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香港 > 正文

港媒:统一公众假期 促进社会公义

今年一月,行政长官公布十项利民纾困措施,其中包括分阶段将“公众假期”(俗称“银行假”)和“法定假期”(俗称“劳工假”)统一为17天。这意味着,本港现今约一百万的“蓝领”,终于有机会获得同“白领”相同的“休息权”。在为此项举措点赞的同时,我更认为:这项举措的背后,体现了政府的施政智慧和管治水平,不仅采用诸如“派糖”的方式救助眼前之困,更着眼于长远、在纾困的同时体现人文关怀,推动社会文明的整体进步。

“劳动权”和“休息权”都是最基本的人权之一。据统计,香港现今有一百万左右的“蓝领”和体力劳动者。他们中间大多数从事最底层的工作,特别是在“白领”和专业人士悠闲享受假期的时候,他们却要在公众场所应付较平日为多的人流、承担更繁重的工作任务。按现行法律,他们既不能获得补假,也不会获得额外的薪资补偿。根本原因就在于假期制度:“公众假期”有17天,但“法定假期”只有12天。

绝大部分的“蓝领”和体力劳动者的假期都是采纳“法定假期”,在此情况下他们自然少了5天“休息权”。这既是一种不公平,也是一种变相的歧视。不仅如此,这种歧视还容易加深社会阶层之间的“敌意”,不利于社会共融。在社交场合,“你是放‘银行假’吗?”越来越成为一种不礼貌的交流方式和提问禁语,盖因有歧视成分、易引起“蓝领”阶层反感。但如果不从休息权上通过制度实现“平权”,就不可能消除这种“劳动有尊卑贵贱”的传统观念。从这一点来讲,政府统一公众假期,对于促进社会公正、推动社会进步十分重要。

“蓝领”“白领”假期早应看齐

实际上,是否统一“公众假期”、如何统一“公众假期”,一直是劳资双方难以达成共识的问题,其最大障碍莫过于资方、特别是中小企业的反对。

此次也不例外。特首公布统一假期举措后,立即有行政会议成员透过媒体表达反对意见,其所持理据主要集中在两点:一是“公众假期”的日数,对比新加坡的12天、日本的20天,17天有就高不就低之嫌;二是僱主和僱员要互相体谅,不能只要僱主“让利”。提出这两点的根本目的,就是要减少僱主对劳动者的补薪支出,维护现有的既得利益。

对于第一点,如果说就高不就低,政府并没有向日本看齐,把假期统一提高到20天。要注意这次统一“公众假期”的本质是:原本的“法定假期”长期“就低”、实在过低,调整意在补齐,并不是“就高”。我们更要看到内地不分阶层、保障人权,每个劳动者的假期统一为19天。香港回归多年,这个问题上与祖国同步调有何不可?这也是让广大香港劳工阶层认知国情的绝好机会。

对于第二点,据特区政府估计,所增加的5日有薪假期会令僱主的薪酬成本上升1.7%,而事实上,政府统一“公众假期”是分三年逐步进行的,平摊到每年不足0.6%。并且,政府早已出台了有租金下调等纾缓政策,完全可以抵销大部分上涨的成本。作为资方,岂能拿政府补贴时越多越好,让些许利于民时千般肉痛,还大声呼吁“僱员要与企业共渡难关”?须知,一个社会的进步,是各界都需要有社会责任心才能实现的,支持政府统一“公众假期”,是企业履行社会责任的重要内容。

所以,对于僱主来讲,顺应大势所趋的同时,更应该利用这一契机,逼迫企业自身提高用工效能、努力“提质增效”,提高管理水平,方是解题之道。

来源:大公网 作者:赵 阳 香港青年时事评论协会会员