现在“长毛”所做的一样。这些行为是对自身立场定位,对自身历史的背叛,是一次立场的大转变,但社民连有问过党员吗?其他激进派政党在“变节”前有进行过党内讨论吗?还是只是几个利欲熏心的领导层,为了议席患上“历史失忆”,由全面杯葛变成全面拥抱功能组,这不是背叛和堕落是什么?

激进派要参与功能组别不是不可以,但必须开诚布公,先在党内讨论,投票同意修改路线,继而向外界公布其正式改为怀抱功能组别,将会全面、积极参选功能组别,这是对一个政党的基本要求,否则有着数时就可以将立场变来变来,甚至连建党原则都可以抛弃,这样“长毛”为什么不加入建制派,通过加入建制派来打倒建制派?

作者:郭中行 资深评论员

来源:香港《文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